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福妻嫁到 > 第五十七章 真相
    “迟意!你就是这么在背后说长辈坏话的?难怪身子弱,三天两头儿的生病,就是因为嘴上无德!”

    迟君舟听见迟意跟钟氏说的话,立马指着迟意的鼻子就开始张牙舞爪的指责起来。

    钟氏怎么可能让迟君舟这个小辈儿当着自己的面辱骂自己的女儿,愤而起身,竟是还要动手。

    她嘴皮子不行,难听的话根本说不出口,想要维护迟意,她也只能用这种更加泼妇的法子了。

    迟意怎么可能让钟氏再动手,跟一旁的白氏赶紧一起拦住钟氏,让她沉住气,不要跟迟君舟一般见识。

    “到底是谁嘴上无德,现在难道不是很明显?”迟意转身对着迟君舟,脸上丝毫不见怒容,反倒是淡定的很。

    她嗤笑一声,接着抬眼用下巴点了点还在发疯骂人的孙氏,不屑的说道,“我这本事,在大伯母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排不上号儿。”

    “你!”迟君舟本想借机羞辱迟意,抓着她不敬长辈的把柄好让她们就这么算了。

    毕竟再查下去,他也要自身难保了。

    “都给我住口!”气的眼前发黑的老夫人忍不住怒吼。

    这个家简直太不像样了,大的不尊,小的不敬,哪还有一点儿勋贵氏族的德行!

    迟意规规矩矩的对着老夫人行了一礼,然后听话的住了口,退到了钟氏的身边。另一边,孙氏简直就像发了疯一般,嘴上不住的骂着,还挣扎着要扑过来,一副同归于尽的表情。

    迟泽宇和迟君杭两个大男人都快要钳制不住她了,李氏一开始还伸手帮着拦着,这会儿被孙氏吓的连连往后躲,生怕她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撕了这个小贱人!”孙氏怒视着迟意,一副豁出去的架势。

    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今日已成定局,不管老夫人能查到什么程度,她在脸算是丢干净了。既然如此,那她拼死也要拉上个垫背的,不能让迟意好过了!

    打定这个主意,孙氏更加疯狂起来,反正她发了疯,谁的话她都可以不听,也就谈不上是不是故意的!

    见孙氏这个样子,老夫人心里一沉,难不成孙氏真的疯了?

    “去请大夫来,给孙氏瞧瞧,这是疯魔了不成!”没办法,老夫人只能先按下不满,给孙氏诊治要紧。

    守在门外的下人不敢进来,听了命令,这才一遛儿的跑远了。

    迟意却不相信,孙氏的心大着呢,若是事情败露就能把她逼疯,那她可就真是经不住大风大浪了。

    但是能干出这种事来的人,怎么可能这么不禁吓?

    迟意心里想着,脸上适时的流露出可惜的表情,自言自语道,“三堂哥也真是可怜,大伯母若是真这么疯了,怕是三堂哥的亲事也会受到影响吧?我还听说这疯病越治越重,好多就这么被治死的,大伯母若有个意外,三堂哥两年后的春闱可就泡汤了!”

    迟君谦去年下场考了秋闱,虽然中举,但是先生也劝他再沉淀几年,不要太过着急。

    所以今年的春闱,迟君谦没打算参加,反而更加认真读书,打算两年后再下场。

    大周依着旧历,不论在朝官员还是考生,家中长辈病重或过世,都要丁忧三年。看似三年不长,但是对于千变万化的官场来说,这三年足够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迟意看似是在自言自语,但是说话的声音并不小,一屋子的人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这话也仿佛是扼住孙氏脖颈的一双手,让她当场就愣住了。

    孙氏虽然为人处事太过自私,但是她对两个儿子的关怀却是实打实的。

    迟君舟能继承爵位,就算今后在官场没有作为,凭着国公府的名头,他这辈子也能舒舒坦坦的过完。迟君杭是她的次子,他虽然不能继承爵位,但是他从小的聪明好学,如今年纪轻轻就有举人功名,往后还怕没有出头之日么?

    可若是她现在有个什么意外,那才真是毁了迟君杭的一生!

    看似复杂的想法,却也只在一念之间。

    孙氏的反应,自然也是让大家一愣。迟意心下了然,孙氏果真是装疯的。

    迟泽宇自然也明白过来,他指着孙氏气的浑身发抖,最终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一甩袖子,冷哼了一声,转身大步就往外走。

    “你给我回来!怎么说都是你们房里的事情,你还想就这么一走了之?”老夫人及时叫住迟泽宇,不满的训道,“就因为你什么事都不管,大房才会无法无天!若是你能关心着点儿,孙氏至于闹出这种事来?”

    迟泽宇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定定的站在门口,被训斥的面红耳赤。

    老夫人的话也不无道理,迟泽宇一心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后院儿的那些事根本就从没关心过。

    加上他对孙氏也并无多少喜爱之情,他回到后院也是多歇在两位姨娘那里。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这也是导致刚一听说孙氏做出这种事来后,他太过惊讶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