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武侠长生 > 第二章 辟邪
    曹旭略做检查,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只是在地上躺了一夜,身体有些难受罢了。略微活动筋骨,便向着山下的小饭馆走去。

    青城派的方人智和于人豪已经押着林震南和王夫人一路西去,扮作萨老头祖孙的岳灵珊和劳德诺暗中跟随,这些人最终都会在衡山派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典礼上碰面,而余沧海本人现如今恐怕还在福州府内福威镖局的总局中翻找辟邪剑谱……

    “余沧海,木高峰,左冷禅,……”一个个名字在曹旭心中闪过,既没有感到愤怒,也不会有什么畏惧的情绪,只是单纯地分析着,根据上一世对笑傲世界的记忆做一个基础的判断,仅此而已。

    一路来到山下的小饭店,饭馆主人夫妇的尸首依旧躺在地上,青城派还真的是管杀不管埋,四下里搜索了一下,山乡穷人穷得出奇,连一套换洗的衣服也没有,只好除下死人的衣服以作备用,父亲和自己的长剑,还有母亲的金刀都抛在地上,拾起来包在一块破布里,又拿了一些盐巴之类的生活用品,备好了火把。

    出的房门,曹旭转身对着饭馆拜了三拜,低声说道:“二位因我林家而遭受此无妄之灾,连入土为安都做不到,实在令人愧疚不安,他日我定当用青城派一干贼子的头颅来祭奠二位。”

    说完,将手中的火把对着房顶一抛,茅屋立刻便燃烧了起来。

    “杀人放火,毁尸灭迹,青城派弟子杀人在前,我放火在后,一个是名震江湖的侠义道门派,一个人是三代经营保护身家财产行当的福威镖局少镖头,这个江湖,还真是让人觉得讽刺。”江湖,是血淋淋的,亲手埋葬了自己心中美好幻想的曹旭大步离去。

    深山老林中的生活会是一副什么模样,与猿猴同啼,与草木同幽,与天地一体……这些都只不过是一个美好的的幻想罢了。

    山间只有烤肉、野果、山泉,烤肉能够烤熟就不错了,后世是一个物资大丰富的时代,食物根本不需要操心,进山修道不是搞野外生存,曹旭虽然有过深山修炼的经历,但每一次都是做好准备后方才动身,至少在物资上不会出现短缺。而今生的林平之虽然说不上是娇生惯养,但也是富家公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至于野果,好几次吃坏了肚子;山泉清澈,不禁让曹旭想起了后世的大自然的搬运工。

    五天野人般的生活,让曹旭吃尽了苦头。算计着余沧海应该已经离开了福州府,虽然官府秉持着“江湖事江湖了”的原则,但是福威镖局一下子死了那么多的人,洗地的压力还是很大的,三天应该是那位知府老爷能够承受的一个极限了。

    事实上,官府的动作远比曹旭想想之中的要快,二天后就已经封锁现场,收拾残局,掩埋死尸,搜刮财物。青城派从林家获得的财物之多,激起了知府老爷的贪欲。

    不用化妆,就是一个乞丐的曹旭顺利回到了福州城,一路来到向阳巷的老宅外,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路上碰到过几个同行,分别用凶狠的眼神和拳头示意自己滚蛋,不要捞过界了,要知道乞丐也是划分地盘的。

    林家的老宅同样被翻了一个底朝天,甚至还有某些鬼鬼祟祟的家伙进进出出,林家老宅内的家具摆设,甚至是地上铺的青砖,就在这些人进进出出中消失不见了。

    略作观察之后,曹旭立刻转身离去。连续转过几个巷子后,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藏身,从包袱里取出几块半焦的烤肉,小口小口慢慢的嚼碎,下咽,积蓄着体力,静待天黑。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曹旭紧了紧身上的乞丐装,向着向阳巷的林家老宅走去。

    黑门白墙的林家老宅,在黑夜里就像是一个择人欲噬的魔窟,墙头盘着一株老藤,更让人感觉荒凉,孤寂,凄冷,纵然曹旭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此刻还是感觉分外难受。

    纵身跃进墙内,曹旭快步向后院走去。

    林家老宅后院西北角有一座佛堂,走入房中,点燃火折子,借着昏暗的火光,见得居中悬着一幅水墨画,画的是达摩老祖背面,自是描写他面壁九年的情状。佛堂靠西有个极旧的蒲团,桌上放着木鱼、钟磐,还有一叠佛经。

    曹旭将目光投向那幅达摩老祖画像瞧去,只见图中达摩左手放在背后,似是捏着一个剑决,右手食指指向屋顶。

    曹旭收起火折子,纵身跃上房梁,然后点燃火折子,借着火光一阵摸索之后。终于找到了一团红色物事,展开一看,正是一件和尚所穿的袈裟。

    《辟邪剑谱》终于到手了。

    林家老宅并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收起袈裟,曹旭迅速的离开。

    天亮出城,在城外挖出埋藏的二柄剑和金刀,这是他现在唯一的财产了。古代社会,山高林密,随便找了一个林子钻了进去。

    行进了好一会儿,曹旭找到了一块大石,石面光滑平整,正适合休息。从怀里取出袈裟铺开,“武林称雄,挥剑自宫。”八个字立刻映入眼帘。

    继续读下去,除去熟悉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外,还有一篇需要自宫才能入门的练气心法,可以称呼为辟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