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曼参加过大大小小活动无数, 被一群平均年龄五十岁以上的叔叔阿姨们锣鼓喧天、夹道欢迎还是第一次。 

    都是乡里乡亲, 沈曼自然知道他们也是好心, 于是一路点头带笑被大家簇拥回了家。

    大家原本只知道沈曼在外工作, 并不知道她是做的什么工作。后来等到在网上看到沈曼的名字,加上记者来采访,大家才突然发现镇上出了一个大明星。 

    因为“梦想少女”节目组的到来, 沈曼的家乡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过来旅行的背包客越来越多, 咨询开发旅游产业的企业也来越多。据说上面现在在开会, 没准哪天政策下来整个区的经济都能带动起来。 

    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变化,都是因为有沈曼。那个小时候不太爱说话,大了又早早出门工作的姑娘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子就高大起来。

    得知沈曼要回家,大家七嘴八舌商量了欢迎仪式——这是他们小镇的骄傲, 自然是要好好接待了。

    沈曼其实不太习惯这种热络, 只是毕竟是在原主家乡, 沈曼还是很给面子的配合大家拍照留念。

    比赛结束后, 沈曼没有休息就连夜奔波回了家,要说不累那是不可能的。沈妈看出了沈曼脸上的倦意, 比起刚从家里出去的时候, 现在的沈曼看着没有了婴儿肥, 显得更瘦了一些。

    做家长的没有不心疼孩子的,沈妈几次欲言又止。好在街坊邻里也都知趣, 聊了一会儿就让沈曼赶紧休息。

    沈爸忙着去给大周安排房间, 沈曼则是顺从跟在沈妈身后去了“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之后,满目都是粉色。

    “喜欢吗?前段时间家里装修, 我让你爸给你把房间重新规整了一下。我看网上小姑娘都喜欢什么粉红少女心,觉得你应该也喜欢。”沈妈两手搭在沈曼肩膀上,满心欢喜等她的回答。

    沈曼的长相随了沈妈三分,看着有些神似。沈妈长相柔美,连说话都是温柔恬静的。

    沈曼其实更喜欢简约风,粉色少女心不是她的菜。可是对上沈妈满心期待的眼,沈曼没怎么犹豫就嗯了一声 :“我很喜欢,谢谢妈妈。” 

    沈妈拍拍沈曼肩膀,欲言又止:“你先去睡,有什么事情等你休息好了起来再说。”

    看得出来沈妈是真的有话想对她说,只是沈妈现在不开口,沈曼也没追着问。事实上她也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心态,好好想想用什么情感来面对原主的爸妈。

    颠簸了一天,沈曼躺在床上,原本还想理顺一下思路,结果沾了枕头倒头就睡。

    等到沈曼再次睁开眼,莫名分不清现在是早上还是晚上。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天空上红色的云霞。午睡要是久了,再醒就会有一种茫然感觉,沈曼不止一次遇到。

    她坐在床上看着天空,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确定现在是傍晚。

    外面隐约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声音,听着人就不少。沈曼下床洗了脸,换了衣服出了房间。

    沈曼的家是带院的两层建筑,周围的墙上爬满蔷薇,一直绵延到了房顶。过道里面摆了不少多肉,叶厚色美,看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整个小院里面种了不少花卉,天台上面还架了秋千。风吹进小院,花朵枝桠跟着摇曳,像是童话里的世界。

    院子里面摆了十几张桌子,不少人都早早入了座。沈曼得冠军是喜事儿,就像别人家的孩子拿状元,流水席什么的自然是不能少的。

    都是乡里乡亲的,大家没有干等着,大家基本都是自我服务,还有人自己带了菜来。

    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沈曼的家乡位于一座海岛之上,三面环海,想吃什么海鲜都是现成的。

    鱼虾蟹螺,但凡是这个季节有的海鲜都出现在了桌子上面。

    沈妈喜欢用葱蒜爆锅,食材一锅油香味儿就出来了。就连沈曼这种对于吃没什么特别渴求的人,闻着也觉食指大动。

    大周早早入了席,正跟乡亲们喝着酒说着话,看着是处的不错。

    “小伙子,你说你是干啥的?”

    大周拿了一只虾开剥,很爽快地做了回答:“经纪人,我是沈曼的经纪人。”

    跟他说话的大爷看着已经七十上下,反应了半天才想恍然:“哦哦,我明白了,你是保镖!”

    “我不是保镖我是经纪人。”

    大爷摆摆手,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不懂,保镖跟保安,应该是一个意思吧?”

    不管大周再怎么澄清,大爷好像都认定了他是沈曼的保镖,还一个劲让他多吃,有了力气才能做好安保工作。

    大周哭笑不得,也不能跟一个老人掰扯,只好把注意力放在了吃上。

    沈曼下了楼,所有人都来招呼她坐下。

    沈曼第一次,跟几十号人露天吃海鲜,气氛意外不错。

    作为一个女艺人,沈曼一直很注意身材管理。大家都觉得她吃的太少,苦口婆心跟她说女孩子太瘦不好。

    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