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帝师系统 > 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第224章 苕之华
    南河惊愕之后, 又反问道“那你知道这或许是你最后一次游戏了么你就甘心接受”

    朱元璋拢着袖子笑道“你要是还记得旧日那么多回忆, 或许你也会腻了。或许你也会甘心接受。”

    南河“那你早在此之前, 就了解我们”

    朱元璋点了点头“但也没那么了解, 只是对你们的手段性格有所知晓罢了。绝大多数时候, 这是单机游戏, 并没有那么多玩家来与你竞争角逐,偶尔有几个, 身份地位不同,目标不同, 所处的层次也不一样,并不会互相知道彼此的身份, 也很少说有太多的针对和敌意。但毕竟混的多了, 总有接触过的时候。”

    舞阳君转眼看向他, 似乎心底多了几分戒备提防。

    朱元璋笑起来“我不像你们有本事,全凭着这些记忆才能勉强不落在下风。再说了, 这次开局不好, 我幼年又阴差阳错选错了路,绕了好大的圈才走回正轨,已经慢了不少, 你们几个都是往届冠亚, 我建议你们还是先考虑考虑彼此, 再把我放到敌人的位置吧。”

    忽必烈道“游戏, 最后一次,这一切, 我都不在乎。我不像你们心里有很多杂念,我也不想你们某些人,抱着某些必须要赢的执念。“

    汉武帝却在那里暗自咬紧牙。

    南河瞥了他一眼。

    她心里其实清楚,汉武帝大概是这些人当中最有目标也最无法接受现实的那个,只要说出真相,他一定会被击垮

    但南河绝不打算这么做。

    不忍心是前提,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首要的敌人是他。击垮他,对于她的好处没有那么直接,或许反而会让舞阳君没有人压制,如今汉武帝似乎有反扑回齐国的打算,她尽可以先坐山观虎斗。

    而且就算汉武帝内心崩溃却也不代表他就会一败涂地,对于这种损人未必会利己的事儿,他不打算做。

    另一面,朱元璋似乎一边漫步,一边饶有兴致的看向汉武帝。

    他们二人彼此知晓身份,而且现在仍处在结盟之中,南河虽然不知道如今越国与墨家关系如何,但也总嗅到了半分微妙。

    朱元璋“你不信是吧你的监测员编出什么谎言来了”

    汉武帝微微眯起眼,他就算内心慌乱,面上也不会露出败相,压低声音道“我们对外界一无了解,谁又确认自己知道的才是现实”

    朱元璋笑“但总有些事情可以用逻辑想的明白。我跟你交手与相知的次数,可比其他人更多一些,否则我也不会主动选择与你合作。你以前就是个工程师,可别跟我说你是最后想明白这些事情的人。外头早就不知道是哪一年,真正的那个你或许已经两鬓斑白,你还能回去拥抱你的妻儿”

    汉武帝压低声音“这些事情我懂,可只要是我能在胜利之后,拥有那几十年的记忆,又与自己生活几十年有什么区别。我或许不需要回去,只要让我拥有那样的记忆,我便是渡过一生我现在能知道的事,我盼望的人生,都已经发生,只是我还没来得及体会。”

    南河忽然心底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是一个极为温柔的谎言。

    汉武帝的监测员,或许知道徐咨的期盼,或许知道他的敏锐,编造了这样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言。只要是汉武帝赢了,或许他还年轻,他如果能留在这个世界,他就能怀揣着那份温暖美好的思念,也在这个世界组建家庭。

    但朱元璋却像是知道现实的人

    如果朱元璋一直保持记忆,接受游戏,或许他与自己的监测员也有友谊,他的监测员或许也会跟他提及一些这样的事情

    果然,她看到朱元璋前倾身子,开口笑道“前提是你要有那几十年的美好记忆”

    他说到一半,南河忽然拔高音量“你可以闭上嘴”

    朱元璋一愣,看向南河。

    众人之中一片寂静,朱元璋缓缓道“我一直以为阿户早就跟你闹翻了,早就对你没什么好气了。原来你也是会跟他聊的啊。”

    南河握紧手指“保持沉默,有什么不好呢你能接受自己的人生是一场游戏,不代表每个人都能接受。”

    朱元璋笑起来“你看不出来么他的惶恐和好奇,他怕是心里已经不知道乱猜了多少,我说了反而能让他解脱。再说了,我要说,你也能来管我”

    朱元璋说罢,看向了汉武帝,生怕他听不清楚似的,一字一句道“就在你来到这个游戏的半年后,你的妻子开车带着女儿从高速公路回老家路上,出了车祸,前后两辆大卡车一夹,你妻子的那辆小轿车,瞬间就成了纸片。她还有你的女儿,听说连全尸都捡不出来,你最后给俩人下葬的时候,你女儿的棺材里只放了个被压碎的米老鼠手表。不过别伤心,瞬间死亡,一点痛苦都没有。”

    忽必烈也僵住了,他怕是也听不得这样的故事,这才明白康熙为什么拦着不让他说。

    他出离愤怒起来,朝朱元璋冲过去,一拳朝他带着面罩的脑袋砸去。

    武则天倒是一副看戏的样子,施施然的抚了抚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