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福妻嫁到 > 第三十九章 迟婧的来意
    “二姐留步。”迟意动了动手腕。

    迟婧回头,以为迟意改了主意,想听她继续说,“四妹,我就知道……”

    “等等!”迟意抬手打断迟婧,一字一句的说道,“希望二姐以后回来,身边最好带自己的人,这不是自己调教出来的,跟自己是不是一条心,还真不好说。”

    迟婧笑容一顿,咬了咬牙,尴尬的应了声是。

    肿着脸的丫鬟春迎垂着头,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她是少卿府的家生子,从小就在大少爷身边伺候,因长相出挑,早早就成了大少爷的通房丫鬟。

    原本盼着等少爷成亲后她就能成为姨娘的,结果老爷为了攀附国公府,勒令少爷若是没有少奶奶的同意,她就只能当个通房丫鬟。

    这国公府出去的姑娘,心眼儿竟然小的很,不仅没给她抬身份,反倒拘在身边,把她当做伺候人的丫头了!

    春迎是个有心机的,她安心跟在迟婧身边,一心一意伺候她,迟婧的陪嫁都没她得迟婧的欢心。迟婧入府已经将近一年,如今肚子鼓了起来,她的出头日子眼看就要到了。

    现在被迟意如此挑拨,就算迟婧对她还信任,但总归是有了疙瘩。

    迟婧心烦意乱,从揽月阁出来,也没往东院的二房去,直接回了少卿府。

    另一边,赶走了迟婧主仆二人,迟冰依旧气哄哄的。

    “还撅着嘴,有什么可生气的?”迟意捏捏迟冰的脸,有些好奇她们姐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迟冰烦躁的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道,“大姐我就不说什么了,迟婧这个白眼狼,我见着就烦!”

    一旁的花姑姑知道迟冰要说些什么,给二人福了福身,主动退到了落地罩外面。

    迟冰眼睛转了转,凑到迟意耳边,轻声跟她说道,“四姐姐你不知道,我娘原本给二姐定亲的人家,是我爹的一个属下,跟二哥是同僚,在五军都督府任职的。”

    迟意诧异,迟婧去年出嫁,她们三房不在,可也知道,迟婧嫁的是光禄寺少卿朱咏的长子,朱元寅。

    “到底怎么回事?”迟意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爹那个下属,官职不高,又是寒门子弟,二姐看不上。”说到此,迟冰冷哼一声,“她看不上人家,也不想想,人家就算是寒门,那也差不多熬出头了。这么年轻,又是在五军都督府,那都是实打实的职位。那人家中上无父母,只有一个胞妹,二姐若是嫁进去,那就是当家太太,不比在少卿府舒坦?”

    “那二姐又怎么嫁入朱家了?”

    “她看不上寒门,就想着高嫁。她也不想想,她一个庶女,就算出身国公府,高嫁出去,人家也不待拿正眼瞧她!”

    迟冰气呼呼的,自己去倒了杯茶水,咕咚咕咚一口就喝干了。

    坐回来后,她接着说道,“光禄寺少卿家的长子,就是那个朱元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张了长俊脸,就会勾搭小娘子。

    我娘有意给二姐说亲,二姐不愿意,那阵子就总借着上香的借口往外跑,也不知道到底干什么去了。反正一来二去的,就认识了朱元寅。那朱元寅知道二姐是国公府的姑娘,花言巧语一番,就撺掇着二姐非他不嫁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再加上姨娘又跑到我娘跟前哭,我娘一气之下,也不管了,让我爹给拿主意去了。

    我爹大老粗一个,稀里糊涂的,二姐就嫁到少卿府了。”

    迟意哑口无言,没想到这其中竟然如此曲折。

    “这么说来,二姐和这位二姐夫,也算是情投意合?”不知道怎么说,迟意干巴巴的安慰迟冰。

    “屁嘞!”迟冰忍不住口吐脏话,“那朱元寅就是个花心大萝卜,他本来就没看上二姐,不过是馋她的身份罢了。”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那二姐就没看清他是什么样的人?”

    “她那个大傻子,心眼儿都没我多,她能看清什么?”迟冰不屑,“她要是真聪明,就不会拒绝我娘给她说的亲事了!”

    迟意想了想,肯定了迟冰的说法。

    迟眠的亲事也是何氏安排的,虽然不在京中生活,但是迟眠这两年送回来的家书和年礼,无不说明她在婆家过的称心如意。

    与之相反,迟婧出嫁后,三天两头的跑回来哭哭啼啼,弄的何氏和迟冰二人心烦的很。

    “一听说她回来,我就觉得没好事!真不知道她跟你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我肯定,她准没好事!”迟冰信誓旦旦,搂着迟意的胳膊又撒娇道,“四姐姐一定要答应我,二姐若是再来,你还跟今日这般,打发了她就行。”

    迟意点点头,想了想,不敢确定的说道,“我好像知道她要跟我说什么。”

    “啊?她没说你就知道了?”迟冰好奇,“她要求你什么事啊?”

    “六部九卿重复的工作过多,大周百废待兴,皇上有意缩减开支,也想革掉一部分尸位素餐的人。太常寺和光禄寺若是并入礼部,那势必有人会被撸下来。”

    朱咏当年花银子捐了个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