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卡宴停在街口, 跟朴实的渔村环境格格不入。

    偶尔有几个人路过会多看一眼, 好奇这是谁家的客人。

    秦放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才会连夜过来找沈曼。拿到沈曼的行程并不难, 秦放本想让助理跑一趟,可是想到沈曼的态度,他还是决定亲自来一趟。

    沈曼的家乡位置确实偏僻, 一路颠簸下来秦放越发觉得烦闷。他让助理给沈曼打了电话, 希望她能出来见自己, 不然就只能他亲自登门了。

    沈曼以为她跟秦放已经说的够明白了,没想到他还不死心,居然真的追来了。

    已经是个不相干的人了,沈曼不想让爸妈知道这个人的存在。沈曼原本想着凭什么你来了我就要去见, 可是转念一想不跟前夫说明白, 这人永远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

    大马路上人来人往, 沈曼自然是不会出去让人误会。她从房间出来, 把大周拉到了一边把秦放过来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大周满脸诧异,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卧槽不是吧, 这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不怪大周对秦放没好感。

    当初他刚带沈曼的时候, 秦放出来拐了人家妹子去结婚。结果一年不到就就说人家是替身, 转头把人搞进了医院。

    直到现在沈曼手腕上还有两道浅浅的疤痕,所以沈曼手腕上面永远有饰品遮挡。

    沈曼刚说要回归的时候, 别说公司上层, 连大周都不看好她。之所以给她一个机会,多少也是觉得她有点可怜。

    机会只有一个, 沈曼真的把握住了。

    从一个不知名的女团成员直到最后的C位出道,大周在沈曼身上看到了红的希望。

    有能力又敢拼,现在的沈曼不知道多让人省心。

    好不容易看着沈曼一切都要好起来了,可是那个渣前夫又出来作妖,大周怎么能不气。

    “要我说不见,他什么意思啊,不知道你现在的知名度有多高吗?万一被人拍到了怎么办?”沈曼回家不是秘密,这几天来了不少记者蹲拍。村民好心,把人都客客气气请了出去拍海鲜,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冲突。

    要说沈曼的体质还挺幸运,基本从来没被拍到过黑料。可是之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沈曼离过婚的事情就像个□□,要是真让别人知道了,那就是爆炸式的惨案啊。

    “你小点声。”沈曼对着大周摇摇头,可不希望被自己的爸妈听到。

    “你带他去后山吧,有些话可能需要我摊开来跟他好好说一下。”

    “也行。”大周点头就走了出去,刚到门口忽然反应了过来——

    不对啊,自己不是沈曼的经纪人吗,怎么每次都是她在发号施令,好像身份倒过来一样。

    当务之急是解决秦放的事情,大周把这个微妙的心情暂时放到了一边。

    秦放没有想到,自己千里迢迢过来,跑来接他的不是沈曼而是她的经纪人。

    下午三四点,大家嫌热都在家里不出来,就连村口看门的黄狗也卧在树下吐着舌头打瞌睡,完全没有半点精神。

    天热燥热,蝉鸣阵阵。

    秦放在车里坐了这么久,见到出来的是大周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大周也热也烦躁,只是秦放的社会地位在那里,他也不想得罪他得罪的太狠。

    “秦总,”大周敲了敲车窗,对着里面的人笑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过来吧。”

    秦放本来想问沈曼呢,闻言自然明白大周的意思。还没红就避嫌到这种程度,真不知道沈曼这是自信还是自负。

    来都来了,总不能就这么回去。

    秦放刚一下车,助理赶紧下车打伞跟了上去。

    大周入乡随俗,身上穿着村民同款大背心跟花裤衩,哪里还有刚来时的精英模样。

    反观他身后西装革履的秦放,即便是这么热的天从衣着到头发都是一丝不苟的感觉。

    天实在是太热,走两步都觉得有汗流下来。

    秦放看着走在前面毫不讲究的大周,眼里闪过一丝鄙夷。这就是沈曼选择的经纪人,不管是从哪里跟自己都没有可比性。也不知道沈曼脑子是不是抽了,才会放着自己不讨好,跑去参加什么选秀。

    烈日下暴走,好不容易到了后山,秦放已经是热到不行。

    面前是大片田野,里面种着各式各样的庄稼。路边田梗开满了不知名的黄色小花,再往前是流淌的溪流。

    从小生活在城市的秦放这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可他无心欣赏。

    午后下田的人基本没有,不远处有几只出来觅食的大鹅。

    “沈曼人呢?”

    大周看了眼时间让他再等五分钟:“防晒这种东西半个小时之后才起作用,你也知道曼曼是艺人,皮肤管理很重要。”

    秦放气急反笑:“你知道我一分钟值多少钱吗?”

    大周好声好气:“秦总日理万机,分分秒秒都是钱。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