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风呼啸而过, 绿化带里数目枝丫都被吹翻了过去。

    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落下来, 不停拍打在窗玻璃上叮当作响。

    下雨天,睡觉天。

    沈曼睁开眼,听着外面雨声阵阵又闭目准备睡个回笼觉。只是还不等她再睡过去,脑子里面过了一遍刚才的画面瞬间警铃大作。

    沈曼从床上爬了起来, 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环境。

    宽敞的卧室足有一百多平, 从装修到摆件看着就是价值不菲。房子主人应该很爱整洁,所以连带装修也是简欧式。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具, 房间里面几乎没有太多装饰品。

    外面疾风骤雨, 问内温度却很适宜。

    沈曼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昨日的经历, 画面定格在自己坐在陆修的车上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沈曼使用这具身体之后没有喝过太多酒, 哪里知道这具身体居然连醉酒反应都来得这么慢。

    一想到自己追着陆修问对方是不是喜欢自己, 沈曼就想怕死那个矫情的自己。

    换做是现在, 沈曼当然记得陆修已经表过白。可是脑子不清楚的时候连记忆都是混乱的。

    在陆修说来接她的那一刻,沈曼就已经决定跟他试一下。恋爱这种东西不考虑天长地久其实还挺美好的, 特别是那个人还是陆修。

    喜欢这种东西其实很难说清楚,就比如沈曼觉得自己不会陷入爱情。但是遇到陆修之后, 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居然慢慢活了过来。感情这东西来的猝不及防,就像干涸已久的沙漠植被,偶然得了一片绿洲, 瞬间生根发芽并且枝繁叶茂。

    人都是感性动物, 陆修明里暗里为自己做了那么多, 沈曼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本来想着用尽量平和的姿态去经营这份感情,哪里想到自己居然会醉的迷迷糊糊。

    沈曼再次环视房间, 新到呢这应该是陆修的家。

    她把衣服整理好,又把睡毛的头发松松垮垮挽了起来,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曼曼你醒啦!"陆修身上系着围裙,从厨房忙活到餐厅,竟然是在准备早餐。

    沈曼还是第一次知道陆修会做饭,不觉有点新奇。她倚着墙壁看着陆修,总觉得自己有一种发现新大陆的感觉。

    陆修被沈曼这么一看,下意识就给沈曼展示了自己的侧颜——

    很多人都说他侧脸完美,单凭颜值也能迷倒一片姑娘。

    陆修不需要迷倒一片,只要能迷倒眼前这个他就谢天谢地了。

    见沈曼还在盯着自己看,陆修感觉心里有压力,耳朵尖都红了:"曼曼你快去洗漱,马上开饭。"

    沈曼点头,不置可否。她转身回了房间,等到再出来整个人都清爽了多。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沈曼虽然知道陆修是在准备早餐,但是当看到餐桌上的食物时还是感觉到惊奇。

    披萨、肠粉、鸡肉卷,豆浆油条小笼包,面包牛奶加芝士

    从西洋餐点到华国早茶,从甜系到咸系各种口味,陆家的早餐上基本全有,简直可以说是世界早餐大荟萃了。

    沈曼指着这一桌子早点问道陆修:"这些都是你亲手做的?"

    陆修给了沈曼一个wink,看着是个高手的样子。他指着那桌子早餐,脸上带着酒窝:"实不相瞒,这一桌子早餐都是我亲手摆盘的。"

    陆修早早起床想着亲手给沈曼制□□心早餐。只是在煎糊第五个鸡蛋之后陆修还是决定从外面叫早餐。

    因为不清楚沈曼对早餐的要求,陆修干脆一样来了一份。

    这些早餐确实是陆修亲自装盘,四舍五入说是给沈曼亲手准备的也不足为国过吧。

    沈曼听了陆修关于"亲手"的解释,忍不住就笑弯了眼:"谢谢啊。"

    只是考虑到他们才两个人,这些是一定吃不完的,沈曼不由又补充了一句:"以后我们两个在家的话,只要准备两人份的早餐就好,不然太浪费了。"

    对于陆修来说,沈曼说什么都是对的。

    听完沈曼的话之后,陆修下意识就点头说浪费可耻,然而下一秒他反应过来什么,漂亮的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

    就在刚刚,沈曼说我们两个在家

    我们两个

    陆修本来想着,或许曼曼说这话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可是因为心里狂喜,陆修根本忍不住就去跟沈曼试探着提了一句:"曼曼,你刚才说以后我们两个"

    眼见沈曼的视线转向自己,陆修忙不迭噤了声,刚想着换个话题避免尴尬,就听沈曼在那边很自然说道:"是我们两个啊,女朋友到男朋友家蹭饭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说的也是"

    等下!

    陆修难以置信抬头,指指沈曼又指指自己,整个手都在微微颤抖:"曼曼,你刚才说女朋友还有男朋友,指的是我们两个吗?"

    "不然呢?"沈曼板着一张脸,见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