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8 章
    打电话问李惟肖,李惟肖告诉她,给她找的那个老师是外交部翻译司的高级翻译,前些天有一个陪同领导出访的任务,所以见面的日期才一推再推。

    “他很贵吧?”

    “很贵,一节课三百美金,一星期只上两节课,每节课不少于两小时,但具体上课时间由他安排。”

    三百美金,打劫啊?佟馨想不出什么样家庭教师值这么贵。

    “杀鸡焉用牛刀,我又不去当翻译,找个高中英语老师教教我就行了。”

    “水平不一样的。”李惟肖说,“盛家对外宣称,你一直生活在国外,不找个口语好的老师,怎么培养你的发音?”

    “你说什么?对外宣称我一直生活在国外?”佟馨有点反应不过来。自己明明在雁京土生土长,从来都没出过国。

    “他们嫌我是胡同长大的?”

    “不是,是不想把私生女的身份摆到明面上,也给你一个相对容易被这个圈子接受的背景,老爷子不希望你遭人非议。”

    “我看他是不想别人在背后对盛家说三道四吧,才不是因为我。”

    佟馨没好气地想,要是真心疼自己,就不会让自己流落在外那么多年,如今回来了,他们又怕被别人说闲话,真是好事什么都想占着。

    “随你怎么想,但老爷子这么安排,没有恶意。”

    和他说也没用,他只听老爷子吩咐,佟馨想想也就算了,告诉他,“你选的那几双鞋我都买了。”

    “我已经替你定了几份时尚杂志,你经常看看,人家是怎么搭配的,对你提升眼光会有好处。”

    佟馨嗯了一声,隐隐听到电话那边似乎有女人说话的声音,猜到些什么,主动说:“不好意思占用了你的时间,没别的事我先挂了。”

    看看时间也十点多了,对于某些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是对佟馨来说已经是该睡觉的时候。洗漱之后钻进被子里,逛街一天的疲累会让她很快进入梦乡。

    和凌丰见面的那一天,佟馨的脑海里只有《诗经》里的那句话——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单看五官,他的眉目并不抢眼,但是组合在一起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干净和舒服,他的光芒就像最好的古玉,气质敛于内而非形于外。

    李惟肖给他俩做介绍。

    “他平时特别忙,还经常有出访任务,要不是因为他是容颖哥哥的学弟,他是不可能答应来教你的。”李惟肖悄悄在佟馨耳边说。

    “这么傲,干嘛一节课收三百美刀?”佟馨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用钱请不到的人。如果有,那就把钱加倍。

    “人家跟你又不熟,怎么可能无偿服务,随随便便接个外包钱也赚到了。”

    “是啊,教我这样一窍不通的榆木脑袋是挺耗时间的。”

    佟馨虽然对凌丰印象不错,也不喜欢李惟肖把他形容的那么清高,人活在世上,还是多点烟火气的好。

    李惟肖走了以后,凌丰用流利的英语自我介绍,问佟馨,能不能听懂他说的。

    佟馨没回答,反而问他:“他们私下里是怎么和你介绍我的?”

    凌丰会意,浅浅一笑,雪白的牙齿整齐得像牙膏广告里的模特,“他们只告诉我,你是盛博文先生的女儿,英语说得不好,让我当你的英语老师。”

    “没说别的?”

    李惟肖就算了,佟馨很怀疑容颖也能守口如瓶。

    “没说。”凌丰嘴角微张,似乎对佟馨的疑问有点奇怪,问她:“你觉得他们会和我说什么?”

    “比如,为什么我生在这样的家庭,英语却很菜?”佟馨一双杏眼目光深邃。

    真要是千金,哪怕没有学习的天赋,从小到大经常出国,耳濡目染,英语口语怎么着也练出来了。

    凌丰靠近她一点,温和地看着她,“我只关心你英语的程度究竟如何,因材施教制定你的学习计划,至于其他的,不是我该操心的范围。”

    “那我能不能再重新自我介绍一下?”佟馨很可爱地双手托腮看着他。

    “可以,不过要用英语。”

    “英语我不行啦,连中国字我也只认识三千个。”

    凌丰被她这个说法逗笑了,常用汉字不过三五千。

    “没关系,这里没有别人,你尽管说,多差都无所谓,我只是想听一听你的发音和语法。”凌丰鼓励佟馨。

    佟馨这才用英语磕磕巴巴介绍自己,对自己的身世没有隐瞒,凌丰除了偶尔愣愣神,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佟馨从他的表情判断,他对自己的身世多少是了解的,只是他这种淡定又有涵养的人,不轻易去管别人的闲事。

    “我的官方名字叫盛云筝,但是朋友们还是叫我佟馨,你也可以叫我佟馨。”

    凌丰笑了笑,“既然我是官方请来的,那在人前还是叫你盛云筝比较好,至于私下里,如果你觉得叫你佟馨更顺耳,那我就叫你佟馨。”

    真是温柔到无死角的好脾气,佟馨更满意了,开玩笑地问:“我以后遇到烦恼能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