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帝师系统 > 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第67章 中谷有蓷
    然而当南河冲过曲折的回廊, 眼前就是辛翳所住的主宫时, 她一下懵了。

    长廊与主宫室内外一片混乱, 景斯确实也有警戒意识, 派了戍卫来, 然而眼前, 却有不少戍卫倒在了血泊之中。铜灯被推翻,灯油撒了一地, 在雨水浇不到的地方,放肆的顺着流淌的灯油燃烧着。

    回廊那头的主宫里似乎还有刀剑声, 显然还有人在抵抗着,也还有敌人出现着。

    辛翳所居住的主宫是在章华台的最中心, 如果各个入口都有人闯入, 那也不该这么快就到了主宫

    这群杀进来的私兵, 甚至是摸清了章华台的构造

    章华台的回廊与高台下,是木制结构的支柱, 在黑夜中有大量让人可以隐匿的地方, 显然是他们先袭击了主宫,再袭击各个入口的而且这时间差太合适不过了。

    谁有这样的能力

    南河在孔氏家中一年多,知道邑叔凭的子女其实并不强势多能, 这在许多族主控制欲和野心过强的家族中是常见的情况。父辈对子女幼时就开始过分的指导和支配, 反而让孩子失去思考能力。

    但邑叔凭唯有一子, 年幼且善于军法, 长于计划和思考。邑叔凭为了维持表面君臣,私兵不多, 就曾打算让此子去附庸于孔氏之下的其他县公手边去锻炼。

    南河与此子接触不多,但若是邑叔凭有了能接任的人就太棘手了,她就计划在此子去南方某县公身边锻炼的时候,派人刺杀他。

    或许是邑叔凭也感觉到了周边而来的危险,孔氏的实力也在辛翳逐渐强势下一再滑坡,他就更加害怕此子出事,一直放在家里大门都不让出。

    然而这回,能替邑叔凭做这样隐秘且重大事情,还要有这样能耐的人,怕只有他那个幼子了。说是幼,可比辛翳大好几岁呢。

    但常年被关在门里,像是琉璃似的保护着,怕也是纸上谈兵吧。

    只是这样看来。那她刚刚的两个设想中,后者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如果这些人早在辛翳他们来章华台之前就埋伏到这附近的山林之中了,那他们派人下来摸清章华台的结构还是很有可能的。

    原箴也没有料到眼前血与火的场面,震惊的站在原地,却看着南河毫无犹豫,拎着衣摆,绕开灯油,朝辛翳所在的主宫冲去了。

    原箴喊道“先生”

    南河“过来先找到大君”

    原箴咬了咬牙,也冲了过去。

    他没想到南河看着瘦弱,却冲的比他快得多。然而到了主宫跟前,南河似乎已经进入宫室内了,他才看见地上伏了不知道多少具尸体,血顺着漆木台阶淌下来,渗进缝隙里,燃着火的破碎灯笼被风吹的乱转,这里的战况比刚刚他们遇敌的正门还凄惨

    而今天狩猎回来之后,他们夜里本来要一起玩棋的,辛翳却说自己还有军报没看完,独自回去了。他们知道辛翳到了晚上这段时间,都要做些自己的事情,不会跟他们混在一起,也就没跟着他。

    后来戍卫上吐下泻的事儿传过来,把重皎叫走了,荀师也没叫其他人,他们也不知道事态是否严重就没乱走。而原箴还是跟他们玩不到一起去,才想着问问戍卫中毒一事,跑过来的。

    那也就是说,敌人如果以辛翳的主宫为目标,通过回廊下木柱的掩匿,一路摸到主宫来突袭,那他们山鬼却没一个人在辛翳身边

    原箴踏过满是血的回廊,远远看着宫室两侧似乎还有戍卫和敌人缠斗,而宫室内,猛然传来辛翳一声嘶吼“凭你也想杀我”

    当南河冲进宫室里的时候,只看到戍卫倒了一地,只有一个还满身是血苦苦支撑。但屋内却有好几个黑甲私兵

    而辛翳穿着骚包的暗红彩凤单衣,蹬着皮靴,猛地踩在桌案上,跳起来劈下刀去

    他动作毫不犹豫,一把劈在了来人头盔上。半个皮质头盔随着成分不明的东西掉在地上,一蓬稠血喷在了粉墙上然而就在同时,一旁苦苦支撑的戍卫也被黑甲私兵一刀扎在心口,喷出半口血来,抽搐的倒了下去。

    一时间宫室内就成了四对一场面。

    而辛翳这个孤军奋战的人,胳膊上已经挂了彩,虽然是皮肉伤,但是再加上白天打猎的那道伤口,胳膊已经上满是血了。

    然而辛翳既了解屋内的环境,本身又是刀法的好手,以一敌四却毫不畏惧

    他先是猛地撞倒屏风,就在屏风压倒其中一个私兵身上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将刀贯穿屏风上的云纹绢纱,拔出刀来的时候,溅了满手湿血。

    辛翳似乎觉得手上溅血影响握刀,将刀换了手。

    她早知道这小子能两手写字,他右手写字更好一些,左手专写忽悠人的狗爬字,但两手握刀的本事她还头一回见。毕竟辛翳在他们初见没多久的时候拔刀那一回之后,就真的尊她为师,不再在她面前挥过刀了。

    南河其实对辛翳有自信。她只要隐在暗处别把自己送上去当把柄,以他的能耐,对付四个人应该

    就在南河这样想的时候,辛翳从腰间拔出随身的匕首,左边以刀做抵挡,右手持匕逼近,又生生划开一人的胸膛。剩余两人也被吓得够呛,连忙后退,紧张且戒备的对视了一眼。

    刚刚的打斗中,他们显然也撞翻了铜灯,在这个用火极其小心的年代,灯油一撒,难免就是一场火灾。而且辛翳在章华台的宫室内,摆放了不少卷轴和绢布地图,一遇火,自然猛地烧起来了。

    就在火光映照下,辛翳满身是血,竟然拎着刀狂笑道“你们收到的命令根本就不是杀我吧你们也不敢杀了我吧别躲啊你们不敢杀我,我却今日非杀了你们不可你们竟然敢冲到章华台,竟然敢让这座这座行宫被弄脏被火烧成这样子我倒要劈开你们的脑袋,看看你们到底哪根筋错了才敢这样做”

    南河躲在靠门口处的书架后,探出半个身子,只看那两个私兵对视了一眼。

    或许他们不敢杀了辛翳,但弄断他的腿,砍下他的胳膊,怕还是有胆量的

    而且辛翳现在整个人就跟浴血似的,她也分辨不出来他到底有没有受伤。

    那两个私兵似乎在用眼神交流什么计划,辛翳竟然在一旁吞噬书架的烈焰火光下,脸上还溅了刚刚杀人的血,笑的令人胆寒,向他们招了招手“来啊,你们,还有邑叔凭,不就早等着这一天么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杀了我”

    南河孩子你知道你现在多像个反派么

    南河刚要放心的缩回身子,就看到其中一人猛地挥刀朝他而去,而辛翳轻蔑的笑着,向后踏了半步,微微放低身子,猛地蹬出去一步,持匕首的手虚晃一下,手中青铜刀从下往上,出刀快的南河都没看清楚,猛地刺穿某人的胸口

    那人一把握住辛翳握刀的手腕,用力一拧,然后弓下头去,一口咬向辛翳的胳膊。

    辛翳也一惊,怒喝一声“你是狗么”

    他连忙松开手来,那人握着被插在胸口的青铜刀,头盔也被撞掉,露出的面容上扯出一个艰难狰狞的笑容。

    辛翳猛地转过身去,另一个人已经扑了上来,辛翳猛地挥刀,却只划中了另一人肋下系着甲衣的绳纽。甲衣从这人身上掉下来,然而辛翳也没想到他竟然放弃拿刀,用双手贴近,想要肉搏来控制住他。

    辛翳毕竟才十五岁,比成年男人还是要略矮一些,力气怕也有几分不足,只是体力和灵巧上有优势。一下子被另强行抓住,他也有些吃力,而那人显然是肉搏高手,一下子就从背后抱住了他,控制住了他一只手臂。

    这个战术显然是成功的,但也只有他们这些死士能用了。

    以一人性命夺刀,另一人放弃拿刀,以体型优势贴上紧紧抱住。

    辛翳最讨厌别人不打招呼的靠近,一时间浑身刺儿都要炸起来了,吼道“打这种主意是么你还真以为你能控制住我”

    他抬起还握着匕首的那只手,猛地就要朝后挥去。

    然而

    向后挥刀的动作是最不惯手,也最容易有破绽的。显然来捉他的人都是行伍或刺客出身的好手,在他抬手的一瞬间,一下子掼住他的手腕,朝后拽去这样被拽住手腕,胳膊的韧带被反向强力拉扯,且不说会不会受伤,但至少肯定握不住匕首

    辛翳也知道松开匕首,又在已经被人控制住的姿势下,怕是更没有胜算。他咬牙,手腕就算被往后拉扯到一个有些可怖的角度了,他痛的表情都扭曲起来,也没松手。

    南河现在冲上去

    其实如今从她进宫室也没过去多久,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然而就在南河握着刀决定出去的时候,宫室后侧的窗户被猛然撞开,两个身影窜了进来。

    难道是戍卫解决了后侧回廊上的私兵

    然而当那两个人站起来,她看到了黑色皮质的头盔。紧紧拽着辛翳手腕的私兵也松了口气“我抓住他了,你们把他膝盖挑出来孔公说了要他活命,可也说了,断胳膊断腿没问题”

    那两个冲进来的私兵也没想到任务这么快就能成,连忙道“不用挑出来,失血反而容易弄死这小子,我用剑鞘把他膝盖骨和手肘敲碎就是了把他装进坛子里就能运走”

    他说着,从腰带上摘下剑鞘,另一人也过去摁着辛翳开始乱蹬的双腿,喊道“动手吧”

    辛翳一时间也慌了,若是只有这最后控制住他的一个人,他还认为自己能赢,可突然在自己被困的时候又冲进来两个人要不是要不是呼叫山鬼的哨子也在这群杂兵闯进来的时候,被他们打掉在地

    他拼命蹬起腿来

    不行,他不能他还要骑马射箭,他还要

    辛翳挣扎了没两下,忽然听到抓着自己手腕的人,手猛然一松,发出了一声痛呼

    他拼命转过头去,只看见了荀南河的小半张脸

    南河承认,自己手下确实出过不少人命。夺权的斗争里,没人手是干净的。但她一贯都是制定计划,发号施令的角色。自己亲手挥刀杀人,就算在她曾经颠沛流离的那几年里,也几乎没有过。

    她在从躲避的书架那里出来之前,就知道自己的短板是什么。

    手上力气不够,没有挥刀经验。

    但她也知道必须要做到的是什么。

    以这些私兵如死士般的意志力,她必须要让自己杀死眼前控制住辛翳这人的时候,也让他感受到不能承受的痛楚,他才能松手,辛翳才能挣脱控制,躲开对面两人的攻击。

    她永远都是最焦急的时候最冷静,南河给自己留的思考时间,只有她从隐蔽身影的书架冲出来后到那人背后的这一点点时间

    怎么做她这双没有力气的手要怎么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