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 > 第120章 第十只反派
    周小喵为铲屎官的脸皮所折服, 久久无言。

    沉巫将他抱在怀里, 低声哄道“我之前被封印万年, 乍一被个十几岁的小孩契约召唤出来, 自然是满心里不愿意, 每天想的都是怎么解脱血契怎么获得自由,但是后来我们相处六年我从未提起过,其实早就已经习惯了血契, 也是习惯了你在身边,你怎么舍得说解开就解开了”

    周小喵凉凉道“你不提还不是因为我许诺弱冠便放你自由六年从未提起可上次去钟家你亲自告诉我等着解脱的, 现在还装成情深的样子有意思吗”

    沉巫刚想说什么, 周小喵就挣脱他的怀抱, 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敢说你不是这种想法”

    对视上这双干净清澈的眼睛, 沉巫呐呐半晌, 才小声道“我发誓只是一开始会这么想,后来我就”

    在猫瞳的嘲讽眼神下, 沉巫说不下去了,他知道这血契有利有害, 只要他还存在着两个人就有无法断开的联系, 一直都会有牵扯。但相同的是存在一天两个人的猜忌就会多一天,比如小孩认为自己对他好都是因为想让他遵守承诺

    他软下声音道“好, 你既然认为我们靠血契联系的关系不稳定不好, 那既然现在已经解除了, 我们将以前的事情翻篇过去,重新建立关系好不好我这次发誓自己绝不嘴硬说什么解除的话, 你想怎么封印就怎么封印好不好”

    周小喵呵呵“魔界天尊的尊严歧视他人随意能践踏的”

    沉巫认罪“别人不行你随意,在说你这不叫践踏叫情趣。”

    周小喵“”

    他不想跟铲屎官谈话了。

    沉巫将闹脾气的小孩抱住,连忙求饶“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阿朔阿朔你就原谅我吧,求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周小喵推开他的脸,不让他靠近“所以我解开血契一是承诺兑现,二是因为这是你自己求来的结果,多说无益,你现在立刻放我走”

    “我不。”沉巫耍赖“我自从表白心意就一直将你当成我的道侣,只不过因为闭关没来及说清楚而已,你当初没拒绝我在我心里已经是答应了。”

    周小喵怒道“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我一向无耻,魔道中人从来不要脸。”沉巫真的是什么都不要了,就想要跟怀里的小孩好好的。

    周小喵开始想各种理由拒绝“自古以来就没有正邪结姻的,况且你我还是男人,你唔”

    沉巫将人扑倒在床上好一通纠缠,手指顺着青年的墨发穿过解开他的玉冠,满头墨发顿时铺开,与沉巫垂下的发丝纠缠在一起,就像是如今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身姿一样,密不可分。

    良久,沉巫突然吃痛松开身下人,有些好笑道“怎么能咬人呢,你不知道这样更能激起我想亲你吗”

    周小喵脸色有些发红,散开的墨发衬的他脸庞越发白皙俊美,猫瞳水光潋滟,微微红肿的唇上沾染着少许血迹,正是咬沉巫留下的证据。

    沉巫将他唇上的血迹一一舔舐干净,哑声道“阿朔,成为我的道侣吧我们结同心结也可以,你想要恢复原来的主仆契也可以,我是真心喜欢你想跟你结契。”

    周小喵浑身发软,还是蛮横的瞪人“不要,我不喜欢你”

    “胡说。”沉巫将手划过他的腹肌,落在下方“你都起反应了。”

    “我这是正常反应。”周小喵原本红润的脸庞更加红了。

    沉巫隔着衣服轻轻揉了几下,身下人顿时惊呼,却又转瞬间被他封住唇,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良久,沉巫到底是顾忌小孩面子,第一次没敢真扒开衣服做到底,他抱着人翻了身让小孩躺在自己胸膛上,一下一下的揉着他的后脑。

    “你说自古正邪不联姻那是古人的事情,我打小开辟的先河数不胜数,这点根本不成问题。你要是说两个男人无法结姻,那之前我给你看的话本又是哪里来的自古以来夫夫结姻有很多,修炼年岁越长对于这些本就看的更开,你一个小孩又为何非得守着规矩过呢”

    周小喵说不出话来,只能闷头把脸埋在他胸膛里,不想理会他。

    “阿朔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或者你有什么想法告诉我也好啊,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做到,别再说离开我的话了好不好”沉巫能感受到小孩对自己的感情,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喜欢自己,非要用大道理拒绝自己呢。

    周小喵想了想剧情点的事情,顿时垮下肩膀,他还没完成呢他需要完成剧情中的正道围攻魔界才行到时候还是要跟铲屎官为敌

    谈恋爱中途反目成仇绝对会更加记恨,还不如没有开始,省的中间有一段时间会伤心,而且正谈恋爱自己突然带正道围攻魔界,到时候铲屎官会怎么看自己失望决裂冷漠万一到时候要是哄不好铲屎官了怎么办

    周小喵叹口气,依旧是什么都没说,只埋着脑袋不敢看铲屎官。

    “阿朔你一天不说我便陪你拖一天,我这个人无耻坏心眼,就要将你拘在身边,你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沉巫不逼他,只干脆道“反正只要你不点头答应,你就别想离开宫殿一步。”

    周小喵无言,半晌推开他自己去洗澡“别跟过来。”

    已经起身的沉巫顿住,只能在重新倒回床上,用清水诀解决好自己,乖乖躺好等着小孩回来,好吧,就让小孩自己安静一会,大概刚刚刺激到了,肯定心境不稳。

    周小喵洗了大半天,脑子里一直都在想怎么办才好,被结界困住他根本出不去,让铲屎官放自己离开更是难如登天,事情被困入一个死穴,真是一团糟糕。

    浴室外人影晃动,沉巫有些焦急“阿朔你怎么还没洗好温泉虽好泡多了也伤身,不能久待。”

    周小喵怕他会闯进来,只能应了一声,穿衣服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自己这一世似乎没有在铲屎官面前露过原身对啊,若是自己变成原身隐匿气息,只怕是铲屎官都找不到自己吧

    而且铲屎官自从上次暴露行踪外,魔族人时常会将大事搬来给他处理,到时候铲屎官一定会开放结界,到时候不就是自己可以离开的时机吗周小喵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浴室门被打开,直到看见周小喵出现的时候,沉巫才松了口气,像往常一样拿了手帕包裹住周小喵的头发,跟着他走到床前。

    周小喵盘腿坐好,琢磨了一下现在距离魔族日常汇报还有多久,脑袋里开始回想宫殿里所有的路线和建筑,重点是雪山外还有一个护山大阵,不知道自己到时候在雪地里奔跑,能不能被人发现毕竟这可是他的天然保护色啊。

    沉巫将他的头发擦干后,从后面拥住他“想什么呢”

    周小喵“我不愿意跟你谈你便把我困在这里,我愿意谈了你又不好好谈,你到底想干什么”

    沉巫轻轻吻住他的墨发“你说我想干什么天大地大我所求的不过一个晏朔罢了。”

    周小喵“道侣契约是不可能的,你死心吧。”

    沉巫不紧不慢道“那让我放你离开是不可能的,阿朔你也死心吧。”

    周小喵“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无耻吗我都不喜欢你你把我关在这里做什么就因为我打不过你你就要强制我”

    沉巫身形比周小喵高大,即使坐下来也比周小喵高出一截,他从后面抱住人,另一只手挑起怀里人的下巴,居高临下的亲吻几下,笑眯眯道“我这顶多算是囚禁,若是真的强制早就把你吃了别骂我无耻,魔道中人从来都不在意贞洁二字”

    周小喵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哦,看样子你很有经验是吧”

    沉巫“也不是这个意思”

    周小喵拍掉他的手,转身正面看着他,冷眉冷眼道“那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活了两万年的魔界天尊后宫佳丽多少啊”

    沉巫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忙低声下气道“我是说其他人,我没有我当时在魔界有仇家,不仅要苦修魔气还要躲避追杀,哪有什么时候干这些啊,等到好不容易干掉了仇家就被正道一群老头子合伙封印了,臭不要脸的群攻不说,还说替天行道哪来这么大脸说自己是替天啊,明明就是怕我罢了。”

    周小喵盯着他的眼睛,有些怀疑。

    沉巫连忙指天发誓“我保证我还是清白之身,要是说谎了天打五雷轰”

    周小喵冷笑,抬起的右手真气流转带了点紫色的火花“你一发誓我就觉得手痒”

    “别别别我真的没有”沉巫连忙扑上去,但是被周小喵毫不留情的踹下床。

    周小喵怒“滚出去”

    沉巫只能灰头土脸的出了宫殿,等到身后门关上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开始砸门“阿朔,阿朔你是不是吃醋了阿朔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

    门内人安静一会,气沉丹田的送给他一个字“滚”

    沉巫“好的。”

    小孩害羞了

    沉巫美滋滋的在门口站了会,看了看时辰临近下午,正好去捉几条鱼给小孩烤着吃。

    宫殿里,周小喵气闷的将剧情看了个遍,确定铲屎官的确是没有说谎后这才勉强压下怒火。不然要是敢背着自己有了别的人,他就把他阉掉

    久未露面的系统轻咳两声。

    系统周小喵

    周小喵恩干嘛

    系统现在已经很少在自己完成任务的时候出现了。

    系统你常吃的霜雪鱼池下是暗道。

    周小喵

    周小喵

    系统懂了我就不说什么了,加油完成任务。

    周小喵

    他发现自己只要跟铲屎官作对,系统都会显得非常踊跃

    不过好歹是有用的消息,周小喵默默记下,准备等铲屎官不注意的时候赶紧离开。

    回去就立刻召集正道围攻魔界,先完成了剧情点再说,省的到时候自己又被捉住浪费了时间要不是自己之前半年都在养伤,也不至于这样,这次绝对不能拖沓。

    他起身离开殿内,去池边转了一圈,正盯着水深处寻找系统说的暗道,身后有人突然捂住他的眼睛,一股烤鱼的香味瞬间充斥鼻尖,他忍不住闻了闻,好香

    原本还想说猜猜我是谁的沉巫顿时笑出声,松开他的眼睛,将烤的微微泛黄穿在铁棍上的烤鱼放到他的面前“是不是馋了给,快吃吧。”

    周小喵看他一眼,默默接过,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池内,透明清澈的池水微微升腾起淡薄的冷气,里面雪白色的雪霜鱼甩着尾巴游过,姿态悠闲。

    沉巫没有在意,牵着他坐在池边,翻了翻剩下的烤鱼,小孩以前也喜欢蹲在池子上看,虽然用剑划拉几下但一般都等着他来捉,也就万年雪水养成霜雪鱼能够承受住他剑意的寒冽,不然早就被冻死十七八回了。

    而后几天,周小喵一直喜欢站在池边发呆,有时候会用剑拨几下水纹,查看水底下有没有什么东西,这个时候脑海中的系统就会特别积极的冒出头帮他指认。

    日后,周小喵总算是摸清了大概位置又等到了有人来汇报事务,沉巫很是小心,守着他开了结界又再次关闭,等到处理事务时,周小喵以不想跟魔界人见面拒绝自己留在殿内,才算是甩到了铲屎官。

    打开门,小黑蛇的尾巴垂下,从房梁上垂下脑袋默默的看着周小喵。

    周小喵眼神一冷,小黑蛇顿时警惕的竖起脑袋,顺着房梁再次攀爬上去,完全不敢跟这个打不得骂不得身为天尊宝贝,还抓的一把手好蛇的人打交道。

    周小喵冷哼一声,砰的关上房门再次回去,好吧,就知道铲屎官不放心,竟然让一条蛇来看着自己

    他在指尖凝聚了少许水珠,里面滴上一滴血算是混合了自己的气息,用真气包裹着任由它漂浮在房间里,而自己变成小白团子隐匿气息,从窗户悄悄逃走直奔水池。

    宫殿里一如既往地安静,小白团子也忍不住放轻肉垫,悄无声息的奔跑,他怕自己一团白团子在墨玉宫殿内太扎眼,几乎跑出了一条残影,最后总算是安全的跳进水里。

    他一向不喜欢水,所以在入水的瞬间撑起透明的结界护住自己,划拉着肉垫慢慢的往暗道口游去。

    宫殿门外,小黑蛇还挂在房梁上优哉游哉的爬来爬去,偶尔抬起头警惕的感受一下房间里的气息没有消失,便继续攀爬。

    而这时候,周小喵已经在结界的保护下成功的进入暗道内顺着池水一起飘向不知名的远方,直到现在周小喵才想起来自己着急走,似乎忘记问系统出口在哪里了

    池水越走越深越走越寒冷,遇见亮光瞬间水像是遇见了大瀑布一样,哗啦啦的作响,将结界里的周小喵整个抛起来又像是滑着滑梯一样滴溜溜的冲下去,直到落在平缓的水平面上,周小喵的暗道半日游才算是结束。

    几分钟后,岸上出现了一个摊平的小白团子,他摊开短短的四肢露出粉嫩嫩的小肉垫,白色的皮毛蓬松柔软,要不是尾巴还来摇来摇去,就好像被冲上来的雪块。

    周小喵系统解释一下这暗道是怎么回事按照铲屎官的性格不可能会留下这样的纰漏啊。

    系统沉巫当初无意间寻得墨玉矿后,便找人修建宫殿,但是正魔两道鲜少有人能得到他的满意,他便将当时凡间所有手艺最好的人捉来给自己修建,当时将画的图改了七八遍才算是满意开始开工。

    系统你也知道古人有一个毛病,大概类似挖墓最后会让人家一起陪葬就为了封口一样,所以挖墓的人为了生存都会给自己留下一个不起眼的生路,所以当被一个大魔头抓来修建宫殿,他们就动了这心思,哪料到沉巫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心上,结界一设立谁都进不来,最后将他们都送走了,哦对,还给了灵石。

    周小喵可这样铲屎官不是会有危险吗

    系统这倒不会,沉巫做事小心,整个雪山都有结界,你能出来是因为我帮你了好不啦

    周小喵原来是这样。

    小白团子勉强抬起脑袋看了看周围环境,右边是雪山连绵左边是青山高水,就连瀑布都一分为二,一边是哗啦啦作响的大瀑布,一边便是自己刚刚坐着滑下来的巨型滑梯被冻住的半边瀑布。

    这等情景真的是让人惊叹,但是周小喵没有多少时间欣赏,他撑起结界遮挡住所有自己,飞速变身换好衣服后,便火速御剑离开,奔往玄天派。

    也不知道自己当初被众目睽睽劫走,师父和师兄弟们是什么心情

    此时,玄天派门内依旧是愁云惨淡,气氛低迷,自从清风尊者被劫走后,大家怕大魔头对清风尊者做什么,清风尊者会不会遭遇了不测,又或者被魔头关在牢里虐待只要一想大家便坐不住的想要拔剑冲到魔界,让他交出清风尊者。

    可是他们偏偏不知道对方叫什么,来自哪里,只知道他浑身魔气定是修炼魔道之人,所以去找魔界要人准没错一帮师兄弟喊得热火朝天,其实心里都知道自己打不过魔头,便将目光放在了长老与掌门身上。

    掌门等人还在发帖子召集天下所有正道人士,希望助一臂之力救出清风尊者,但是宗门之间大多因为利益多有不合,再加上事不关己袖手旁观的观念,根本不会出现一呼百应的情况。

    没有人愿意触霉头,跑在前面当挡枪的,而且越是位高权重者越是怕死,好不容易修炼这么久,要是一招身死连地方哭都没有

    重点是,若是玄天派折损了一个清风,跑去救人再搭上整个护山长老和掌门,到时候玄天派还不是任人宰割,好歹是万年的门派,多说也有些底蕴

    人就是这样,雪中送炭的少有,但背后插刀的反倒是出奇的一致,玄天派请来请去竟然没有人来,全都是看好戏讽刺居多,掌门对于此等情况也是无法,只能召集门下人,询问他们是否愿意救出清风尊者,若是不愿意可自行下山,若是愿意便留下来,以后生死由天定。

    “玄天问道,誓死追随”

    整齐划一的声音充斥着热血,玄天派向来团结,这次自然是也不例外。

    师兄弟们没有人愿意打退堂鼓,掌门不会放弃一个弟子的思想反而格外引人尊重,因为下次自己若是也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有人想着救他们,他们也会努力活着的

    掌门也忍不住有些盈眶“好样的,那我们”

    他话还没说完,熟悉的黑云瞬间席卷天幕,黑压压的将整个玄天派遮住,虚空被人徒手撕开一角,身着黑袍的男人走出来,手里握着黑漆漆的鞭子,盯着下方的玄天派众人,眼里的魔气已经充斥了整个瞳孔。

    他一字一句道“晏、朔、在、哪”

    声音阴沉危险,声线绷紧显然已经憋到极限

    远处疾奔而来的周小喵瞬间刹车险些将自己甩出去,忍不住暗自咬牙,铲屎官已过渡劫早就成神,能够虚空跨越,比自己御剑不知道快了多久,竟然比自己还要先到

    他撕下衣袍一角,匆匆写下几个字飞过去,然后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走,剑身发出一声嗡嗡的声鸣,瞬间窜了出去,周小喵隐匿气息,老远后下了飞剑改成平地赶路。

    玄天派上,沉巫大怒后已然入魔,手里的长鞭扬起脸上全是肃然的杀气,一群碍事的人阿朔不是说正邪不两立吗那自己便灭了正道,让着世界全都是魔界统治,看他还能逃到哪里去,还能有什么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