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游戏小说 > 这个女婿有点猛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开解
    夜,慢慢安静下来。

    但夏梦还在客厅里听着母亲训斥,整整一个多小时的政治课,让她更恼死了丈夫。

    什么人啊,她在外吃个饭,都能大张旗鼓的告诉自己老妈,弄的她两边找不到台阶下。

    她听的累,龚秋玲说的更累。

    也是真怒了,瞪视着女儿:“你想离婚?”

    离婚。

    夏梦被这个词刺了一下,她以前确实想过这个问题。但从去到海城,不管跟丈夫闹多大矛盾,再也没想过。

    潜意识里,两人就是一家人,怎么都不至于如母亲说的那么严重。

    她脱口回应:“妈,我没这么想。”

    龚秋玲皱紧了眉头:“那今天是吃错药了,小东让我过去,肯定是担心你会没分寸,出于好意。你怎么着,还准备上去跟他吵一架。”

    “我不就陪同学吃顿饭,你们一个个这么紧张干嘛!”s3;

    “你要像个正常孕妇一样,知道规避,谁愿意紧张你。”

    “哪不正常了!”

    一旁的夏明明从头到尾没接腔,闻声抬起了头:“姐,你放过我姐夫行不行,别折磨他了。”

    “又有你什么事?”

    夏明明出奇的没想跟她抬杠,冷淡道:“是没我事,全是你自己的事。妈,你劝她干嘛,借她个胆子她现在也不敢去跟我姐夫吵架。你以为她傻,知道自己理亏还去胡搅蛮缠……”

    “她就是看您着急,在您身上把气撒出来才感觉舒坦!”

    “夏明明!”

    夏梦声音沉到了谷底,眼睛像是能把人吃掉。

    夏明明没去看她,自顾道:“姐,你当是个男人就愿意住咱们家里?”

    “知道亲戚朋友私底下都怎么议论姐夫么。他们有的连人都没见过,满口都是轻佻浮夸。为什么我姐夫出趟差,他们就以为姐夫是逃债,骗子。因为在他们心里,我姐夫本来就是这种人。”

    “他在别人眼里低了一等,在你眼里他也低人一等?你跟妈,是不是从心里就觉得男人住女人家里就该人在屋檐下。哪怕,他分明是替你考虑,你们也都选择性的忽略。”

    “今天多大点事,地震了一样。姐,我跟你说真的。你跟我姐夫万一离了婚,他还是我姐夫,我不会再拿你当我姐。”

    “明明……”

    龚秋玲觉得小女儿太不对劲,担心看了一眼。

    夏明明视若无睹,毫不掩饰揉了揉突然通红的眼睛:“要不是他,我这辈子都完了。我姐夫那天被硫酸溅到,边冲水边打120。我就在旁边看着硫酸在他背上腐蚀……他连声疼都没喊……”

    “没有人比他骨头硬,就你们觉得他骨头是软的……”

    夏梦眼看着妹妹跑去楼上,呼吸困难:“妈,我从来没这么看他,明明胡说八道。”

    龚秋玲当然了解自己女儿,正因为了解,既心疼又无奈。

    她不会被小女儿的话影响到,是看的出来,她说话有点情绪化。女儿跟女婿的感情,没太多杂质,更不存在谁看轻谁。

    换而言之,女儿若真看轻女婿,就不会这么颠三倒四,畏首畏尾。

    想是这样,但长此以往这么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她冷静了下:“闺女,小东想不想要这个孩子。”

    “他,他说让我拿主意。”

    “你能拿什么主意?”

    夏梦心态崩掉了:“我……我不知道……别逼我了。

    从今天起,我当自己是个孕妇。我不加班,我抽时间好好养胎还不行么……”

    龚秋玲见她还是这幅样子,气的语无伦次。

    女婿想不想要孩子她拿不准,但她太想抱孙子。

    更何况,再疼女儿。对女人来说,要孩子都是早晚一天,龚秋玲心再软,也没理由纵容她毫无必要的糟蹋自己身体去流产。

    ……

    韩东在房间里当然也能隐约听到点动静。不想听太多,就塞上耳机,睡了过去。

    苦闷难免,又实在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

    次日早餐,餐桌上只有龚秋玲一个人。气色不太好,显然是晚上没睡足。

    韩东拿了片面包:“妈,小梦跟明明呢?”

    龚秋玲是真有点佩服自己这个女婿,一切如常,好像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

    指了指楼上:“都还没起床。”s3;

    韩东瞥了一眼,又拿了两片:“今天振威那边有朋友过去,我要去安排一下。妈,先走了!”

    是跟欧阳敏说好的,他今天会入职。恰好,省军区那边合同也谈妥了,不用非等盖章签字,工作就能正式开始。

    龚秋玲见状迟疑了下:“小东……”

    “怎么了?”

    “没事,去忙吧!”

    龚秋玲有心让韩东把大女儿叫下来吃饭,实在不好开口。

    晾几天也好,夫妻哪有不闹矛盾的时候。

    夏梦其实比韩东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