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问鼎 > 第八十八章 暗香
    墨婵手指痉挛般的微一蜷缩,脸色变了变。她轻轻折起少年袖口,看着那一截露出的小臂,陷入沉默。

    这种程度的伤势……还有这种性质的伤口……

    医者仁心是什么东西,墨婵自认是没有的。但这一刻眼前的少年,是真的激起了她仅剩的良知。

    来之前她就在奇怪,季牧那样的人,也会有愿意以一支青雀翎相送的朋友?而墨婵现在已经知道了,是她想的太过天真。季牧想要救的命,更大的可能是——想要继续辣手折磨,不愿让人轻易的死罢了!

    季牧看她停住,道:“怎么样?”

    墨婵闭了闭眼,道:“我救不了。”

    “不可能!”季牧声音冷厉下来,道:“他之前比这更危险的情况都能活下来,没道理现在反而救不了。”

    “你还知道……!”墨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声道:“季牧,我也不与你兜圈子。这人是谁我没心思刨根问底,但我救不了这是实话。而且……”

    季牧紧抿着唇站在阴影里,看不清楚神情。

    墨婵也没有去看。

    她加重语气道:“无论你跟他有何愁怨,你把人折磨到这种地步,真的已经是无以复加、不可能再重了!你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你把他弄醒,一起商量。”季牧道,“你们两个的医术加在一起,就可以了。”

    墨婵烦躁不已,道:“这根本不是谁谁相加就行的……这人伤有多重你会不知道?我看你当初下手就没想让人活着,现在也别要求谁能救回来!”

    “不是我,”季牧冷冷道,“他身上致命的那些伤势,在我遇见他之前就已经是这样了,你别什么事都往我头上推。”

    “那不可能。”墨婵一个字都不信。少年手臂上明显有他们奉天府的刑讯痕迹,季牧真当她看不出来?但墨婵换了个说法,道:“如果那样的话,凭你那半吊子医术怎么也不可能维持住他性命吧……咦?”

    她说了一半,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这么重的伤势,拖了这么久,就算是修行者也早该死了!这少年居然还活着?

    实在忍不住,墨婵手指再一次按上了少年腕脉,聚了一丝灵气深深地探索进去……

    “墨婵,难道你还没发现吗?”季牧冷然一笑,道:“他根本不是人。”

    而此时,墨婵也发现了少年丹田中的内丹!

    “……妖族?”墨婵眉心紧蹙。但是少年身上没有任何妖气,脉象也与人没有明显差异啊!她自语道:“难道是混血?……混血会是这样的吗?”

    “你管他是什么!”季牧不耐烦了,道:“直接治!”

    墨婵都气笑了。她连种族都没弄清楚,按什么治?不过她也知道季牧不是讲理的人,便换了一种问法:“我来之前,你怎么给他续命的?”

    “那还用问?”季牧不假思索,“当然是喂他妖丹了。”

    墨婵顿了顿,道:“怪不得灵盟那些小妖修不见了那么多……看是被你们毁尸灭迹了吧。”

    季牧嗤笑了声,没有否认。

    墨婵却陷入了沉思。

    她知道的更多些,妖族吞噬同类妖丹,固然有机会续命,但也有相当的危险性。

    妖族纯粹是靠血脉优劣决定的,如果鲁莽吞噬比自身血脉高等的妖丹,不但有失败被反噬的危险,身体外观也会被影响着发生变异。而为了活命大量吞噬妖丹更是大忌,那会让身体气息变得浑浊驳杂,更甚者直接发疯……因为妖丹中往往带有原先的记忆片段和临死的怨气。

    至于眼前这个少年……

    他昏迷着,神志是否有损暂且看不出。但墨婵至少可以确定,他身上的气息依旧纯净,根本不像服食过大量妖丹的情况。

    那么唯一的答案就是……少年身上血脉远比他吞噬的一切妖族都要高等!

    至此,墨婵心底终于咯噔一声,想到一个名字——

    一个根本不可能的名字!

    墨婵猛地抬手,直接将面具揭了下来!

    他,他是……!

    墨婵的表情空白了一瞬,然后缓缓将目光定格到少年眉心那一道鲜红得刺眼的血契印记上。

    ……

    ……

    她上次看到这张脸,还是在进入古战场之前。

    墨婵犹记得当时自己站在临江的窗边,与其他所有人一样,怀着好奇与敬畏之心,小心翼翼地窥探着九代的真容,意外于传闻里恶事做尽的承渊竟然是这样一副清秀柔和的少年容貌。

    然后那少年恰恰望向她——

    清泉朗月,微风细雪。

    ——她没有再见过比那时更干净的一双眼睛。

    “季牧……”墨婵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你好大的胆子。”

    季牧道:“那又如何?”

    墨婵喃喃道:“……会死人的!”

    事情一旦暴露,灵盟……尤其是凤族,一定会发疯的!那可是灵盟盼了一万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