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7.流放前夕
    姜玉姝眼睛一眨不眨,却见父亲目光躲闪游移,状似有愧,像是知道内情。她始终牢记原主是含冤自缢,一直想为可怜少女洗清冤屈、为“自己”讨回公道。

    思及此,她当机立断,泫然欲泣,哀伤道“女儿也明白应该忘了表哥,但人心是肉长的,岂能说忘就忘当初,您做主把女儿许配给表哥,原定了明年嫁去江南裴家,谁知却稀里糊涂进了郭家的门。这叫人如何不惶恐如何不伤心”

    姜世森一筹莫展,盯着长女泛红的眼睛,压低嗓门告诫“木已成舟,你已经有了归宿,不要再提文沣了”

    “其实,我根本没脸再见表哥了。”姜玉姝内心无比冷静,举起帕子捂住眼睛,佯哭假泣,一鼓作气,委屈地倾诉

    “一则含冤受屈,二则辜负了表哥,三则父亲居然不相信女儿是清白的四则,因为声名狼藉,屡屡遭人鄙夷嘲笑。天呐,我活在世上,究竟还有什么意思连父亲都怀疑女儿,我不如死了算了呜呜呜”

    姜世森焦头烂额,懊恼质问“我什么时候怀疑过你了”

    姜玉姝精神一震,立即放下袖子,睁大故意揉搓出泪花的眼睛,屏息问“如此听来,父亲是相信女儿了”

    “哼。”姜世森一拂袖,背负左手,右手捻须,皱眉答“你若真是那等贪慕富贵、为了嫁进侯门不择手段的孩子,休想为父理睬你的死活”

    姜玉姝困惑不解,纳闷问“您既然相信我是无辜的,为什么要逼我嫁给郭二公子”

    “傻丫头。”姜世森耐着性子,无奈地解释道“丑事发生在寿宴上,你与弘磊非礼亲密的样子,被好些宾客瞧见了,闺誉尽毁,无法挽回。不嫁给弘磊,还能嫁给谁除了弘磊,哪个青年才俊愿意娶你”

    姜玉姝不假思索,脱口答“难道我就不能一辈子不嫁人吗”

    “又胡说天底下的父母,哪有不给女儿找婆家的道理假如你终生不嫁,就给我剃了头发做尼姑去,省得丢人现眼”

    男女授受不亲,一旦逾矩,后果这么严重姜玉姝呆若木鸡,完全无法理解。她按捺焦躁,恳切问“关键在于我是被陷害的,您就不管管是谁阴狠诬陷了女儿吗”

    姜世森勃然变色,拉长了脸,极度不悦,愠怒反问“莫非你想闹得娘家不安宁、让娘家上上下下也名誉扫地那样你才心满意足”

    “我”

    “够了”姜世森昂首,不容置喙地命令“此事揭过,不准再提郭家虽然败落了,但弘磊年纪轻轻,日后未必不能重振家业,你用心同他过日子。只当你从未许配给文沣罢。”

    郭弘磊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悄悄离开。

    习武之人脚步轻,他双手捧着茶盘,指节泛白,险些捏碎红漆木料。

    兴冲冲地赶来,此刻却如坠冰窟。

    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以死明志

    对于和妻子定过亲的裴文沣,郭弘磊仔细打听过,得知对方是岳父原配的娘家侄子,江南人士,据说乃文雅书生,曾上都城求学数载,前年回家温书应赴乡试了。

    如无意外,他本应该娶二姑娘玉姗,不料阴差阳错,最终娶了姜玉姝。

    造化弄人。

    郭弘磊昂首阔步,走远后站定缓了半晌,另择小径入园。

    姜氏父女仍在原地谈话

    “玉姝,你要知好歹,懂得惜福。”

    姜世森谆谆,苦口婆心地说“莫忘了,那日事发后,当着众亲友的面,为了挽救名誉,我不得不动家法责问你,但才打了几下,弘磊便挺身而出、主动承担责任,坚称是他自己酒后失礼冒犯佳人,并一力促成亲事。他的气度,委实少见,配你绰绰有余。”

    至此,姜玉姝恍然大悟父亲顾全大局,一心维护家族名誉,装聋作哑,将错就错地牺牲长女,保全了其余人,以免牵出更多麻烦。

    她暗中叹气,忿忿不平,万分同情原主。但眼下流放在即,另有要务,暂无暇追究往事。

    “别哭了,叫外人看着不像话。”长女自幼乖巧孝顺,姜世森不是不心疼。

    姜玉姝深吸口气,强打起精神,哽咽道“女儿该死,让父亲如此担忧。您放心,今后我会和郭二公子好好过日子的只是”

    “只是什么直说无妨。”

    姜玉姝愁眉苦脸,十指揪扯丝帕,忧虑重重,小心翼翼地说“您是知道的,靖阳侯府的财物被朝廷查抄了,如今女儿身上只剩几样首饰,可也不知该如何折变成银钱。流放三千里呢,跋山涉水,途中总难免遇见危难”

    “好了,不必多说,父亲明白。已经带来了。”姜世森哑声摆摆手,瞬间心酸难忍,从怀里掏出准备的银票递给诚惶诚恐的女儿,小声嘱咐“这些,你自己收好,带去西苍傍身。明早我再当众给你一些银子和铜板,到时你要亲手交给婆婆,收与不收随她。”

    姜玉姝一怔,茫然翻了翻银票一百两、三百五十两、三百两粗略一算,共千余两。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父亲

    “唉,你到底记住了没有”姜世森简直恨铁不成钢,“从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