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行行 > 四一七 神梦双琴(八)
    净慧见她如此,稍许放心。“秋姑娘能如此想就最好——无怪乎……无怪乎沈教主说姑娘其实很看得开——还是他了解姑娘。”

    “是么。”秋葵不置可否。这话若是从沈凤鸣嘴里说出来,她听着却又有些不快了。

    “他怎么还没回来。”她小声咕哝了句,“去很久了吧?”

    “黑竹会的人都暂住在这周围,他想必又给人叫去了。”净慧道。“此地是岳州东郊,昨夜姑娘伤重,原是该回城里休养的,只不过黑竹会不方便入城,那伤兵满营的,沈教主一时也走不开。他不肯将姑娘你交了别人照管,只能大家都暂且留在了郊外。”

    秋葵轻轻“哦”了一声,“我眼下没事了。”便又试着站起,“筋骨上没什么损伤,我还是起来活动活动,躺着也没什么用。”

    净慧拗不过她,帮着她起身来回在屋里走动。秋葵问起昨夜一战之死伤,听闻关非故、关盛父子之死,默然不语。

    走了两圈,倒是没有太大疼痛不适,只是轻灵惯了的身体只觉笨拙得很,怎么都不似那回事,想来——这种拙笨怪异的感觉总还消持续一阵。

    她忽想起昨晚沈凤鸣爬树时的拙笨模样——应该比自己此刻还更难受百倍吧?她还是有几分想不透:“那,沈凤鸣身上的幽冥蛉毒,后来是怎么解的?”

    “幽冥蛉毒?”净慧疑惑。

    “你不知道?”秋葵心头一跳,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昨天他与关非故交手,给关非故的幽冥蛉偷袭得了手——他没有说吗?”

    净慧摇头,“教主一句也未提起,只是说——是中了关非故一掌,胸口有几分冷痛,但缓过来之后,也没什么要紧。”

    秋葵瞪目看着她,“所以,你——你们其实没有探过他的脉象,只是——一切听他自己说的?”

    “秋姑娘的意思是……”净慧想了一想。“可贫尼的确未见得沈教主有何不妥,只是顾不上休息,面色不好,却不似中毒的样子……”

    秋葵一急,“只是‘不似’?所以你们也没追问关心他伤势到底如何,他说没要紧就没要紧了?他先前那个有气无力的样子你们总是见了吧?什么都没做——怎么会凭空好了?——所以这次也是他说走开一会儿,你们也就信了?”

    “秋姑娘少安毋躁。”净慧还待安慰,秋葵却愈说愈是自怕。“我去寻他!”当下里便甩开了净慧,向外奔去。

    门将将“呀”的一声拉开,她几乎便与一个人撞了满怀。“你要去寻我?”那灰涩涩却熟悉已极的身形仿佛伸手便能搂得了她的腰肢,“湘夫人现在——竟这么关心我了?”

    秋葵行动比往日钝迟了何止百倍,吃了一吓,差一点要立不稳,抬头却清清楚楚看见沈凤鸣一张面上尽数是诡笑,显见他方才竟是躲在门外,偷听了自己与净慧这一番急怕之下的对话。她一腔忧心还未释然,先已化了愤怒。“你!”她不假思索一掌便向他掴去。也是合该她生气——自己在屋中焦心如焚,他竟还有意在门外不露声色,也不知——他到底知不知晓轻重缓急?

    这一掌当然是绵软无力,半空之中,已被沈凤鸣捉着了。“你现在气力还不如我。”他竟还敢笑着,“怕是打不着我了。”

    秋葵实是想不通,一个人怎能突然又变回如此惫懒——纠缠中莫名忆起昨晚还曾有一瞬心中剧跳,对他生出了情意来,越发羞忿难当,挣出了手,“我竟会给你担了心思——算是我自讨了没趣!往后你就算是死了,也休想我再瞧你一眼!”

    这话说出口她便有三分后悔——眼下虽然沈凤鸣好端端在这儿,但他身上的剧毒是什么情形却还未尽可知。幸好沈凤鸣于此早已不以为怪,依旧笑嘻嘻道:“真冤枉,我也是刚回来,听得你在大喊大叫的,还以为出什么事——走近来却原是——因了我。这么难得,我多听两句怎么了?”

    一旁净慧忍不住插话:“沈教主,适才听秋姑娘说你昨夜身中了幽冥蛉之毒,此事当真?毒性可有发作?”

    沈凤鸣稍许敛去嘻笑之意,“若是发作了,我还能站在这里?”一顿,“师太不消担心,我当然是没事,才一直没与你说。”

    “让我看看。”秋葵伸出手来,按向他颈上脉络。沈凤鸣这一回没挡,由得她探了几探,秋葵已是心惊道:“什么叫没事,这毒性一分未减!”

    “我看你精神不错,不如跟我去外面走走?”沈凤鸣已经岔开话去,“大好的天——闷在屋里也可惜了——师太说是吧?”

    净慧踌躇了下:“出去走走自是好,不过沈教主和秋姑娘都有伤在身,还是要多加小心——毕竟此间还有许多事情,都要仰仗二位的。”

    “走一转就回来,我又不对她做什么。”沈凤鸣有意挤着眼睛,伸手便去拉秋葵。秋葵不愿再当着净慧的面与他拉扯,慌忙将手缩了,狠瞪他一眼,先向外走去。

    外面似乎是个野村落,村子便在洞庭一隅。日光甚好,从水之西照射过来,得几分树荫滤过,既不刺目,又不显阴鹜。

    “你还好走么?”此时的沈凤鸣反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