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六章东门前骚乱持续,占东宫赤军展威
    不远处,正好赶来的郝祯将这一幕全数看在眼中。

    他只觉通体具是寒意,张口便是吼道:“来人啦,有人杀人啦。”

    “哼。你这厮助纣为孽,也该杀!”王著扫了一眼,戾气横生也是一步向前,只将那铜锤一轮,也叫此人脑袋凹陷,再也丝毫生息。

    紧随郝祯其后,那张惠一脸愕然,气的声音都开始发抖来了:“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不过是诛杀奸佞罢了,有何不敢说的?”王著倔强的昂着脖子,更无丝毫悔意。他将那铜锤重新提起来,扫了一眼张惠,示威道:“还有。你若是不想死的话,最好待着别动,不然的话我这铜锤可是不长眼的。”

    “我明白了。”张惠咽了一口吐沫,撇过那沾满血液、脑浆的铜锤,更觉得害怕。

    他不过是一介生,可以说得上是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是王著这般武将之敌,自然只有被其麾下之人囚禁起来,当作人质这一个结局了。

    而在远处,那中省之中,似乎也发现了这里的异状。

    无数灯火被点亮,所有尚在沉睡之中的官员也被叫醒,汇聚在一处。

    留守司达鲁花赤传敦一脸恼怒,低声喝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明白。只是听人喊道,有人死了。”有人回道。

    达鲁花赤传敦更是愤怒:“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何还在这里喧闹,反而不派人去查看情况?”

    “这是骗局!”尚张九思却是大声喝道,一脸惧意:“他们定然是赤贼,其目的便是为了将我们诱出去,然后杀了咱们。我们应当谨守中省,以防上当受骗。”见到其余人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出去看看状况,他又是恐吓道:“别出去!要是我们出去,定然会被那些赤贼杀死的。”

    达鲁花赤传敦只感烦躁,又是问道:“张易呢?他在哪里?他可是枢密院副使,按理说应当乃是中都府城防负责人,为何他没有出现?”

    “他不在!”

    有人高声回道。

    达鲁花赤传敦继续问道:“为什么他不在?”

    “不知道。”

    有人这样回道。

    达鲁花赤传敦更觉困惑:“不在?难道这也是阴谋的一环?”

    要知道若是有张易在这,以其实力和麾下军队,足以将眼前的这一场骚乱平顶下来,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这关键的时候,张易却没有出现在这里,这一点让所有人都倍感诧异。

    “没错。为何这赤贼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会出现在这里,肯定有内贼。”

    “我说了,肯定不是我。”

    “那究竟是谁放他们进来的?”

    “谁知道呢?反正不是我干的。”

    “……”

    所有人吵杂无比,就在这曾经庄严肃静的官府之内争吵起来,更是没有一个停歇的,就算是达鲁花赤传敦大声叫着,让众人冷静下来,也依旧无效。

    在这里,仅仅只是守备司的达鲁花赤传敦官职不够,根本无法压制众人,也只有阿合马才能让众人冷静下来。

    但是阿合马依旧死了,被王著给杀了,所以他也没有办法让众人冷静下来,以至于场面越发的混乱起来,根本就没有一个安歇的时候。

    达鲁花赤传敦听着懊恼,高声一喝:“你们不去,那我去!”

    言讫,他将那专门用来审判用的木棒取下来,身上披着数层坚甲,旋即便整个冲出。

    那叛乱之人瞧见此人,顿感诧异,连忙拉弓射击。但弓箭势弱,难以穿透身穿数层坚甲的达鲁花赤传敦,很快的便被其跑到战马之前,然后抡起那厚实的木棒,对准马屁股便是猛地一拍。

    “吁吁……”

    一时间战马吃痛,立时迈开四蹄狂奔。

    被达鲁花赤传敦这么一搅和,整个军阵顿时崩溃,紧随其后的侍从眼见这一幕,立刻引弓射击,重重箭雨之下,立时便让这群人纷纷逃窜,不复之前威势。

    王著瞧着惊诧,立时纵马前来,想要将这达鲁花赤传敦也一并击杀。

    但达鲁花赤传敦并非阿合马、郝祯、张惠这等弱生,同位沙场宿将的他只一下,便将那丢来的铜锤格开,随后更是朝前猛地一捅,就将王著自战马之上捅下来,跌倒在地。

    其余士兵正待上前,将王著斩于马下时候,忽见无数枪声响起。

    达鲁花赤传敦未曾注意,立刻便被射了几枪,整个人颓然倒地,再也无法起来。其余人见了,也是惊恐万分,立刻便将手中弓箭、手炮之类的武器丢掉,企图逃出此地。但是他们速度再快,也快不了子弹,立刻便被打倒在地,丢了性命。

    一时间血肉模糊、子弹横飞,让昔日庄严神圣的东门之外,化作一片血染的广场。

    而在远处,更有无数喝声响起。

    “杀!冲入中省,为主公报仇雪恨!”

    随着阵阵喝声,无数人影自黑暗之中窜出,纷纷朝着那灯火通明的东宫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