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帝师系统 > 第54章 考槃
    两个寺人连忙跪着进来, 伏地称喏。

    辛翳鼻子里塞着细布条堵鼻血, 说话声音也闷闷的:“不都说一切照旧了么!”他说着把空荡荡的小筐掷在地上:“里头的东西怎么不补——”

    两个寺人面面相觑, 颤抖着低头道:“奴不知大君说的是什么东西……”

    辛翳气得想把小筐仍他们头上:“什么东西!肉脯肉干!孤以前来, 哪有一回是空着的!”而且荀南河还不许他多吃, 说是容易磨得后牙不好, 每次都跟奖励似的只让他拿一两块让他咬着玩。

    她以前还总笑他是个无肉不欢的小狼崽子,辛翳那时候还挺幼稚, 老是在她这么说的时候学几声“嗷呜”的狼叫,引得荀南河笑的不行。小时候那么做算是可爱, 大了还这么干就是蠢了,但他竟然还肯这么蠢, 算是明白幽王博美人一笑算是什么意思了。

    那两个寺人连忙俯身道:“是奴几个忘了。这些肉干肉脯, 以前都是荀君自己去庖厨去拿, 不让奴几个过手。荀君往往七八日就亲自去一趟……奴就忘了这件事……”

    辛翳微微一愣:“都是她自己去拿的?”

    寺人:“喏。荀君平日也不吃这些,只是去拿了回来。奴也不知……”不知道是留着给您当零嘴的啊!

    辛翳半天才回过神来, 自己起身把那小筐捡了回来, 好一会儿对着那底下铺着一层白麻的小筐发愣,半晌道:“那她平日里爱吃些什么?”

    寺人:“奴也不知。荀君以往用饭并不挑剔,只是她不爱吃腌熏和干肉。”

    辛翳发愣:原来她自己从来不吃这些啊。

    寺人又道:“荀君爱惜牙齿, 不吃难咬的食物。那奴几个这就再去庖厨拿些来。”

    她确实比较注意牙齿, 他以柳枝沾盐清理牙齿的习惯还是她要求的。只是辛翳认识她之后才掉了尖牙, 长了两颗虎牙, 南河竟然一直自责,自责她没管住他舔牙齿乱吃东西的习惯。

    一想……又想多了。

    外头通报说寐夫人来了, 辛翳赶忙把筐子放回书架上,整个人就跟被人入戏似的猛地往后一躺,装作闲懒自在的瘫在桌案旁边,看那两个寺人要走,连忙道:“等一下——”

    说着他拽掉鼻子里塞得布条,扔给俩人:“扔了扔了——”

    毕竟塞着不好看。

    寺人不肯走:“可是大君要是再流……”

    辛翳不耐烦:“好了好了。以前也不是没流过鼻血,一会儿就好了。都下去!”

    一个个的当奴婢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天在荀南河居所内外照料,倒是学的几分看着他就蹙眉就想管教的样子!

    两个寺人匆匆忙忙往外走,就看到有人领着一个穿暗朱色直裾的女子走了进来,他们抬头看了一眼,猜着是那位寐夫人,正要行礼,只是看见了那张脸——

    两个寺人真是当场如遭雷劈倒抽冷气,惊得傻在走廊上,直勾勾的看着寐夫人。

    南河也没想到辛翳会让她来这儿,她还满心担忧,会不会是自己手贱外加脑子一热,在柱子上划得那一道让他瞧见了,那这就真的是暴露身份没得商量了。而且她所谓白天不在这个世界的说法能忽悠傻白甜重皎,却怕是忽悠不了辛翳。辛翳也知道她的魂魄在北方,万一乱猜以至于猜中了,这事儿就……要完蛋了。

    但南河也没想着自己一进来,就撞见了自己以前住在宫内照料她的两个仆从。

    看他们那瞪大眼睛活像是见了鬼的表情,她都觉得有点头疼。

    她还只能目不斜视的往里走。

    两个寺人两腿发软的目送她进了屋,南河走进去,就看见辛翳就跟以前似的,支着长手长脚一副不学无术无可救药的样子,瘫坐在她桌案旁边。

    ……还是这个德行。

    以前南河是可以直接从他身上跨过去,坐在自己的位置,当他是个大件家具,偶尔投食,看到什么值得跟他讲的事情多逼逼几句,引得他一阵敷衍的“嗯嗯啊啊我懂啦”,就能这么消磨一下午了。

    不过那样的时候,南河也知道他只是身子懒着,脑袋再转,她讲过的事情,他几乎没有忘记的,他总在力挽狂澜后,被她表扬的时候笑出两颗虎牙:“先生当时跟我讲过的。”

    这会儿不行了。

    她还要伏低做小了。

    南河这会儿跪坐在门口低头行礼,束在背中的长发从后背滑落的肩上,她怪不适应的,伸手拎着自个儿的发带把它放到背后,这才道:“……妾、妾向大君问安。”

    辛翳半天没说话。她没抬头,自然没瞧见辛翳倚着桌子憋笑。

    倒也没多好笑。就是看见她特别不适应自个儿的发辫,更不是满口称妾,他觉得南河装这个夫人倒是装的也让她自个儿挺不自在的。他觉得又亲切,又忍不住想笑。

    辛翳抬手揉了揉憋笑到发酸的脸,这才觉得自个儿能绷回去,又道:“嗯,过来。”

    寺人合上门便都退下去了,南河这才直起身子提裙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