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完美遮仙 > 第九百九十章 血魂
    ()..,

    夜已深,今夜比以往要黑的深,仿若是那永久的黑暗开始降临大地,除却神龙帝国帝都的灯红酒绿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已经处在了绝对的黑暗之中。

    “四门绝阵已经完成,刚好他们都在帝都,否则我们也无法一网打尽。”

    在帝都阵法外围的夜空之上,有数十个人影漂浮在空中,他们冰冷的目光遥望着那座不夜之城。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子,要是夜羽在此的话,说不定会认出此人,他就是夜羽做梦都想杀掉的玄烨。

    “就算那个一人一剑荡平了潇洒居的是传说中的那个人好了,如今他若是真的还活着,本王倒是很想与他一战,就是怕他此刻也在四门绝阵的中心,那样一来,我等就不用出手了。”

    站在玄烨身旁的是一个面目狰狞,长得一副青面獠牙的异族,他同样看着那座不夜之城感叹道。

    “哈哈,现在已经大势所趋,就算玄阳体真的未死好了,也无法逆天了。夜叉王还是跟本王一起欣赏他们最后的挣扎吧。”

    玄烨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他根本没有在意对方的身份是否是异族,他做事向来是随心所欲,他唯一看走眼的人就是当年那个小孩子玄阳体。

    “血魂,你就前去下战帖吧,这场闹剧是时候落下帷幕了。

    跟他们先礼后兵,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玄烨对着一旁的血魂吩咐道。

    “是。”

    一旁冷漠的血魂面无表情的朝着神龙帝国的帝都飞去,他不会问为什么,只要是他主人说的,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做,只是当他听到他主人提起那个叫夜羽的人时,他的心才会有一丝丝涟漪,至于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

    玄烨与夜叉王肩并着肩立在空中,他们平静的目睹血魂消失在他们视野尽头。

    “你这个护卫很特别,你就不怕他有去无回吗?”

    夜叉王对血魂有些兴趣,他不明白玄烨为何故意让其去送死,要说下战帖什么的,根本没有意义,待到天亮之后,四门绝阵就会彻底激活。除非破阵,否则一切被四门绝阵笼罩在里面的生灵都将只有死路一条,而玄烨在这个时间让血魂前往皇宫,其中绝对有不为人知的猫腻存在。

    “哈哈,本王就是想看戏,就像当年看到的那场旷世凄美的爱情婚礼是一样的。

    只不过这次本王想看的是师徒相残的戏码,仅此而已。夜叉王还是静候佳音好了,相信即将发生的事情,你绝对有兴趣观看,不如我们一同前往帝都高空静等好戏开锣好了。”

    玄烨不置可否,因为他养了血魂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到了回收的时刻了,既然他跟玄阳体已经不死不休,那么他也就不会再顾忌任何事了。

    “就让本王看看,你们师徒相认之后,你是否会做出大义灭亲的行动呢?本王可是很期待哦。”

    玄烨已经能够肯定那个一人一剑灭了潇洒居的神秘人十之八九就是玄阳体夜羽。所以他才会想眼下将血魂给舍弃,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夜羽的道心出现裂痕,只要可以达到这一目的,他可以不计一切代价。

    “嗯,看看也无妨。”

    这边玄烨跟残神殿的一众高手朝着帝都飞去,准备看戏时,另外一边,夜羽等人却还是在秉烛夜谈,他们彼此在诉说着这些年发生的点滴,这一谈就是整整一夜。

    “原来展灏和小黑他们已经从虚空古路走了啊,灵界是吗?待到我的私事处理完,灵界将是我的下一个目的地。”

    夜羽没有想到展灏跟小黑他们早在一百多年前就离开了玄武大陆,而那个时候,正是他的本体前往太阳内部的时候。所以他们就这样错过了。

    “难得一见,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龙吟风有些复杂的看着夜羽,虽然他已经跟夜羽解释过当初诸神下界时他跟慧海因为有机缘所以无法现身一见,但他们还是觉得有愧于他。

    “没这么快,但是一年之内吧,一年的时间,差不多可以处理完了。

    这时间过得还真快,犹记得第一次见到淫贼兄时,你可谓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啊。不曾想到了魔界之后你完全变了个样子。要不是项龙跟慧海他们当时说你的确是淫贼兄的话,我都怀疑你是冒充的了。”

    夜羽看着眼前的彪形大汉,怎么样也没办法跟记忆里那个玉树临风的龙吟风重叠在一起。

    “项兄他……”

    提到项龙,不论是夜羽还是龙吟风跟慧海,他们都变得伤感起来,不知不觉,项龙已经走了几百年了,可是他们不醉不休的场景仿若在昨日,一切都依然在眼前浮现,只是项龙再也无法回来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不用夜羽多说,在场的诸强都知道有一个不速之客来临了。

    “我王有旨,尔等若是肯交出魂血,可饶尔等一命,如若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此刻,天色蒙蒙亮,一道全身上下就像被血水泡过的人影从天而降,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