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行行 > 二〇一 不速之客 八
    话分两头。

    对于沈凤鸣安排自己对付关代语,娄千杉起初并不那么甘心。在她看来,关代语这样的小孩子,根本用不着对付。

    沈凤鸣却只是希望能不当着关代语的面对关默如何——暗杀也好,明杀也罢,他都不想关代语看见。可惜这伯侄两个不比旁人,从来秤不离砣,自然关代语也便不是耍个什么花招、用个三言两语,就能骗走的。对此,他只能考虑让娄千杉动用幻术。

    “而且,我若真的与关默动手,你最好离远些,否则,难说会不会受了蛊毒之害。”他加了一句,“带了关代语,便在这里等我就好。”

    “你就有把握对付关默?”娄千杉并没有什么信任之感。“我多少也知道一点幻生界的事情,为什么不让我去?”

    “我与关默交过手。你呢?你连他面都没见过吧。”沈凤鸣道。

    娄千杉才惊讶,“你跟他交过手?怎么会?”

    “等得手了再与你解释吧。”沈凤鸣只说。

    两人却也没急着动手,依照娄千杉打听清楚的所在寻到伯侄二人在临安城的居处,暗中跟踪了好几天,大致了解了两人作息与可能分开的时间,这日终于觉得万事俱备,大概,只差一个好的机会了。

    娄千杉作了娇俏少女的打扮,等着黄昏的到来。有那么几个傍晚,关默是会差关代语去买些东西回来的。毕竟他说话不便,有些事只得让关代语代劳了。

    临安繁华,无论买什么也走不了多远,可就算只是离开不几步的事情,对于娄千杉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今日便是个这样的黄昏了。见关代语出现,沈凤鸣对她使了个眼色,娄千杉点点头,若无其事地向关代语行去。

    关代语今日是去药铺子里抓药。只见他对药倒是十分了解,很快抓完,正一转身,娄千杉早就站在他身后,堪堪将他去路挡了。

    “哎呀,小弟弟,你懂得好多。”她轻软软地已经欺上前去,“姐姐头好疼,你看看,我要抓些什么药好?”

    她眉目间已经露出惑色来,要令关代语无从拒绝。偏那边药店掌柜的一见有标致的姑娘家来抓药,甚为热情,已道:“姑娘头疼的话,我看就……”

    话未说完,娄千杉头一抬,那眼神里的厉色令那掌柜的瞬间一茫,一时竟连自己在说什么、要说什么都记不得了。娄千杉已经转回头,将手轻轻往关代语肩上搭去,眼看已要搭到,可便是方才那一停顿,触手却一异——关代语的手不知何时伸了上来掩在肩头,那指缝中闪闪的不知何物。娄千杉目光瞥见一惊,哪里还敢将掌落实了,忙一抬手,关代语已笑道:“你总算出现了——等你好久了!”

    他竟是极为矫捷,话语刚落,人已向后窜去。娄千杉心中已凛——关代语此语的意思,显然他们早知此计么?难道说——他早有防备,是自己二人反中了计?

    当下不及多想,身形掠动,便向外追去。关代语一个翻身出了门,可究竟也比不上娄千杉的迅速,娄千杉手又伸来,要在他没入人流、引起注意之前,将他捉到自己手中。

    冷不防一个人影已经沉甸甸地插了进来。她一个急停,心里暗道一声糟了。这一次难道真的反着了道?挡在了自己与关代语中间的,不是关默又是谁!

    “对小孩子下手——哼,报上名来!”关默开口,语声是关代语。显然,他们还不认得娄千杉,可对她适才搭讪的决非善意,似已肯定。

    沈凤鸣人在暗处,原是眼看着娄千杉与关代语进了药铺子的。他只待她成功将关代语捉到了手,便要返去对付关默,却哪料关默不知从何处已先行现身。明明刚才两人是悄悄看着关代语一路来到此地的,却原来关默黄雀在后?可听他这样问话,显然并不知自己在侧——否则,他该是认得自己的。

    怎么办?这种情形下,自己还未动手已失了先机,既然不希望关代语看见,只能暂且放弃此次行动了——可若自己遁走,娄千杉便要落在对方手里;若去救娄千杉——那连自己也暴露了,不要说先机,连后手大概都没了。

    “你不说?”关默已然冷笑,口唇动着,“好啊,那便让你吃点苦头,看你挺到什么时候!”

    娄千杉知他要动手,心法已运,“青丝舞”将起未起。沈凤鸣并未露面,她料想他也是不想暴露自己所在——眼下尚不知这关默究竟有多厉害,不过若沈凤鸣能在暗中找到机会,给这关默致命一击,自己顶一会儿总不成问题。

    可心里却忽又一凉。不对啊,他要我带走关代语,还不就是因为不想当着这小孩子的面杀人?如今关代语人在此处,沈凤鸣又打算怎样权衡利弊?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一股红雾已扑面而来。娄千杉不敢托大,青丝舞作一阵旋风,将那红雾吹散开去。可暗处的沈凤鸣的心蓦地轻了一轻——他看见关默的动作,便知那红雾不过掩人耳目,而紧随其后的蛊毒才是要害。

    这一手法在幻生界之中称为“阳关三叠”,红雾之后是青蛊,青蛊入体,犹有催蛊之令。虽这蛊虫不过几个时辰便会自然死去,可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