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吾家艳妾 > 正文 第112章 112章
    苏芩觉得最近不大对劲, 她的妆奁盒子里总是莫名其妙的会少东西。偶时是一支簪子, 偶时是一只镯子。虽都不是什么贵重的好东西, 但一日日的少下去, 也不是个法子。

    “姑娘,您的那只糯种翡翠放哪了”绿芜正在替苏芩收拾梳妆台上的东西。

    苏芩坐在绣墩上, 黛眉微蹙,道“兴许是丢了吧。”

    绿芜无奈,“姑娘,您最近怎么总是丢三落四的。”

    苏芩端起面前的小茶盅吃一口茶,目光落到中庭内那个正在练剑的男人身上。

    天色越来越冷了,男人的武服却依旧细薄如绸, 出了汗,贴在身上, 衬出肌理, 宽肩长身, 劲瘦的腰身,修长的腿。握着长剑的手修长白皙, 覆着一层细薄茧子, 那长剑在男人手里挽出一朵花来,带着剑锋,“铮铮”鸣响。

    没有什么花架子, 每一剑都带着凌厉气势, 招招是杀招,一招就可制敌。

    中庭内桂花馥郁飘香, 男人练剑时,身姿矫健若游龙,那股子力道巧劲,苏芩最能感受的清楚。她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腰,觉得若不是昨晚上她执意将人踢下了床,今日她连榻都起不来。

    男人收剑,抬脚跨入屋子。

    苏芩吃完手里的一碗茶,颠颠的跟上去。

    斐济走至素娟屏风后,褪了身上的武服,擦洗身体。

    苏芩隔着一张素娟屏风,声音细细的对着手指道“你把你的人,借我一点呗”

    现在苏芩手里虽然有陈家和沈家联合诬陷苏龚的证据,但她势单力薄,根本就斗不过这两家人,只得向斐济求助。

    屏风后传来水滴声,男人慢条斯理的擦着身体,没有说话。

    眼看中秋佳节越发临近,斐济等人也要前往项城,苏芩一定要在中秋节前将这件事给办好了。她要让陈家和沈家得到应有的惩罚,以慰祖父的在天之灵。

    “斐济”苏芩小心翼翼的往里头探进去半个头,就看到男人身上的长裤褪到一半。

    男人的身体很漂亮,宽肩窄腰的露出一双大长腿。肌肤白皙,浸着一层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肌理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八块腹肌,劲瘦的腰身,抬腿时风光大露。

    “你,你怎么不穿裤子啊”苏芩慌里慌张的捂着脸,赶紧把脑袋给缩了回去。

    男人“无辜”的眨了眨眼,慢条斯理的套上新裤子,道“又不是没见过。”不仅见过,还尝过。

    苏芩气得满脸羞红,恨不能将那厮扔到水桶里头泡上个三天三夜好好收拾收拾脑子里头的脏污东西。

    男人收拾妥当,从屏风后出来,走至实木圆凳上吃茶。

    苏芩跟过去,殷勤的倒茶,只那张未施粉黛的白腻小脸上透出几许绯红,添上满满旖旎风情。

    斐济挑了挑眉,单手撑着下颚靠在绣桌上,修长眉眼搭拢下来,整个人透出一股沉静清冷。那份贵胄清俊,与那时的陆霁斐如出一辙。

    苏芩不禁看的有些痴,她提裙坐下来,纤纤素手搭住男人的胳膊,又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不借多,就借几个好使的。”苏芩的手里还有苏龚留下来的那份名单,只要给她人手,她就能把陈家的人一网打尽。

    男人身上穿着一件墨青色长袍,束发带,修长手指叩着桌面,阳光自槅扇处倾洒下来,将男人映衬的仿佛谪仙般。斐济慢吞吞的往下看一眼,视线落到自己被苏芩搭住的胳膊。

    “我以为姀姀已经知道我的规矩了。”男人慢条斯理的开口,细薄唇瓣微抿,整个人透出一股若有似无的邪肆,夹杂在那份清冷气质里,强烈的对比看的人心慌。

    苏芩面色一红,想起往常用来交换的那些“东西”。她不安的攥紧了自己的袖子,这厮不会又要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吧

    正在苏芩踌躇间,男人突然伸手,一把扣住了苏芩的下颚,然后俯身而上,舌尖扫过那瓣粉唇,声音沉哑道“给我跳一曲舞。”

    “跳,跳舞”唇上还残留着男人濡湿清冷的味道,苏芩眨了眨眼,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只是跳一曲舞那么简单

    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

    当苏芩穿上那套没有亵裤的宫娥服,站在男人面前跳舞时,只觉整个人都凉飕飕的要飘起来了。

    男人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大刺刺的坐在实木圆凳上,身后是紧闭的槅扇,细薄朝阳从碧色纱窗处倾斜而入,被分割成块,照出苏芩僵硬的身子,投射在白玉砖地上。

    “这步跳错了,腿没抬高。”细小的树枝敲在苏芩的小腿上。虽然不疼,但却羞耻的厉害。

    苏芩抓着身上的衣裳,腰间缀七彩宫绦丝带,转起来时裙裾飞悬,青丝漫舞,尤其是拉高的脖颈和脊背,弧度优美如蝶翼。

    她僵硬的抬了抬腿,然后迅速拢下裙裾,晶莹剔透的纤细脚踝上挂着那串脚链,“叮叮当当”的飞旋跳跃,发出清灵声响。

    裙裾盘踞在小腿膝盖处,若隐若现的衬出窈窕身姿。胸前勒紧,细薄如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