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帝师系统 > 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第218章 隰桑
    到了午后, 南河坐在宫内, 在她没接替晋王, 还被称作南姬时, 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舒还会跑过来跟她挤在一起夜聊, 她还会光着脚跑到床下拿些竹简和她一起看, 也有俩人都睡不着望着月影的时候。那时候舒很多话,也很活泼天真, 总问她这个问她那个,最后手抚着胸口感慨“你知道的事情好多, 你走过的地方好多啊。”

    然而如今舒也知道了很多事,走过了许多地方。

    南河换了身简单的衣裙, 坐在床沿发呆的时候, 舒推开了门, 探头探脑,转眼瞧见了她, 手扒在门框上, 只把脑袋伸进来,看着她,笑“暄, 我能进来么”

    南河对她招手。

    舒也换了套不那么正式的宽袖深衣, 合上门脚步轻快地过来, 爬上矮榻来, 跟她隔着个小桌,抿嘴傻笑。

    南河听到过许多跟她有关的传言, 有些也是确实发生过的事实,有些来自于辛翳冷笑的描述,她虽不太信,但无法忽视其中一部分事实,连她也要心里感慨舒有所改变。

    刚刚舒一路从云台台阶走下来时,她印证了心里这个想法。

    但当此刻舒此刻缩着肩膀咬着嘴唇向她笑,她又觉得舒也无法改变。

    她有没法改变的那一部分在。

    南河将搁在中间的小桌推开到一边,对她伸出了手。

    舒肩猛地一松,嘴唇却咬的更紧,两只眼迅速汇集起了清水,她猛地朝南河怀里扑去,紧紧抱住她“暄我我以为你不会再醒了,我以为我害死了你”

    她将脸埋在南河肩膀,肩膀耸动,像个小孩儿似的毫无控制的哭出了声。

    舒没法说,那个寐夫人身中数刀,满身是血倒下去看她的那个眼神,时不时出现在她梦里。有时候那张脸并不是寐夫人,而是一张几乎和她一模一样的面容。但有时候场面也不是在成周的那个高台上,而是在新绛的汾水边,是她被割掉了头颅

    她几乎觉得自己无法再挣脱那个梦魇。

    直到此刻,南河抚着她后背,小声道“对不起,我那个时候只是想着一定不能让你死。之后的一切,都脱离我的控制,我也没想到会那么久才醒”

    舒失声痛哭,抽噎不停,她甚至说不出话来,只能浑身没力气的埋在她颈侧,后背一抖一抖。

    南河“只是我以为你会讨厌我。毕竟你应该知道了,我根本不是你的妹妹,我根本不”

    舒猛地收紧了手臂“你就是你就是我只有你这一个妹妹只有你,别人我都不认”

    南河差点被她勒死,她咳了两声,舒连忙松开手臂,慌忙的撤开半分看着她的脸,连自己满脸泪痕都顾不上擦“我、我没注意。对不起”

    南河看着她哭的惨样,忍不住笑了“感觉你并不多爱哭,怎么每次都是在我面前。”

    舒用手背用力的抹了抹脸,有几分想要嘲笑自己,但看到南河眯眼笑的温柔的样子,她又忍不住眼泪掉下来了。

    她又抱了抱南河,擦干净眼泪,带着几分鼻音,道“我知道暄来找我是为了什么。说实在的,我从没想过你会来找我。楚国怕是一直以为我下一步想要联赵攻楚,但我就是要让赵国也这样以为,才有机会从背后偷袭赵国。南下成本太大,如果晋国想要存续,必须要守着这条黄河,横向发展,往后若有实力,荡平北部,才是稳妥发展之路。或许楚王没看出来,但暄果然知道我做事的风格,猜出来了。”

    南河点头“但晋楚之间上次分裂,双方都有了很深的芥蒂你或许说我不像以前那样信任你也罢。但毕竟我嫁到楚国,我也长在楚国,楚宫是我的家,我必须要以楚国和晋国之间的关系,来考量我们这次再度会盟的可能性而不是凭借着我自认为的你我之间的相知。”

    舒偏头看向南河。

    南河很冷静“更何况,你行事必定以晋国上下为优先,而我也会以楚国为优先,所以此次会盟,我不只是来要你的态度,而是要具体行事的细节。而且,我需要的也不只再只是口头,而是可以登祭台奉天的盟书,盟书之后也应有违背盟约的诅文。”

    舒眼角还带着刚刚哭过的稚气的微红,此刻却神情一凛。

    带诅文的盟约,不但要祭天,更要刻在石鼎上埋入地底,这算是最高级别的盟约了。

    但也难免,如今列国之间局势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谁都不敢轻易合盟,更何况晋楚已有芥蒂。如果不这样,晋楚两方怕是都不能安心。

    南河“我已有计划,只看你能不能配合,明日早晨,你叫上师泷、狐笠与乐莜他们,我们在主宫议事,如果双方赞同,便当成修书盟文,我持一份回楚国。”

    舒紧紧拽住她的手“你不多留些日子这就走了”

    南河笑着回握她的手“事态紧急。但只要晋楚能够结盟,我们以后一定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舒低下头,没有说话。

    南河“我很想你的。”

    舒重重的点点头“我也很想暄。我真的真的没到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