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福妻嫁到 > 第六伴十八章 伴读
    迟婧一走,不仅没有冷场,反倒更随意起来了。

    迟凝现在没有了靠山,大哥和李氏又靠不住,她巴结孙如欣还来不及呢。

    几人陪着孙如欣说话,直到外面丫鬟说前院儿散了,三少爷这会儿正往回走。

    孙如欣的两个手帕交提出告辞,迟意代替把人送了出去。

    等回到揽月阁,迟意捶了捶有些僵硬的肩膀,懒懒的不想动弹。

    忆岚和清秋忙前忙后的张罗着给迟意泡澡,等都收拾完了,国公府也全都净了下来。

    第二日,新媳妇是要给公婆敬茶的,孙氏依旧没有露面,可孙如欣却一句都没有多问,连表情都没有一丝的疑惑跟不满。

    迟意看在眼里,心里不得不佩服。

    真是没有想到,孙氏那么个没有脑子的人,竟然会有这么一个懂得隐忍克制的侄女儿。

    老夫人本身就非常喜欢孙如欣,这些年对孙如欣的关怀远远超过了对迟意这个嫡亲的孙女儿。

    虽然出了孙氏的事,但又没有殃及到孙如欣,更何况老夫人还觉得对不住孙如欣,所以这会儿成了自己的孙媳妇儿,她看孙如欣的眼神儿就更加热切了。

    见礼后老夫人拉着孙如欣又是一通嘱咐,问她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啊,吃住合不合心意?院子里若是有人敢怠慢,只管去找她,她给孙如欣撑腰做主。

    孙如欣也确实是个会哄人的,把老夫人哄的是笑语连连,心怀舒畅。

    一大家子一起用过了早饭,迟意便跟着钟氏一起去了浅云居。

    娘俩儿还没说几句话呢,迟励宇领着撅着嘴的迟君书就走了进来。

    “小五儿这是怎么了?”钟氏一眼就看到了小儿子通红的双眼,赶紧上前来把人拉进自己的怀中,连声问道。

    迟意也好奇,小五儿虽然年幼,但是早熟又懂事,很少见他流过泪。

    迟励宇好笑的摇摇头,坐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迟君书撅着嘴,偷偷看了迟励宇一眼,靠在钟氏怀里不说话。

    “到底出什么事了?老爷你说!”钟氏不满了,这一个两个的,都是锯了嘴的葫芦,问也不说话!

    迟励宇咳了一声,解释道,“七殿下就要入太学读书了,皇上的意思,是想让小五儿给七殿下当伴读,一起入宫上课。”

    迟君书抬手揉了揉眼睛,闷声说道,“孩儿舍不得先生和同窗,不想入宫。”

    “不想去就不去,让你爹回绝了就好,这也值得哭上了?”钟氏好笑的点了点迟君书的额头,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哭的。

    迟励宇哭笑不得,无奈的看了迟意一眼。

    迟意微微一笑,会意。

    “母亲,您说的轻松,这哪是容易回绝的了的。”迟意走过去拉着迟君书的手,把人按在榻上坐下。

    “不能回绝?”钟氏不明白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皇上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给的么?

    迟意又把钟氏按在榻子上坐下,跟她解释道,“给皇子选伴读,当然算是大事,这不仅代表了皇上重视臣子,其实也算是一种警示。”

    “啊?这……这是什么意思?”钟氏心里一慌,紧张的问道。

    “若是寻常官家,给皇子伴读,自然是光宗耀祖之事。但如今父亲位高权重,皇上点名要小五儿做伴读,那不仅仅是皇恩,更多的也是为了敲打父亲。”

    迟意顿了顿,继续说道,“父亲也只能跪谢皇恩,不能拒绝。”

    迟意不知道迟励宇和皇上的关系如何,但是单丛迟励宇封侯来看,君臣的关系应该是比较和睦的。

    否则迟励宇出身镇国公府,在已经不能袭爵的前提下,只给迟励宇封个将军就可以,完全没有必要再封个世袭罔替的侯爷出来。

    也或许这其中还有一些她不知道的原因,皇上需要平衡朝堂而不得不再封一个侯出来,但不论怎么说,从目前看来,皇上对迟励宇还是亲近的。

    只是君臣有别,关系再亲近,皇上也不得不需要用迟君书来牵制一下迟励宇。

    迟励宇也没想到迟意竟然会看的如此透彻,满意的直点头。

    钟氏却不乐意了,忍不住替迟励宇委屈起来,“你爹拿命在保家卫国,结果还要被猜忌,现在小五儿都成了筹码了。”

    “母亲,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出口。”迟意连忙打住,这话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那可就是在朝堂上打击迟励宇的最好证据了。

    钟氏也知道自己口不择言,赶紧闭上嘴,坐在那里生闷气。

    迟君书歉意的看了迟意一眼,乖巧的凑过来,扭扭捏捏的哄着钟氏,“母亲,其实没什么的,我只是一时舍不得先生和同窗罢了,以后又不是没有机会见面。更何况太学里的太傅学识渊博,儿子能跟着一块儿读书,别人都羡慕不来呢。”

    钟氏忍不住揉了揉迟君书的头发,叹气道,“就知道哄我,娘知道了。只要你好好儿的,让娘放心,娘就知足了。”

    “儿子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