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5 章
    佟馨并不知道他们在幕后的安排,没有再和佟景娴提起盛家人,直到这天傍晚,佟景娴下班后郑重其事到她房间里要和她谈谈。

    颜豆豆见状,识趣地以洗衣服为由跑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佟家母女俩。

    佟景娴在床边坐下,佟馨亲昵地搂着妈妈,脸贴在她肩上,从小到大,她经常赖在妈妈身上撒娇,长大了也没改掉这个习惯。

    “馨儿,盛家人最近有没有找过你?”

    佟馨想了想,点头:“找了,但我没答应。”佟景娴疼爱地轻抚女儿头发,“我觉得你不妨考虑一下。”

    对佟景娴态度的忽然转变,佟馨一时间摸不着头绪,“考虑一下?妈,您是什么意思?”

    佟景娴说:“昨天你爷爷找我,给我看了你爸爸临终前写给我的一封信,你能认祖归宗,是他最后的心愿。”

    “如果他真想找我们,为什么二十多年都不来找?”

    男人的想法始终是自私的,他对自己的亲骨肉并非不牵挂,但是和他的家庭、事业相比,这些就不足为道了。

    看到女儿有些愤恨的表情,佟景娴说,“馨儿,让你生下来就得不到父爱,是我的错,你不要因此怨恨你爸爸,我只希望你活得快乐。”

    “妈,他辜负了您,这么多年您一个人带着我,吃苦、受委屈,他不曾出一点力。”佟馨想到父亲当年的狠心绝情就替母亲抱不平。什么父母之命不可违,分明就是他背叛了爱情和责任,对家庭妥协了。

    “他人已经不在了,我不想再去计较当年的对错。”佟景娴平静地说。

    佟馨狐疑地看着母亲,猜测盛博文的那封信里到底写了些什么,能让母亲放下对他的怨恨,心甘情愿让自己去盛家。他俩当年的分手,是不是还有别的隐情?或者是盛家有什么秘密?

    “所以您希望我回盛家?”佟馨试探地问,“但是我爸……他后来的妻子和儿子还在呢,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

    “你爷爷说,他们另有住处,你回去和你爷爷住在盛家老房子里,不用经常看到他们。”

    “您真的希望我去和他们相认?我去的话,您怎么办?”

    “我不会再和盛家有什么纠葛,让你回去,完全是因为你爸爸。”佟景娴目光如尘,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佟馨叹息一声,这场谈话让她更深刻了解了母亲的心意,尽管当年被辜负、独自抚养女儿二十多年,她也没有心生怨恨,多年来,她都是活在对女儿的爱里,或者,还有对那个男人的爱。

    “值得吗?”

    “很多事情没有值不值,只有愿不愿。”

    只有愿不愿?佟馨默念着这句话,目送母亲身影离去,把头蒙在被子里,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个纷乱的局面。

    更令佟馨烦恼的是,自从贺彬表白过后,她每次看到他,都会觉得不自在,想当面拒绝,又怕伤害他,贺家人这些年对她有多好,她心里不是没数,总觉得自己要是拒绝了,就会愧对那家人。

    可是,逃避也不是办法,面对贺彬越来越炽热的眼神,她常常觉得自己已经退无可退。

    早上出门上班,两人迎面遇上,贺彬刚要说话,佟馨敏感地往后退一步。贺彬微微一怔,才说:“今儿早起天凉,你怎么也不多穿点?”

    “我们早上开例会。”佟馨往边上让了一点,想快一点离开。

    “晚上我接你去。”

    佟馨假装没听见,加快步伐离开了小院儿。

    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暖烘烘的,路两旁银杏树的叶子绿意盎然,天空中一群鸽子飞过,空气中尽是青草的香气。很难得遇上这样神清气爽、没有雾霾的天气,让佟馨原本有些焦躁的心情变好了许多。

    地铁里依旧人挤人,佟馨抓着把杆好不容易站稳了,就听到包里手机铃声响,拿出来一看,是那个阴魂不散的李惟肖。

    “出门了吗?”

    “在地铁上。”

    “在最近的站下车,出通道告诉我你的方位,我去接你。今天有重要安排,你最好请一天假。”

    没等佟馨说话,他已经把电话挂了,尽管对他的话莫名其妙,佟馨还是按着他说的下了车,出站台走到通道口,把自己的位置告诉他。

    远远看见一辆黑色悍马车开过来,佟馨没以为开车的人是李惟肖,正翘首以盼,直到那辆车滑行到她身边停下,她看到车窗缓缓摇下来,才发现那是他。

    不仅他,副驾驶还坐着一位长发美女。

    长发美女侧着脸,微微抬起手和佟馨打了个招呼,脸上挂着友好的笑。佟馨也和她打了个招呼,拉开后车门上车。

    “给你俩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容颖,这是佟馨。”

    寒暄片刻,佟馨这才发现他俩都穿着运动装,像是要去进行户外活动,叫容颖的女孩儿更是戴了一顶遮阳帽。

    皮肤白皙细腻,发质乌黑柔亮,长长的睫毛覆盖在春水一般的明眸之上,佟馨看着容颖的侧脸,心里有一丢丢羡慕,她的气质怎么能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