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8.秘审逼问
    “及笄礼”姜世森落座,掸了掸袍袖后,屈起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扶手。

    许氏年三十余,保养得宜,风姿绰约。她摒退下人,亲自倒茶端给丈夫,柔声答“是啊。玉姗五月十六的生辰,妾打算顺便给她把及笄礼也办了,省事咳,咳咳咳。”

    姜世森接过茶盏,却撂在几上,一口没喝,平静问“病还没好”

    许氏陪坐一旁,以帕掩嘴咳嗽数声,揉了揉额头,皱眉答“喉咙疼得很,头晕脑胀的。唉,年纪大了,身体越发禁不住风寒,总是着凉。”

    姜世森微笑着说“可听你方才吩咐下人翻找银票时,嗓门明明挺响亮的,不像是喉咙疼。”

    “你”许氏愣住了,惊疑不定,细察丈夫神色,解释道“妾原是喝了药在歇息,因下人禀告筹办端阳节,便叫丫鬟开匣取银子,才发现银票不见了的。记忆中你从不碰银钱,妾便误以为失了窃,没法子,只能挣着起身一探究竟。”

    姜世森敛起微笑,定定盯着继妻,久久不发一语。

    许氏被看得心里发毛,想了想,忙关切问“你今天去郭家,瞧见玉姝了么她怎么样唉,我早就想去探望,偏偏急病了,多走几步便头晕眼花。明儿一早,无论如何得去送送她”

    姜世森紧握扶手,不答反问“许氏,你可还记得、当年初见玉姝时说过的话”

    “啊”许氏再度一愣,手心冒汗,瞬间明白了失窃银票的去向。她定定神,竭力冷静,状似怀念地答“当然记得。那一年在园子里,奶娘把玉姝抱给我看,彼时她不满两岁,白白嫩嫩,粉雕玉琢的,不哭不闹乖巧极了。”

    姜世森目光如炬,一字一句地提醒“当初,你亲口承诺,待玉姝将视如己出。”

    许氏藏在桌下的双手用力交握,点了点头,“没错,妾”

    姜世森蓦地忍无可忍,“嘭”拍案而起,厉声大吼“视如己出视如己出”

    “依我看,你怕是不懂视如己出是什么意思”

    “玉姝明早要被流放去西苍了,一别不知何时能重逢,我真担心她体弱多病撑不住、客死异乡。你倒好,只顾着给玉姗办及笄礼办端阳节”

    “玉姝险些自缢身亡,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许氏心惊胆战,仓惶起身,踉跄后退几步,紧张道“有话好好说,你今儿是怎么了大喊大叫的,仔细气坏了身体。”

    姜世森喘着粗气,举拳连砸桌面三下,颤声质问“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真以为我不知道谁才是一家之主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儿,没有我不清楚的”

    “你、你什么意思”许氏不停后退,直到贴着墙壁。

    姜世森一脚踹翻圆凳,瞪视继妻问“你大哥去年升为刑部郎中,是不是他事先告诉了你靖阳侯府要倒”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许氏热泪盈眶,一口否认道“大哥怎么可能向我透露朝廷公务你无凭无据,信口诬赖人”

    姜世森暴跳如雷,从牙缝里吐出字,压低嗓门说“那是因为他知道你把玉姗许配给了弘磊你一贯偏疼亲生女儿,只要不出格,我便包容。但万万没料到,当你得知靖阳侯府将倒时,不敢退亲,为了保全玉姗,竟把玉姝推进了火坑”

    说话间,他几个大步,高高扬起右手,“啪”地一下清脆响亮,狠狠把拒不承认的继妻掴得倒地。

    “啊”许氏狼狈摔倒,呆了呆,捂脸大哭。

    姜世森脸色阴沉沉,冷冷告诫“若非看在你给姜家生育了两个儿子的份上,我绝不谅解。再有下次,你就回许家去,我另娶新填房。”

    “这个家,由我做主,不容任何人胡作非为”语毕,他拂袖而去。

    徒留许氏躺在地上,痛哭流涕。

    片刻后,姜家次女姜玉姗白着脸,暗中目送父亲走远,从藏身处站起,对贴身丫鬟说“你俩守着门,我进屋瞧瞧。”

    “是。”

    姜玉姗心急火燎,提裙飞奔而入,定睛一看,登时双目圆睁,忙蹲下搀扶,惶恐问“娘,您这是怎么了谁打的难道是父亲我刚才见他怒气冲冲地走了,吓得没敢上前请安。”

    许氏嘴角破裂流血,被搀起后跌坐圆凳,一把搂住亲生女儿,泣道“姗儿,娘为了你,把你父亲得罪狠了”

    “怎、怎么莫非他知道了”姜玉姗惴惴不安。

    许氏点了点头,脸颊火辣辣疼。

    姜玉姗咬咬唇,心烦意乱,懊恼道“知道了又如何郭家不是没被判斩刑么流放而已”

    许氏捂住女儿的嘴,头疼道“快闭嘴今后,除非迫不得已,否则不准提这件事。”

    “哼。”姜玉姗冷哼一声。

    许氏看着女儿,叹道“你自幼娇生惯养,不曾吃过一点儿苦,娘实在舍不得唉,罢了,不提了。幸而顺利保下了你。”

    姜玉姗撅了噘嘴,闷闷不乐。

    “近日小心些,无事少出房门,以免不慎惹恼你父亲。”

    “哦。”

    “等过了这阵子,娘再给你另挑一个青年才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