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的高铁站也是高大宏伟富丽堂皇, 韫玉六点半的高铁,高铁站里都有不少人, 她依照流程和记忆进站直到坐到位置上才悄悄松口气,她也曾是高贵的公主,可两个世界隔着天壤之别,对于现代的这些她总觉得恍惚不真实。

    她买的是二等座,环境不错。

    韫玉的家乡是华国一个大省的三四线城市的小镇上,昌水市的和仙镇上,这镇子上有不少村子,这样一个小镇子也养育着二三十万人,在华国这样的小镇非常非常多。她小的时候镇上还有些穷, 现在经济发达起来,修了路,家家户户基本都建起漂亮的小楼,就她家还是原来的小平房。

    韫玉的妈妈冯秀贞离婚后因抑郁被撞断左腿,修养一年后还要照顾家中老小,也不能去上班,就靠着家中十来亩田地把三个孩子养大的,她的姐姐韫兰高中毕业后见妈妈实在辛苦, 就没读大学, 去外上班给弟弟妹妹赚学费,韫玉大学学费都是韫兰出的, 还有韫晟的高中学费。

    韫玉最佩服最亏欠的就是她这个姐姐。

    也是因为如此, 她才会因为找不到工作而焦急因为不想找关于传媒方面的工作而愧疚, 她是韫兰辛辛苦苦供出来的大学生。

    韫玉靠在座椅上,心(情qíng)复杂还有些茫然害怕。

    她其实不太敢回家面对韫家人。

    昌水市距离帝都七八百公里,高铁四个小时,再转公交到和仙镇上也有一个小时。

    和仙镇大大小小村子也好几个,不过对外都是直接说是和仙镇的人。

    十点半,高铁到站,韫玉出站,瞬间察觉昌水市和帝都的区别,没有那种繁华震撼的感觉,不过昌水市给人整体的感觉都是干干净净,天空蓝蓝,空气清新,因为昌水市周围山多湖泊多,环境算是不错的。

    韫玉拖着行李箱去转公交车,等晃晃悠悠回到和仙镇上时已经快十二点半。

    公路修的很整齐,路边都是漂亮的小楼房,她家不在正街上,走了快半小时才到家,她家前后也有人盖着小楼房,不过还有些都是十来年前的平房,正房是坐北朝南的,左右两边建的屋子基本都是厨房或者杂物间,她们家人口多,左边是厨房杂物房,右边两间房是她和韫晟的,小庭院样式的平房,中间有个大院子。

    这房子是当初韫茂晟找人建的,他那时候市区上班工资高,还找人设计过。

    用的是大青砖,青砖瓦房,院子里铺着鹅卵石。

    只是这些年过去,当初还很气派的小院子有些破旧了。

    大院子里也只有角落摆着几盆蔫蔫的花,还有张大石桌子,旁边几张石凳子,小时候韫家人经常在这石桌子上吃饭。

    韫玉站在院子前,紧张的直冒汗,许久都不敢走进去,还是看见个弓着腰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走出去。

    老太太一时没认出韫玉来,愣了下。

    韫玉却认识老太太就是韫家老(奶nǎi)(奶nǎi)沈袭瑛,她的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嘴巴张开,嘴唇颤抖半天才喊出声来,“(奶nǎi)(奶nǎi)。”

    韫(奶nǎi)(奶nǎi)揉了揉眼,“小玉儿?是小玉儿啊,你怎么回来了啊。”韫(奶nǎi)(奶nǎi)走到韫玉面前,激动的捉住她的手臂,“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啊,不是毕业季找工作吗?哎,快快进屋去吧。”

    韫(奶nǎi)(奶nǎi)有些激动,韫玉过年后去学校就没回家过,一直忙着毕业的事(情qíng)。

    韫玉跟着韫(奶nǎi)(奶nǎi)走进小院里,院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韫玉把行李箱搁在房檐下,问道:“(奶nǎi)(奶nǎi),我妈了?家里是不是出事了?”

    韫(奶nǎi)(奶nǎi)叹口气,“你都知道了啊?这事儿秀贞说不要告诉你,你现在毕业还忙着工作的事(情qíng)。秀贞被吴大山给推倒,刚好摔倒右腿,医生来看过,就是骨折,已经给固定好,这段时间不能动,伤筋动骨要休息百天呐。”

    吴大山是镇上她们这一片的人,是个村霸一样的存在,年轻的时候就打架斗殴,倚强凌弱,还进过局子,年纪大些收敛不少,不过(性xìng)子也是火爆的很,动不动就骂人想动手。

    他还有亲戚是市区的,混得不错,所以村子里的人都不希望惹到他。

    “村子里最近不是分田地吗?”韫(奶nǎi)(奶nǎi)领着韫玉进到正屋里走。

    这事(情qíng)韫玉是知道的,年前就再说了。

    韫(奶nǎi)(奶nǎi)把事(情qíng)经过告诉韫玉,“之前修路,还有这些年村子里不少人搬去市里头买房落户,村里的田地就空出来一大批,有些田地的位置好,村支书就说抽签子决定哪家分哪块,其余人都陆陆续续分配好,然后剩下一块靠着河清湖的水田,还有山脚边的一块旱地,那旱地荒废都不知道多少年了,水田靠着河清湖,就算天(热rè)有时候旱一些,水田里都不会缺水,谁都眼馋这块水田,最后就是秀贞跟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