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4 章
    “你挺好的,跟我亲哥一样。”佟馨颁发了一张好人卡给贺彬。

    可是贺彬并不愿收下她这张好人卡,“馨儿,我知道我书读得不多,配不上你,你是咱们那一片有名的仙女儿,但是我对你是真心的,咱两家也是知根知底。”

    佟馨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要说他对她的好,那真是没话说,但是她不愿往别的方面多想,她一直把他当亲哥哥,很依赖他也很信任他,但是从没想过和他发生点什么。

    贺彬虽然不怎么爱念书还爱打架,但人长得精神,又很有男人味,从小到大喜欢他的女孩儿不在少数,隔壁院儿的英子更是对他迷恋无比,恨不得跟屁虫一样整天跟在他身后。

    “可是……你是我哥。”

    因为酒精的作用,佟馨脑筋打结,舌头也跟着打结,她理不清这层关系,一个从小当成亲哥的人,怎么能和他谈恋爱,那会让她觉得乱`伦。

    “又不是亲的,你姓佟我姓贺。”

    贺彬想了好些日子了,眼见他的年纪也老大不小,好几个差不多岁数的哥们儿连孩子都都有了,他还没落停,这才下了决心把他俩的关系好好理顺一下。

    佟馨手托着腮,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贺彬,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表达她的心情,她是真的对他没那方面的感觉,一点都没有。

    “忽然说这话,知道你一时半会可能接受不了,不要急着回答我,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

    像是怕佟馨会说出令他无法接受的话,贺彬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离开了包间,不一会儿在外面打了个电话给佟馨,告诉她,他已经结过账,他还有事先走一步。

    佟馨放下手机,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就跑了,但是她此时已经无力思考,机械地拿起筷子,又夹了一片刺身放进嘴里。

    包间的隔断拉门忽然被拉开,一个男人走过来坐下,佟馨没想到这家店包间的隔断都是互通的,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两秒钟之后才认出他是李惟肖。

    “你怎么在这儿?”

    “路过,看到你们。”

    “你跟踪我们了?”

    雁京城这么大,他们的日常活动范围又不在一个区域,佟馨才不会相信有偶遇这种巧事。

    “算是吧,我去婚介所找你了。”李惟肖对此倒也供认不讳。

    “又什么事儿?那天我不是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也说你们会尊重我的决定。”佟馨觉得盛家没完没了也很让人心烦。

    “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他态度温和,佟馨也不好太驳他面子。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李惟肖没有急着说话,先是叫来服务生把桌上的残羹冷炙收拾干净,又让他们上了两盘水果冰淇淋。佟馨悄悄看着他,这人看来有洁癖,上回把刚出炉的煎饼果子丢垃圾桶,这回不把桌子收拾干净就不说话。

    “先不说盛家的事,说说刚才那个人。”李惟肖把其中一盘水果冰淇淋往佟馨面前推了推。

    “他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佟馨心想,这厮不仅跟踪,绝逼还偷听了她和贺彬的谈话,对他略有回升的好感度瞬间又跌落至谷底。

    “没碍我的事,我也不是故意要听到你俩说的话,是这家店包间不隔音,我又刚好在隔壁吃饭,无意中听到你们的谈话。”李惟肖很明白佟馨在想什么,替自己澄清。

    “然后呢?”佟馨明知道他在狡辩,却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你不可能答应他,你俩也不是一条道儿上的人,当机立断好过拖泥带水。”李惟肖客观地说。

    “要你管。”佟馨没好气嘀咕着。李惟肖语气里透着对贺彬出身的不屑,这让她听着很不爽。

    “维持现状,你接触的也只能和他一个层次的人,盛家就不一样了,会为你开启新世界的大门,佟馨,你不换一种活法,不会知道世界有多大。”李惟肖劝说。

    道理是那个道理,可是这番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佟馨没好气,“他怎么了?他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他什么层次,我就什么层次,我和他一个阶层。”

    李惟肖微微一笑,很显然自己刚才的话激怒了她,进一步说:“可能我刚才的话说得有点过激了,你不要敏感,我没有看不起你们的意思,但是你不能不承认,在这个社会,人是分层次和阶层的。”

    佟馨瞥他一眼,对他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精英主义思维,不和他争辩就对了,自言自语嘀咕一句:“夏虫不可语冰。”

    “盛家人丁不旺,你爷爷和你父亲这一辈都是一脉单传。”

    “他有儿子。”

    李惟肖怔了怔,很快领会佟馨话里的另一层涵义,这丫头嘴上说不关心盛家,回去以后还是偷偷查了资料,不然她不会知道盛博文有个独生子。

    “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希望儿孙绕膝,子女孙辈越多越好,你奶奶前两年走了,如今你父亲也去世,盛爷爷一个人很孤单,所以特别希望你回去。”

    “如果盛家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