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1.自杀未遂
    四月初的清晨,春风和煦,大乾都城的靖阳侯府花木葱茏,几个丫鬟正在扫洒庭院。

    她们无精打采,神态不似往常轻快,均流露忧愁之色,议论纷纷

    “哎,二公子真倒霉昨儿大喜之日,他拜完堂还没来得及入洞房,府里就乱成一团麻了。”绿衫丫鬟叹道。

    一同伴纳闷问“奇怪,世子为什么突然被刑部抓走了那些官差凶神恶煞的,闹得上上下下人心惶惶。”

    “谁知道侯爷急得当场旧疾复发,二公子外出打探消息,彻夜未归。”绿衫丫鬟话音刚落,另一同伴凑近告知

    “不止呢,还有更离奇的。我听说,新进门的二少夫人昨天中午上吊了”

    “啊死、死啦”

    “没死,恰巧被回房更衣的二公子救下了。”

    绿衫丫鬟嗤笑问“阖府皆知,姜大姑娘为了嫁进侯府、下贱无耻偷爬准妹夫的床,明明得偿所愿,却为何寻死”

    “做出那等丑事,娘家脸面无光,婆家也瞧不起,活不下去了呗。”

    “该啧,二公子为什么愿意娶她”

    “色令智昏。那女的花容月貌,又妩媚放荡,天生就会讨男人欢心”

    这时,靠近门的丫鬟忽然紧张道“小蹄子们,都别嚼舌根了,老夫人来了”

    众人一惊,立即噤声散开,埋头挥动笤帚,清扫昨日迎亲时绽放的爆竹屑。

    须臾,靖阳侯夫人王氏赶到,匆匆迈进月洞门,面无表情走向次子居住的小院。

    房内,昏迷的姜玉姝动了动,半梦半醒,脑海中一遍遍响起刺耳刹车声、两车碰撞声、惊恐尖叫声。剧烈相撞时,她正在后座整理文件,未系安全带,脑袋重重砸向侧玻璃,当场身亡。

    但,她的魂魄在殒命瞬间穿越了,穿成一个成亲之日上吊自缢的少女。

    “二少夫人,您终于醒了”

    姜玉姝循声扭头,她头晕脑胀,浑浑噩噩,先是看见个圆脸梳丫髻的侍女,旋即被入目可及的耀眼大红吸引住了红被、红枕、红帐、红幔、红漆家具、红囍字等等。此乃靖阳侯次子的新婚洞房,雕梁画栋,大气华美。

    “少夫人,您觉得身上怎么样”

    姜玉姝回神,张嘴欲答,却顿感喉咙剧痛,且饥肠辘辘,整个人虚弱乏力,只短促说出一个“你”字,便冷汗涔涔。她侧身蜷缩,下意识抬手抚摸脖子,结果摸到一圈自缢勒出的伤痕,淤紫红肿。

    “奴婢叫小桃,奉老夫人之命前来伺候。”说话间,小桃从桌上端了温着的药返回榻前,“放心,大夫说了,您的伤势并无大碍,休养几日即可康复。该喝药了。”

    姜玉姝吃力地坐起,乍穿越至异世,她茫然无措,戒备盯着乌黑药汁。

    小桃见状,误以为对方仍想寻死,遂劝道“少夫人,千万别再做傻事了,昨儿要不是二公子碰巧相救,后果不堪设想。”话音未落,门口突传来呵斥

    “她自己寻死,谁拦得住难道一天到晚捆着不成可怜弘磊,不幸娶了个丧门星”靖阳侯夫人王氏绕过屏风,立定榻前,居高临下,头疼地审视新儿媳。

    “老夫人。”小桃屈膝福了福,低头侍立一旁。

    姜玉姝脸无血色,太阳穴一跳一跳地涨疼,脑袋仿佛有千斤重,诧异望着珠围翠绕的富态妇人。

    王氏年近五十,一向养尊处优,气势凌人。她愁眉紧皱,眼里满是厌恶,冷淡质问“别人家的新媳妇进门,都是次日清早便给公公婆婆敬茶,你可倒好,大喜当天自尽令尊现任工部侍郎,姜府也算大户人家,居然会养出像你这样的女儿”

    “我、咳咳。”姜玉姝嗓音嘶哑,喉咙干渴灼热,手捂着淤伤艰难咳嗽,有口难言。

    “怎么自个儿把自个儿勒成哑巴了”王氏面若寒霜,余光瞥向一旁丫鬟,“大夫怎么说”

    小桃上前答“他说二少夫人并无大碍,休养数日,嗓子就能恢复。”

    “哼。”婆媳对视片刻,相看互不喜。王氏抬高下巴,耷拉着眼皮,失望道“当初,我相中的是二姑娘玉姗,谁知你竟敢在令尊寿宴上做手脚,下药迷昏弘磊并亲近勾引,不择手段地抢走妹夫。如此行径,实在令人不齿。”

    你们误会了事实上,姜大姑娘是被人陷害的,她百口莫辩,屈辱含冤,伤心绝望透顶,才寻了短见。姜玉姝强忍不适,深吸几口气,迅速理清脑海中原主的记忆,挣着嗓子解释道“其实,我没有”

    “众目睽睽的事儿,还想抵赖”

    “若非弘磊不忍见你被姜家活活打死,你休想得逞。我原以为、原以为成亲后你会安分守己,岂料你一进门便寻死觅活,简直是搅家精而且,你前脚刚进门,弘耀后脚就被抓,显见你是个丧门星”王氏怒不可遏,劈头盖脸责骂一通后,威严吩咐“小桃,药随便她喝与不喝,横竖靖阳侯府既不欠她的,也不想留她做儿媳妇。”

    “是。”小桃毕恭毕敬。

    姜玉姝有伤在身,只能隐忍,暗自思索对策。

    王氏打定了主意,不容置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