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二章解谜团奸计得解,深夜谈再论利益
    “但是在那处村庄,我等也现了其余人的痕迹。ΩΩeom所以无法确定,奸杀那位少女的便是成参谋长。”

    另一边,张远、陈威两人自是不甘自己的长官受人污蔑,立时便道出他们在那处村庄所现的东西。

    这里面全都是一把刀、一张弩弓,沾满血渍的布帛,还包括一些断裂的绳索之类的东西,所有的东西全都被呈现在众人眼前。

    “既然如此,那么李长宇,你便根据这些线索,道出当时候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吧。”宇文威缓声回道,便让李长宇开始诉说。

    这李长宇乃是他自参加赤凤军之后所收的得意门徒,如今时候也算是学有所成,所以宇文威就打着锻炼对方的目的,让他开始侦查这件血案。

    “我明白了,师尊!此番断案,定然不负主公所托,找出究竟谁才是行凶者。”

    立于堂上,李长宇只感众人目光全数集中到自己身上,不禁感觉沉重无比,长吁一口气方才诉道:“这些兵械乃是我们自村庄附近所现的,而根据现场勘察,整个在房梁之上留下的刀痕相合。而这些布帛则是自少女手中取得,因为和她身上所穿衣衫不合,应当是凶手所留下来的。至于这绳索,我们曾经在尸身上现勒痕,正是这绳索所留下来的。”

    宇文威微微皱眉,问道:“这些确定是真的吗?”

    “所有证据全都在列位宪兵的监视下取得的,并无虚假。”李长宇颌回道。

    他走到那些证据之前,将那沾血的刀取出,然后对着众人说道:“诸位。你们看这柄长刀,其样式并非军中制式武器,却是蒙古人所用兵械。其特点便是带有一定的弧度,从而方便在马背之上劈砍。”挥挥手,他又是让下面两人抬上来一个猪肉来,然后对着这猪肉猛地一挥,就在上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裂痕。

    指了指上面的伤痕,李长宇继续阐述起来:“其造成的伤痕,便是如这样,形成一个撕裂且修长的伤痕。”

    “但是成参谋长的武器却并非如此。他所使用的乃是匕,外加铳枪。”李长宇盯着众人,却自腰间取出一个匕,手一挥这匕立时扎入猪肉之中,留下了一个细小但是极深的伤痕,又道:“这便是匕所造成的伤势。伤痕完全是细小但是致命,一击之下就会迅夺人性命。”紧接着,手一动又将那铳枪对准猪肉,又是一枪。

    “砰”的一声,猪肉之后登时就有一块被整个轰出,尽是碎末。

    “这则是铳枪造成的伤势。表面只是一个洞口,但是后面却形成了硕大的空穴。这乃是铳枪的创口。”凝视着远处的石固,李长宇继续说道:“但是我在检查尸体的时候,却现尸体身上的伤势并非匕以及铳枪所为,而是这把长刀和长箭所为,否则那女孩当场就会死亡。”

    石固登时一愣,却未想到居然会有这般人物存在。

    他顿感慌张,眼神有些躲闪,立时强辩道:“但是也不排除是他刻意使用这些东西,想要借此掩盖自己行凶的目的!”

    “的确!”李长宇微微颌,又道:“依照这两件东西,并无法判断成参谋就不是杀人凶手。毕竟作为一位行凶者,他也可能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以免暴露。这也是可能的。但是这个布片,却是我们从少女手中现的。在临死之前,她一直都死死攥着这个布条。”

    石固感觉有些懊恼,瞧着眼前这人越厌恶:“那又如何?你是想说这个布条乃是杀人凶手的?”

    仅凭一些蛛丝马迹,就将李长宇

    “很有可能。因为少女在被奸杀的时候,可能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将对方的衣衫扯破,而对方正在慌乱之中,所以并不知晓自己的衣服破了。”李长宇继续说道,言语之中透着坚定。

    这是他基于自己丰富的学识,所做出的判断,自然不许别人有分毫质疑。

    一挥手,李长宇又令人将成风的衣服取过来,说道:“而在这件衣衫之上起,我却未找到很应该存在的缺陷。由此可见,杀人者或许并非成风。而且这件绳索并非挣脱,实则其上面被割掉一部分,而这些平滑的切口便是证据。”话语说完,他对着众人长辑一下,方才诉道:“因为我怀疑,那杀害少女之人,只怕是另有其人。”

    “可是我亲眼所见,那少女躺在成参谋的怀中。难道我还会有假?”石固登时愤怒,张口便是斥道。

    “眼见未必如实、耳听未必为虚。在我们见到少女死亡的时候,她身上早有致命伤势,其死因乃是伤势过重导致,并非成参谋所为。而且若是这少女为成参谋所杀,那她身上应当有成参谋留下来的痕迹。譬如掌劲、刀伤亦或者是枪伤之类的痕迹,但是自少女身上,我却并未现这些痕迹,由此推论这少女并非成参谋所为。”

    李长宇继续摇着头,却是为眼前这人那偏执观念感觉叹气,又道:“更何况,活人或许会说谎,但是死人可不会。石固,你以一己之见污蔑同僚,若是被主公知晓,纵使不死少不得也得在宪兵处走一趟。”

    被这一吓,石固不禁缩了一下脑袋,更感后脑勺拔凉拔凉的。

    并非他害怕,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