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帝师系统 > 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第98章 甫田
    南河手搭在他后颈上, 给他大略擦洗了一下, 后头一道道伤疤或深或浅, 南河都不知道他一个楚王身边几千卫兵, 怎么能受了这么多伤。

    不过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成长, 她有点心疼, 也不会多问。

    她看着辛翳在那儿捏着自己耳朵,笑“也就小狗, 才会伤心的时候夹着耳朵,你夹着自己耳朵干嘛。”

    辛翳低着头, 半晌道“反正你也说我是小狗。我夹着耳朵又能如何。”

    南河结舌“我什么时候说你是小狗了”

    辛翳松开手,又觉得耳朵太烫, 手又捂了回去“你上次以为我睡着, 这么叫我来着。”

    南河手顿了顿“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这么叫你玩玩, 不是说觉得你是天狗或什么的”

    辛翳“我没往那儿想。先生总说我不是克星,不是吃太阳的天狗, 我就信了。我只信先生的话, 不会再把他们编排的那些话,再往心里去了。”

    南河呆立了一会儿,长长的应了一声, 她把软巾放到一边, 拨开辛翳的手, 捏了捏他耳朵, 辛翳竟感觉后脊梁一阵发麻,人哆嗦了一下, 竟觉得自己就会因为被她捏捏耳朵,多出些奇怪的反应来。

    他摆头想避开南河的指尖,她笑道“其实叫你汪汪,也是笑谈。在我们那儿,学小狗叫,都是汪汪,那时候你又淘的很,我气了,才在你写文章的牍板背后,给你写叫汪汪。”

    辛翳哪里想到有这事儿,这会儿想来,“汪汪”的读音确实像是学小狗叫,那再想想每次南河这么叫他时,眼里的笑意和轻快地口气

    他陡然觉得这小名比那个“汪汪若千顷陂”甜蜜多了。

    若是他知道,先生每招手叫他一次,他都恨不得心里能甜死。

    怪不得当时选字的时候,他想着“汪汪”二字寓意也很好,要不便选这个,先生拼命地拦着他啊。

    辛翳“我哪里像狗”

    南河微凉的手指捏着他发烫的耳朵上沿,笑道“疯起来像,乖起来也像。可能旁人没觉得,但我有时候看你跟我说话,总觉得你后头都有尾巴再摇。”

    辛翳脸上都快烧的冒烟了。

    先生是这么想他的啊。先生每次看他的时候,都觉得他要长尾巴了呀

    辛翳简直脚都要颠起来了,想捂着脸嗷嚎两声,但他只是这么背对她盘腿坐着,任她的手指像是爱抚似的摸过他耳廓的上沿,把发烫的脸埋低,把傻笑的唇咬住。

    南河笑“而且,你看你也有犬齿。也爱玩水。虽然戒备心有点强,但对待认定的人也很真心。这不还没长大呢,叫你小狗正合适。”

    他不回话。

    南河后知后觉的收起一点笑意“啊你若是不喜欢,我便不这么叫了。”

    辛翳拼命摇了摇头,他不敢说话,怕自己咬不紧牙,让那颗乱跳的心直接从嗓子眼里掉出来。南河跪直在他身后,他忽然伸出手,把南河放在他耳朵上的两只手拿下来,从后头贴在他发烫的脸颊上。

    这样一来,就像是南河在圈着他。

    南河也不说话了,就这样用手贴着他脸颊。

    辛翳觉得南河的掌心不知是不是被他沾染热度,也渐渐温热起来了。

    她好一会儿才细声道“怎么了”

    辛翳一张嘴,声音就跟刀剑拖在沙石地上似的岔了音,有点刺耳,他赶紧咳了咳,道“没。我就是喜欢先生的手。”

    他刚说完,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下来。

    妈的,这话是不是也有点奇怪他就不该在心情刚平复的时候开口

    南河笑“喜欢什么,手无缚鸡之力说的就是我。”

    辛翳摇头,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转头看向了那支在一旁的小榻,一咬牙,道“今天、要、要怎么住”

    南河“今天估计是不是要跟你一个帐下住一段时间了。不过也还好,这营帐挺大的,我睡小榻就是了。”

    辛翳“不行”

    南河“怎么”

    辛翳连忙解释“那小榻太窄了,先生住的不舒服。”

    南河“不打紧。”

    辛翳“先生睡我榻上吧。啊、不是不是我是说,先生睡这儿,我去睡那张小榻”

    南河“别了。你睡上去怕是半条小腿都在榻外头,你明日还有的是要忙活的事情,夜里睡不好便耽误事情了。”

    辛翳心里的计划就是,等他躺到那张小榻上之后,夜里就开始翻来覆去折饼子,说自己睡得不舒服,先生心软,必定心疼他,让他去大床上去睡。

    到时候偷奸耍滑,撒娇装死,就是拖着让已经躺在大床上的先生别走,那应该也不是难事啊。

    但是偏偏荀南河不上套,她也不会肯占着大床,让辛翳蜷在小榻上。辛翳说了半天也没用,竟然把叵测居心一张口说了出来“要不先生就跟我挤一挤就是了。床榻这么大,也不算挤。”

    南河“你不是怕女人么现在都还敢跟女人挤一张床了。”

    辛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