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17.丛中毒蛇
    姜玉姝怅然若失,不由自主,悄悄凝望郭弘磊,盯着他昂首向前的背影。

    由于附近桥毁,他们只能绕行领取干粮,而后继续赶路。

    风吹日晒,板车轮辘辘,一行人跋山涉水,艰难北上。

    至六月初一,已连续赶路两千四百余里。

    郭家人披麻戴孝,足足四十九日。

    这天午饭时,除王氏外,其余人以郭弘磊为首,面朝都城方向跪倒,遥遥祭奠逝者。

    郭弘磊长身跪立,毕恭毕敬,肃穆道“家逢巨变,迫不得已,草草料理了父亲与长兄的丧事,悲恸愧疚至极。如今遭遇流放充军屯田,前景未卜,盼列祖列宗在天之灵多庇护子孙,待渡过难关后,必将一一补齐各式祭奠礼”语毕,他率领家人磕头。

    不知不觉,居然走过七七了姜玉姝默默叩首,感慨万千,心想夏季炎热,道路崎岖,幸亏不用继续披麻戴孝了,不然赶路时肯定热坏。

    “唉,可怜呐。”王氏坐在板车上,两眼通红,哀切啜泣,絮絮叨叨地说“侯爷若是在天有灵,千万要多多庇佑儿孙,助郭家早日渡过难关。此外,耀儿虽糊涂犯了错,但他已受到严惩,连性命都丢了,您就谅解他罢。父子之间,岂有隔夜仇你们互相照应着,我们才放心。”

    须臾,礼毕。

    郭弘磊率先起立,自然而然地转身几步搀起妻子,并顺手扶起病弱三弟,叹道“七七已过,不必披麻戴孝了。孝在于心,等时机成熟时,咱们再补奠礼。”

    家道败落,郭弘哲与郭弘轩自是黯伤,沮丧恓惶。

    “节哀。”姜玉姝近前,安慰道“只要好好儿活着,总会雨过天晴的”

    郭弘磊颔首赞同,催促道“快换下孝服,用些干粮就得赶路了。”

    骄阳如火,蝉鸣不止,闷热不堪。

    人群照例歇在树荫下,官差喝水吃干粮,有的看守犯人,有的闲坐谈天,只要犯人不争吵或斗殴,他们便懒得理睬。

    树荫深处,众女子更衣换裳。

    “好热”翠梅汗流浃背,庆幸道“幸好咱们是四月里启程,再过十天就到西苍了。若是六月启程,恐怕要晒死人。”

    “确实。幸亏快到了。”姜玉姝换上霜色薄衫,亭亭玉立,麻利整理孝服,谁知刚折了一半,忽听见不远处传来恐惧尖叫

    “蛇蛇”

    “啊咬着我了。”

    “来人,快来人,救命,救命呐”

    “蛇”姜玉姝猛一个激灵,大惊失色,后颈寒毛直竖,不假思索地奔过去,边跑边喊“什么蛇无论什么蛇,都小心些避开,堤防被咬”

    少顷,她拎着随手捡的一根枯枝赶到,定睛细看

    草丛旁,两名仆妇一个伤在左脚,另一个伤在手腕,伤口皆有大而深的蛇牙痕孔,正哭嚎着。

    “快远离草丛,立刻带她们去找方大夫”姜玉姝扫视四周,紧张问“蛇有几条长什么模样”

    一个丫鬟颤声答“奴婢看、看见了两条,浑身褐色,长着圆斑。”

    话音刚落,官差闻讯赶到。张峰皱眉审视,警惕拔刀,喝道“别杵这儿,都退到外面空地去一路相安无事,怎么突然被蛇咬莫非踏进草树丛之前没找东西试探试探”

    目击丫鬟吓白了脸,哭着告知“我在旁边换衣裳,听那两个大娘嚷内急,匆匆地跑进草丛,不一会儿就大叫蛇我来瞧时,恰见两条蛇钻进草丛里溜了。”

    “她们八成急得忘了我的告诫,疏忽大意”张峰道。

    郭弘磊火速赶来,靠近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姜玉姝摇摇头,极力镇定,“但有两人挨咬了,伤势不太妙。”

    郭弘磊凝重道“只能让方胜尽力而为,看能不能救她们。”

    转眼,茂盛草丛周围空无一人。

    “大人,小心些。”

    张峰右手握刀,左手抓着一把石子儿,使劲掷向草丛,“嘿”

    “扑啦”后,响起“窸窸窣窣”声,一条褐背白腹蛇受惊游出,箭也似的窜进了树林,瞬间消失。

    “麻烦了。那是草上飞,毒蛇。”张峰挥了挥手,示意众人撤退。

    姜玉姝看得一清二楚,脱口道“蝮蛇”

    “它又名土蝮蛇。”张峰随口答。

    片刻后,众人紧张旁观,围着唯一的大夫方胜救人。

    方胜借用官差佩刀,小心翼翼地划开伤口,反复挤毒血。

    然而,蛇毒迅速发作,两名仆妇初时还能哭喊,顷刻间伤口便红肿,她们渐渐举止迟缓,喉间“嗬嗬”喘息,最终陷入昏迷。

    郭弘磊低声问“怎么样”

    方胜摇头叹气,无奈答“蛇毒本就难解,何况眼下根本没有对症药材,只能喂她们吃配好带着的解毒丸。听天由命了。”

    翻山越岭,辛辛苦苦走了两千多里路,却不慎被毒蛇咬伤,何其倒霉姜玉姝绞紧手指,深感无力。

    这时,张峰吼道“时候不早,该赶路了北地人烟稀少,山野猛兽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