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行行 > 四八一 断玉玢璃(九)
    他退了一步,从一始就没有移动过的战阵,忽然就这样移动了。随之而来一股似有却又似无的巨大的“嗡嗡”声陡然笼罩整个树林,那亲随被莫名而来的声浪震了一震,就这么莫名地退了两步,突然间,口角耳中,都渗出血来。

    凌厉忙一把抓住他肩。他知道那是两股巨力陡然失衡时遗出的冲击之力,便是他亦难受得皱了皱眉。失衡是因朱雀退了这一步——他已转向那亲随,似乎不曾注意到——拓跋孤可没打算停手。胜负未分——他的第七掌来得并不犹豫。

    “君黎先进去了?我不是叫他等我!?”朱雀似乎怒极。

    “因……因为青龙教的单先锋……好像出来迎他了……”那亲随努力解释着。

    第七掌眼看已到了朱雀肩头。“拓跋!”凌厉几乎不知是该阻止他,还是该视而不见。而惚忽间,朱雀身形忽动,那重掌击到他肩头之时,他人却已不在原处——那么沉的颜色也仿佛根本没有重量,他身法奇快,丝毫不顾这是自对决之中“临阵脱逃”,只顾向林子外掠去。

    “看我干什么,不拦他!?”拓跋孤见凌厉竟由他擦身而去,诧异之下,更才冲他咆吼了声。他却也并未停留,双足一顿,随之追迹而去。论轻功他或还不如凌厉,不过若凌厉不得力,他自问也不会让朱雀逃脱。

    凌厉手中还扶着那亲随,此时却也只得放手不顾,亦向林外追去。那亲随似失了重,摇摇晃晃了两下,到底站立不住,口中猛然浮出一口血沫,向后跌倒,再也立不起来。

    他没有看到,他的主人朱雀,也在离开这片树林的时候,与他一样,从喉咽深处,浮出一口血沫来。那血沫散碎在他的衣上,没入那深紫里,好像那些落雪化成的水,很快一丝儿也看不见。

    他靠坐在树干,晕沉间只看见,这林深数里之地,落雪终于开始自由洒落。大地与坟头一点点铺开的素色,恍惚好像碑上那个久远的名字——白霜。

    ----------

    都说,玉碎能够替主人挡下一劫。

    夏琛不知道,这块碎去的玉,挡住的是谁的大劫。

    夜色已暗,沈凤鸣还没有回来。他有心派人去找,可连续两夜都有多人失踪,这一夜众人更不敢放松警惕,比起分人去找沈凤鸣,终究还是保护少庄主更重要。

    “明日。”他始终不肯放松两块碎玉。“明日,我要叫东水盟知道,夏家庄绝不会屈服于他区区恐吓。”

    而——早在天光还未完淡去的时分,镇淮桥外,曲水檐下,依旧是那间半明不暗的屋中,面具下的曲重生,已经等来了回报。

    回报依然是站在阴影中那个人带来的——那个被他叫作“三十”的人。“今日还是没得手。”他说得轻描淡写,却又理直气壮,“因为青龙教来了,已经与他会合。”

    曲重生似乎已经不想拆穿他的借口,亦不想发作。“区区一个夏君超,留到明日也就罢了。天快黑了,你先去准备今晚的事。”

    “今晚无事。”三十答得很是笃定。

    “无事?”曲重生面具上的表情在明暗交替间似乎亦有变化。“我给你的那些名字,除了夏君超,至少还有……”

    “今日初二了。”三十淡淡道,“大概有月亮。”

    “这般天气还会有月亮?”曲重生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是谁与我说,到了朔日前后,少说能有三天,能替我办事的?”

    “这个月不大一样。”三十道,“冬月只有廿九日,没有‘三十’,所以少了一日。是我计算不周。”

    这理由大概也只有他说得出口,曲重生差一点要被他气得笑了。三十已道:“盟主不用太担心,有那六个人作榜样,明日大会之上,相信剩下的也不敢再说三道四。”话虽好像是宽慰的意思,语气还是淡漠漠的好似并不关己。

    这道理曲重生当然也用不着他来教。幸好三十顿了一顿,又补了句,“我其实还有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曲重生还能抑了不快好端端问他,也不知是当真涵养深,还是有什么顾忌。

    “青龙教来的不是拓跋孤。”三十道,“来的是左使,程方愈。”

    “程方愈啊。”曲重生的语气仿佛有些变化,又好像没变,“你确定?”

    “我确定。”三十道,“此前不是也听说——临安黑竹会的夏琰与青龙左先锋单疾泉的女儿一直在一起,正约定了这几日去青龙谷提亲。不管他是真心假意,黑竹会头领到访——拓跋孤若想留在谷中以防万一,也说得过去。”

    曲重生沉默了一会儿,似在思索。三十仿佛不大喜欢这般干等着浪费时间,便道:“盟主没别的吩咐,我先走了。”

    “三十。”曲重生叫住他,“走可以,不过再替我做一件事。”

    三十不语,等他发话。

    “来的既然是程方愈——你不肯动夏君超,我不逼你——换成程方愈可好?”

    三十似乎迟疑了一下,没有便答。

    “若来的是拓跋孤,我倒有点为难,约摸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