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福妻嫁到 > 第三十章 口角
    “大哥严重了,只是舟哥儿毕竟不小了,以后若再这样不顾后果,只怕真的会出事。”

    迟励宇自然不能指责兄长的不是,遂也只是不痛不痒的敲打了一下迟君舟。

    迟泽宇闹的满脸通红,连连点头。

    老夫人身心疲惫,让迟泽宇先回去。

    “母亲还有事?”

    单独留下来的迟励宇坐在老夫人对面,初夏的阳光透过隔纱窗落在他的身上,淡淡的光晕笼罩着他,倒是显得他没有平时那么威严。

    老夫人点点头,声音都跟着柔了起来,“意姐儿为何落水,我还没来得及细问,不过无论如何,咱们府里都不怕。”

    虽然迟意没少跟老夫人呛着来,但怎么说都是自家孙女,没道理在外面吃了亏,家里人还不管不问的。当然,现在看来,孙氏母子除外。

    迟励宇捻了捻手指,斟酌着说道,“其实还真不是什么大事,罗大人家的车夫,因为芸珠郡主和阿慈闹口角,给咱家拉车的马下了毒。阿慈和冰姐儿正巧在车上,就这么落了水。”

    老夫人皱眉,不敢置信,“就因为几句口角?”

    迟励宇无奈的点头,还真就因为几句口角。现在的小姑娘,心思真真让他摸不透,就因为一点儿的小事,就能下这么狠的毒手。

    “胆子也太大了!”老夫人也不懂。

    她年轻那会儿,大周还乱着,勋贵之间的龌龊事少了,反倒是空前的团结一致,想的只有如何打胜仗,把匈奴赶出去。

    这二十多年,大周稳定了,京城也渐渐繁华,过上好日子的人,心思也就跟着多了起来。

    老夫人略微回忆了片刻,又问道,“是礼部尚书府的车夫?”

    迟励宇点头。

    “没主人家指使,一个车夫,干不出来这种事。跟芸珠郡主交好的,是他家大姑娘吧?”

    老夫人了然,冷哼一声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若他家不服,那就告到御前,让皇上给评评理!”

    芸珠郡主并不是长公主的女儿,而是驸马周定宇妾室的女儿。

    周定宇是诚意伯的次子,少年风流,喜爱书画。当年是不少闺阁少女的心意人选,但奈何周定宇有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妹,二人情投意合,就等少女及笄后成亲。

    长公主则是在宫宴上对周定宇一见倾心,并且求先帝赐婚。

    先帝疼爱长女,又因为周定宇并无入仕的打算,也就欣然同意了。

    诚意伯无法抗旨,自然就成就了一对怨偶。

    周定宇对长公主没有感情,更因为她拆散了自己和表妹,对她更加冷淡。

    但是长公主是个痴情人,为了周定宇,她竟然同意让周定宇纳了他表妹为妾。

    虽是妾室,但是长公主住在公主府,周定宇和表妹住在伯府,双方互不打扰,也就平静了好几年。

    长公主一直没能怀孕,周定宇不能没有孩子,后来的一女二子,也都是这位表妹所生。长公主为讨周定宇欢心,求了现在的皇上三次,才求来了一个郡主的封号。

    芸珠郡主自小也就养在了长公主的身边。

    虽然长公主狠疼这个庶女,但是太后和皇上却对这个没有血缘的郡主心有不满。

    毕竟见到这个孩子,皇上就会觉得面上无光,皇室的威严也都被长公主丢的一干二净。

    所以芸珠郡主在皇室公主郡主中,并不受欢迎。

    罗青瑶之所以跟芸珠郡主是手帕交,还因为两人之间的姻亲关系。

    芸珠郡主的亲娘,也就是周定宇的妾室,是罗青瑶的表姨母。

    二人自小玩儿在一处,罗青瑶给芸珠郡主出头,也就说得过去。

    老夫人晓得这其中的弯弯绕,因着这层关系,其实罗府并不大受皇上的待见,罗孟这个尚书当的也是战战兢兢,生怕哪天惹恼了皇上,就被一撸到底。

    所以老夫人腰杆子硬,根本不怕尚书府胡搅蛮缠。

    迟励宇忍不住发笑,安抚的拍了拍老夫人的手背,安慰道,“有母亲这句话,儿子就放心了。不过这些小事,也不用母亲操心,谦哥儿已经报了官,大理寺断案公正,已经把那下毒的车夫关进牢里。至于罗大人的孙女,毕竟年纪小,不懂事。”

    老夫人不乐意,就这么算了,岂不是欺负他们国公府没人?

    但是又一想到迟励宇这么护犊子的性子,就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不过儿子不想说,老夫人还是善解人意的没有多问。

    “我这儿没什么,就是怕意姐儿和钟氏心里不舒服,你赶快回去,好好哄哄意姐儿吧。”老夫人撵人。

    迟励宇顺势起身,出了清风堂。

    门下抄手游廊处,已经回来的董嬷嬷手里捧着装了账本和库房钥匙的匣子,见迟励宇出来,连忙上前行礼。

    “嬷嬷快进去吧,我去看看阿慈。”

    “三爷!”董嬷嬷拦住迟励宇,垂着头轻声说道,“耽误三爷片刻,奴婢有话和三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