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曼没想到秦放会再打电话给她, 更没想到对方张嘴就提了这么一个要求。

    或许是久居上位, 秦放说话不自觉的就带一点命令口吻。两人从前还有关系时, 秦放也是处于一种绝对主导地位, 所以并没有觉得自己这种态度有什么不对。

    可是沈曼早就不是从前那个沈曼,她听完秦放这句话就就笑了:“秦先生,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在跟我讲话?” 

    不是老公也不是老板, 上来还是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 沈曼觉得有必要帮这么前夫重新认识下自己。

    秦放被噎了一句, 倒也没觉得多意外。自打签署离婚协议后,温柔内向的沈曼就一去不复返。

    也不知道是离婚之后受了刺激,还是撕去伪装彻底放飞了自己。

    秦放不想跟她争论这些在他看来没有意义的事情,他放柔了声音, 难得好声好气跟沈曼说:“爷爷还不知道咱们离了婚, 你也知道他很喜欢你”

    秦放跟沈曼领证后, 整个秦家都是震惊的。

    乡镇出来的小姑娘, 没学历没背景也没什么助力,可以说是除了一张脸, 沈曼什么都没有。

    很多人都以为真爱无敌, 可是抵挡任何问题。

    曾经的原主也是这样认为的, 天真的以为只要她跟秦放是相爱的,那么以后碰到什么都不是问题。

    只是那个沈曼还是太年轻, 不知道之所以有“门当户对”这个成语在, 就说明它本身就是有道理的。

    两个人的家庭背景、成长环境完全不同,看待问题的事情也不同。矛盾处处都在, 像是原主这种小姑娘,根本招架不住。

    别说秦放不喜欢她,就连整个秦家人都瞧不起她。

    秦家人不知道秦放都没碰过她,打从一开始就认定了她是以色事人。

    长久不了,这是秦家人对于两人关系的态度。

    果不其然,结婚不到一年,秦放就真的提了离婚。

    要说原主在秦家,唯一一个对她的好的恐怕也就只有秦放的爷爷了。老人家在商场打拼一辈子,见过了勾心斗角,对于原主这种心思都写在脸上的小姑娘,秦放爷爷居然意外的喜欢。

    原主性格有点内敛有点闷,或许偶尔有点小虚荣,但是为人也是踏实本分。她不争不抢,安静站在那里看着就让人省心。加上她受父母影响,对于秦放爷爷是真的很孝顺。

    别人跟老爷子相处的时候都想着怎么才能捞点好处,原主不是,她就是耐心听老爷子讲话,手脚麻利跟老爷子奉茶。

    被人给老爷子的东西或许很贵重,但是对于老人来说陪伴这颗真心值千金。

    虽然已经七十岁了,但是老爷子说话依旧很有分量。

    所以哪怕是秦放,也不敢轻易惹他生气。

    前两天秦放回老宅,秦老爷子还问他孙媳妇儿怎么这么久了没过来。秦放想说自己已经跟沈曼离婚了,但是对上老爷子清明的眼,话到嘴边秦放又给憋了回去。

    爷爷年纪已经大了,没必要让他因为这些事情再多费心不是吗?

    秦放这么想着,就对秦老爷子打了包票:“曼曼最近有点事情,生日宴会上我会带她过来的。”

    秦放话音刚落就对上老爷子审视的眼,他心里不免有些乱,站起身来就说要会公司处理事情。

    他刚转过身,秦老爷子忽然来了一句:“曼曼是个好姑娘,对她好一点。”

    秦放含糊应了声:“我会的爷爷。”

    话都给放出去了,即便再不想联系沈曼,秦放还是打了电话过来:“你去露个脸就可以,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

    沈曼坐在秋千晃啊晃,看着远处的海面总觉得没准秦放脑子里面也有海洋。

    “秦先生,如果我没想错你现在实在对我发出请求而不是提什么要求对吗?”

    秦放尽量控制了自己的不悦,轻轻嗯了一声。

    “那我就觉得更有意思了,请人家办事情不是应该客客气气的吗?哪有上来就跟秦总那样说话一点不客气的。”天台下的沈妈端着葡萄招呼沈曼下来吃,沈曼对她点点头示意自己立刻就下去,“如果秦总你是姿态真诚当面过来求我过去,或许我会考虑一下,可是现在啊,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秦放那边有些无力,总觉得现在的沈曼像个刺猬让人无处下手:“沈曼,别闹。”

    沈曼听了这话只想冷笑,二话不说就挂了电话。这位总裁还真是照着他的人设剧本走,一点惊喜都没有。 

    今天使沈爸出海打渔的日子,大周对于这个很好奇,一大早就跟着沈爸出了海。

    家里只有沈妈跟沈曼在,沈妈洗了葡萄给沈曼吃,看着自己姑娘温顺的眉眼,最后还是忍不住同她开了:“曼曼,妈妈想跟你聊聊可以吗?” 

    沈曼刚回老家的时候,沈妈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沈曼知道她有话想说,也没觉得多意外:“妈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就可以的。”

    沈妈原本还在纠结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