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章慈恩寺
    正在此刻,萧凤却忽闻府外传来异动,心中不免存疑。

    随后便有一人来到庭中,观其相貌也是相貌堂堂,进退之中也是尽展君子之风。

    “你是谁?此番前来,又是所为何事?”萧凤负手问道。

    那人立时颌首回道:“某乃郑清之十四郎郑恒,今日奉家父之命,乃是请求萧统领至慈恩寺一叙。”

    “慈恩寺?”萧凤不免皱紧眉头,露出几分疑惑。

    那慈恩寺乃是建造在临安之外天台上之上,自隋朝建立以来至今也有五百多年历史,其中修者不计其数,便是地仙一等人物,也是屡有痴线。而在宋朝南迁至此之后,更因为久受皇恩蒙恩,其势力一发不可收拾,更是为众多抛弃凡俗之人所青睐,成为退居隐秀之所。

    当今主持永恩法师,便是精修佛法的一位地仙。

    选择此处,那郑清之意欲何为?

    萧凤面向呈现,带着几分审慎看着郑恒。

    郑恒立感压力倍增,又道:“没错,正是慈恩寺。而且算起来,今日正是孟兰盛会开启时候,故此家父邀请萧统领一去,且看看和孟兰盛会!不知足下意下如何?”

    “原来是孟兰盛会?这么说来,已经是七月十五了吗?”

    萧凤顿感唏嘘,这才注意到眼下时日已经到了七月中旬,距离她离开时候已然过去月余时间。

    月余时间转瞬即过,当真是时光如梭,令人难以把握。

    但一想蒙古大军,萧凤却是紧张起来,毕竟距离蒙古南下时间也只有不到三个月时间,若是不继续加快,只怕到时候便难以处理了。

    那蒙古之人生活在苦寒之地,只能在冬春交际时候南下,所以等到十月入冬之后,那蒙古大军便会展开行动,而她也需要在这之前提前做好准备,以免到时候损兵折将。

    郑恒瞧见萧凤似有疑惑,又问:“正是!只是看萧统领脸色,莫非不愿意前往?”

    “非也,只是想起一些事情罢了。你且在前方引路,我自然会跟在你身后的。”萧凤收敛神色,却也不愿意将心中之想诉说出来,只是一指指向门外,示意郑恒在前方引路。

    郑恒自然不敢推拒,事实上他就连询问的胆气也没有,等到两人来到慈恩寺之前,便领着萧凤朝着山上走去。约莫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却是来到了一处石林之地,此地外面皆是生长着无数竹子,竹子围成一圈将石林牢牢护在中央,令人难以发现此地,石林之中摆放着两张石凳,还有一方石桌。

    而在远处,郑清之早就坐在那石凳之上,石桌上放着一壶茶、两盅茶杯,除却这些还有一些蜜饯之类的东西。

    “你找我来此,究竟所为何事?”萧凤眉梢一凝,直接问道。

    这些日子,她可着实领教了这些士大夫的手段,一个个嘴皮子上说的是轻轻松松,但若是落到实处时候,却总是推三阻四的,着实令人不爽。

    郑清之微微一叹,目光微抬对着郑恒轻轻摇头。

    郑恒自知身份低微,立时便从此地离开。

    随后郑清之亲手将石桌之上的茶盅取起,轻轻一斜澄净茶水散出清香,溅入了红漆漆就的茶杯之中,对着萧凤一摆手诉道:“正是为了解决你所烦恼的事情,所以才将你邀请至此。”

    “你是说封王?”

    萧凤踱步走来,旋即坐在那石凳之上,只是推到眼前的茶水却是分毫不沾。

    “没错。封王!”郑清之点头回道:“你也是赤凤军统领,应当知晓若是政令不畅,该是如何行径,届时若是重蹈安禄山之事,那可就麻烦了。”

    “砰”的一声,萧凤未等饮茶,早就将那茶杯惯在石桌之上。

    只见她目露愠怒,喝道:“你这厮,竟然以安禄山污我,莫非以为我好欺负的吗?”

    “非也。”

    郑清之倒也是定力十足,对萧凤所说之话并未有多少在意。

    顿了顿,他在心中斟酌片刻之后,方才诉道:“只是我既然为宋朝执事,那这朝廷之事便非我一人之事。为了给官家、给群臣一个交待,你所要求的事情,我是断然不可能接受的。”

    萧凤冷笑连连,嗤笑道:“哦?那按照你的意思,我又该如何?将我麾下士兵尽数归由尔等指挥?”

    “这个——”

    郑清之苦笑不止,连连摇着头,回道:“萧统领,你也莫要取笑我。”他为执事,自然知晓萧凤和自己一样,皆是心中存有底限,决不会将手下军权交给宋朝的,但一想到日前局势,又是诉道:“而我今日前来此地,所求者便是为了消弭我俩之间的矛盾,以免这些事儿继续拖下去。”

    “非是我不愿意解决,全因尔等太过猖狂,先不说我凤梧府侵犯一事,便是这些日子尔等也将我置若罔闻。我也是一方统领,尔等如此行径也算是讨论事情的态度?”

    说及此事,萧凤立时恼怒起来。

    她此行乃是为了缔结盟约而来,但这些士大夫却屡屡以各种名头阻挠自己,甚至还以朱玉真之事百般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