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修原本还因为没跟沈曼一队觉得可惜。

    可是因为不在一队能到了对视的机会, 想想就让人开心啊。

    队友都让他稳住, 还有热心教他怎么利用自己外貌优势施展魅力的。陆修只是听听, 并没有往心里去。

    眼看陆修即将上场, 秦安柏一手抓住他的手腕,目光灼灼:“希望你有点竞技精神,不要故意放水好吗?”

    两人隔得极近, 秦安柏说话声音又不大, 外人看起来仿佛就是在咬耳朵一般。

    陆修反握住秦安柏的手腕, 将他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面扯了下来:“放心,我会努力的。”

    陆修这个样子就是完全不当一回事儿,秦安柏的目光就没离开过他。

    沈曼跟陆修面对面坐着,互相看着对方憋大招。

    作为一个优秀演员, 沈曼清楚地知道自己那个角度最上镜, 也知道自己什么表情最迷人。

    前面游戏都有肢体碰撞, 沈曼为了方便把头发全部扎了起来。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陆修, 想到什么忽然去扯了发带——

    如丝般的秀发瞬间倾落下来,带着健康柔润的光泽。陆修从来不觉得自己对于长发有什么特殊感觉, 可是在这一刻, 陆修忽然觉得长头发是如此的漂亮。

    要不是理智还在, 他真的很想去揉一把看看是什么手感。

    沈曼散下头发之后,路修的心率从65升到了80, 而她自己的也因为肢体活动升到了70。

    现在这个心率差距看起来并不是很明显, 所以只能等等看之后还有没有其他变化了。

    陆修的队友一直在旁边提醒他稳住,还给他洗脑不行就当对面坐着就是秦安柏这种冷脸的男孩子。

    不知道是哪句话起了作用, 陆修的心率还真就往下掉了一点。

    貌似现在看来,沈曼跟陆修两个人都是蛮稳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沈曼干脆把陆修的垫子往自己这边扯了扯,然后凑上去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据说两人相视坚持49秒以上就会产生不一样的化学反应。

    陆修看着沈曼,开始还是老蹭坐定的心态。他一直催眠自己对面坐的是秦安柏,居然还有一点用。

    可是现在离得近了,沈曼的气息将他萦绕,不管陆修再怎么努力眼前的人都是沈曼。

    她的眸子里面盛着水,带着光,像是黑暗里的一丝亮光,轻易可以照进人的心里。

    不用别人说,陆修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砰砰在跳动了。其实到这个时候,陆修还是可以控制心跳频率的。

    只是当他瞥到沈曼那边不断上升的数字时,心率就跟思绪一起宛如脱缰的野马一样踏上了狂奔的道路——

    为什么沈曼的心率会上升 ?

    或许,是因为对面坐的是自己吗?

    最后的决赛在陆修不受控制的心率之下落下了帷幕,沈曼队伍最终获胜。

    陆修被队友“围攻”,大家甚至怀疑他从一开始就是隔壁派到他们队伍里的卧底。接下来的环节就没有陆修什么事情了,他被安排下了台,继续去做自己的场下观众了。

    一个综艺节目播出的时候不会超过九十分钟,但是真录制的时候其实需要很多时间。

    像是沈曼是上午到的,直到晚上九点这期节目才算录制结束。

    这是《星光熠熠》最后一期节目了,好歹现在也算有过合作,莫凡大方跟嘉宾说自己请客。

    除了有事要早走的成员外,不管是“梦想少女”还是“NK7”大半成员都留了下来。

    电视台下面不远处就有一家很有名的餐厅,莫凡打算带着大家下去搓一顿儿。

    人家组合聚餐,陆修自然没有跟上去的道理。

    “六哥,曼曼让你先回去,因为聚餐还不知道要到几点呢。”来的路上本来说好坐陆修的车回去,但是现在临时有约,沈曼不想耽误陆修时间,所以才让助理过来跑这么一趟。

    “不用管我了,你去找曼曼就好。”陆修跟毛毛笑笑,没说不等也没说等,毛毛下意识就以为这是说好了。

    她跟陆修道了再见,摆摆手就往回餐厅那边走去。

    陆修也没吃饭,随便找了家餐厅就走了进去。

    来参加聚餐的一共十几个人,开始是分了三桌坐。但是大家后面聊的开心,最后又合并成了一桌。

    “今天真的是辛苦大家了,来来来,我敬大家一个。”莫凡这个让人看着好像没什么正形,但是能在主持界一做就是这么多年,场面话自然还是很会说的。

    年轻的艺人们对莫凡很尊敬,虽然单看年龄莫凡好像比大家大不了多少。但是在这个圈子里,资历就是地位,人脉就是资源。

    大家不想得罪莫凡,莫凡也想跟他们搞好关系。

    都是新人还年轻,谁知道以后哪天忽然就还能出头呢。

    沈曼不爱喝酒,但是今天大家都在兴头上,她也就跟着意思意思抿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