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放先是用自己的手机打了一遍,那头还是处于忙线状态。他皱了眉头, 随后用助理的手机又打了一次。这次电话立刻就接通了。秦放后知后觉, 才想明白沈曼这是把自己给全线拉黑了。好你个沈曼!听到那头有人说话,秦放气急反笑:“你把我拉黑了?”沈曼那边沉默片刻,随后礼貌询问了句:“不好意思, 你哪位?”“” 秦放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他不说话, 沈曼就挂了电话, 完全没有半点犹豫。曾经那个被养在家里小心翼翼讨好自己的小妻子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个让他不想再有任何接触的女人。秦放是真的不想再给沈曼打电话,可是有些事情又非说不可。他平复了下心情, 又给打了过去。等到电话接通后, 不等沈曼讲话, 秦放就先开了口:“我是秦放。”那头的人“嗯”了声,不咸不淡来了句:“秦先生找我有事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秦放总觉得自己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一点不耐烦。秦放心里默念不跟女人计较,简明扼要说了自己打电话过来的目的:“你不应该去参加什么选秀,现在就退赛吧。”沈曼听到这话就笑了:“秦总能给我一个我必须退赛的理由吗?”秦放原本不想把话说的太明白, 免得伤人。可是沈曼现在的态度, 他也不想再多顾忌什么了。“你以为现在的选秀都是什么,还不是拿着噱头在炒作。要是被人知道你是我前妻,还模仿阮阮,你说别人会怎么想你。”明明是自私自利怕影响他自己,还摆出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的姿态”, 电话这头的沈曼忍不住就翻了个白眼。“秦先生你对我好像有点偏见,我是凭自己本事来参加比赛的,可不是凭故事。再者,我们两个已经离婚了,不管我以后是出道还是怎样跟您都没有半点关系。”每次听到秦放提阮阮,沈曼就为原主不值,“对了,麻烦你以后记清楚,我姓沈不姓阮。”“你是铁了心不退赛是吗?”“不啊,其实要我退赛也不是不可以。”沈曼话锋一转,说了自己的条件,“其实说实话,比起唱歌我更喜欢演戏。要是秦先生愿意给我投资一两个亿拍个戏,我保证立刻就退赛。”秦放被堵的不轻,刚要拒绝沈曼就已经笑着表明了态度:“你看,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也没吃你家大米。所以秦放啊,你真的没有任何资格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这是沈曼第一次叫秦放的名字,没什么爱意也没什么愤怒,就放佛他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事实上,在沈曼看来,秦放连个陌生人都不如。至少陌生人不会找什么替身,陌生人不会欺骗别人感情,陌生人不会让一个姑娘放弃生的念头。秦放听到沈曼叫自己的名字,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有点异样。他还来不及思考这是为什么,沈曼想到什么又补充了句:“我是不会退赛的,我也劝秦先生别想着动什么手脚。你要知道我不仅会唱歌也很擅长讲故事,咱们还是好聚好散互不打扰比较好。”沈曼说完就挂了电话,留下秦放一个人在生闷气——她最后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在她心里,自己会是那么卑鄙的一个人?秦放越想越觉得意难平。他把手机丢给助理,忽然问了句:“你知道怎么才能让一个选手从比赛里面淘汰吗?”“或许可以把除了那个选手以外的其他选手票数砸上去,秦总需要我去安排吗?”“不用。”秦放没来由的觉得烦躁,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而已,怎么连带助理都那么想他。他烦躁地扯开领带,什么话也不想说自打第一期节目播出后,沈曼的人气可谓是水涨船高。单人主题曲影像录制结束后,节目组把挑选C位的权利给了选手。每个人手里都有一票,大家可以投给自己心目中的C位人选——当然,可以投给别人,也可以投给自己。沈曼认同苏晓雅的舞蹈实力,提笔就在纸上写下了苏晓雅的名字。等到结果统计出来后,Linda拿着C位人选名单进了练习室:“你们觉得,我们的首C会是谁?”被提名的有很多,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觉得沈曼会当选。Linda笑着倾听选手们的分析,忽然扭头去问沈曼:“曼曼,你觉得谁会是首C?”沈曼站起身,视线落在苏晓雅身上:“我投了晓雅,她的舞蹈实力很棒。”苏晓雅立刻就笑:“天啦,虽然我肯定不是C位,但是谢谢我曼爱好。”苏晓雅性格软萌,说话的时候自带喜感,每次她一说话,大家总忍不住就想笑。Linda也在跟着笑,没有再卖关子,直接公布了人选:“恭喜沈曼,当选我们的主题曲C位练习生!”掌声响起,大家对于这个结果并不列外。沈曼站起身同Linda道了谢,转身对着台下的其他99个选手深深鞠了一躬。有人鼓掌也有人艳羡。不少人都把沈曼当成了目标,暗自给自己打气——努力努力再努力,希望能有超过沈曼的那一天。眼看选手们都燃起了斗志, Linda紧接着就宣布了第三期的任务——导师们根据选手的表现划分了出来十个小组,每个A班成员带领一个队伍,抽选曲目进行第一次分组对抗。这将会是成员们第一次在观众面前进行公演,也会迎来首轮观众投票。一想到可以上台表演,大家的兴致明显高昂了起来。队友出来抽取完表演曲目后,大家各自回去准备。沈曼这一组抽到的是Linda所在团体的成名曲《再见》。这首歌的主题是讲述女孩甩掉渣男勇敢做自己心态转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