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12.代写家书
    姜玉姝快步靠近板车,小声劝说“众所皆知,三弟天生病弱,赶路太辛苦,多照顾照顾他吧”

    “序齿轩儿比阿哲还小呢轩儿自幼没吃过苦,瞧瞧他,脸色苍白。哪儿有弟弟让着哥哥的道理”王氏拉长了脸,耷拉着嘴角。

    人之常情,母亲本能地偏袒爱护亲生孩子。姜玉姝能理解,眼下却无法赞同。她眸光坚定,语气却柔和,继续劝说“三弟、四弟同为十四岁,年龄只差两个月而已。我也知道四弟疲累,事实上,人人都累,无奈板车只有一辆,仅供老、弱、伤、病乘坐。”

    “难道轩儿不是弱吗”王氏脸色愈发难看。

    姜玉姝深吸口气,缓了缓正欲开腔,却听背后传来丈夫嗓音

    “论弱,弱质女流比四弟瘦小多了。”

    郭弘磊拎着盘成圈的铁链锁,沉甸甸,“咣当”搁在板车上。他看着母亲,既失望又头疼,偏偏碍于孝道不宜直白顶撞,以免激怒老人,闹得影响赶路。

    “你们都下去。”郭弘磊挥退下人,隐忍道“这辆板车,是专为家里的老弱伤病向张大人苦求通融才得来的。孩儿自不必说,连她也没要求坐。莫非四弟比他二嫂更柔弱”

    姜玉姝愣了一下,才明白“她”是指自己。

    王氏被次子的问话噎住了,勃然变色,厉声问“弘磊,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呢”

    “母亲”

    王氏昂首打断“哼,原来你还记得我是母亲”

    郭弘磊生性内敛,惯常面无表情,平静答“孩儿怎么敢忘马上要赶路了,还请母亲辛苦照管嫂子、煜儿和三弟。”

    王氏皱眉,百思不得其解,耳语质问“一口一个三弟,不知道的人,恐怕以为你也是姨娘生的”

    姜玉姝实在听不下去了,叹道“老夫人,消消气,要怪就怪我们只求得一辆板车。”

    郭弘磊毕竟年轻气盛,目光锐利,沉声表明“孩儿从不管李姨娘或是张姨娘,只知道父亲有四个儿子总不能任由三弟操劳发病吧流放乃刑罚,意在惩治犯人,四弟体格强壮,官差岂能容他坐在车上”

    “你、你这逆子”王氏气得说不出话。

    眼看母子俩要争吵,姜玉姝不便拉婆婆,只能拽了拽丈夫袖子,打圆场道“好了,都少说两句。老夫人一向最是慈爱,肯定会关照三弟的。”

    “慈爱”二字砸下来,王氏欲言又止,憋得脸色十分难看,冷淡盯着姜玉姝。

    这时,畏缩杵在一旁的郭弘哲鼓足勇气,慢慢凑近,嗫嚅说“我、我走得动的,理应让四弟坐。”

    郭弘轩偷瞥瞥二哥,叹了口气,谦让道“不必了。三哥,还是你坐吧,我跟着二哥走路。”

    “很好那就这么定了。”郭弘磊扭头一望,催促道“张大人来了。阿哲,赶紧上去坐好。”语毕,他不由分说,先把病患推上板车,而后拿了两个包袱塞给弟弟,朗声嘱咐“帮四弟和你二嫂拿着包袱”

    “啊哦,好。”郭弘哲忙不迭抱紧包袱。

    姜玉姝提醒道“不用抱着,搁腰后靠着吧,减轻颠簸。”

    郭弘哲言听计从,并执意接过二哥的包袱。而后,他低下头,静静缩在角落里,没敢看嫡母一眼。

    这时,张峰大踏步赶到,按着刀柄吩咐“启程。”

    副手刘青便高高扬手,凌空“噼啪”甩了个响鞭,吆喝道“日行五十里,走了”

    晨风凉爽,日上树梢。

    “又委屈你了。”郭弘磊饱含歉疚。

    姜玉姝笑了笑,一本正经道“没什么,我倒更乐意走走,练好了身体才能屯田。假如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下地呢”

    “等到了西苍”郭弘磊停顿。

    “怎么”

    郭弘磊摇摇头,“没什么。到时再说。”他回头招呼,“四弟,快点儿”

    “哦。”郭弘轩无精打采,焉巴巴。

    有了板车,老弱伤病不再拖慢行程,姜玉姝原以为能快速抵达下一驿所。

    然而,她错估了自己和多数人的体力

    日暮西斜,漫长的官道延伸向远方。

    每当上下坡时,腿部和腰部剧烈酸胀疼痛,几乎无法弯曲,万分难受。

    莫说五十里,大家闺秀何曾日行过十里八里姜玉姝和丫鬟互相搀扶,一步一步,颤巍巍地下坡,简直步履蹒跚。

    “嘶,唉哟。”大腿尤其酸疼,僵绷得扯不开。姜玉姝狼狈咬着牙,频频倒吸气,根本轻快不起来。

    “姑娘忍忍,官爷说驿所就快到了,晚上奴婢拿药油给您揉揉。哎呀,腿好酸,怎么这么疼”翠梅也腰酸背痛,步子迈大些,便龇牙咧嘴。

    姜玉姝掏出帕子,胡乱擦了擦汗,感慨道“四体不勤,忽然日行五十里,一开始真够难受的不过,熬过七八天,估计就适应了。”话音刚落,她面前突横现一宽阔后背,尚未回神,整个人已经趴在那背上了

    “哎”彼此紧贴,姜玉姝被陌生的体温烫得手足无措,“不、不用,我还是自己走吧,你这样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