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八章遇奸臣王着复仇,暗筹划计划已成
    这酒楼之事,终究只是一个插曲。┡e┡ΩwwΔw1xiaoshuo

    阿合马之所以来者,也并不只是为了听所谓的曲儿,而是为了更重要的目的。

    “唉。没想到这厮就这样的死去了?只可惜前线的将士却要受罪了。你们说这番罪过,又该如何偿还呢?”

    看着地上的尸体,阿合马虽是做出一副怜悯姿态,然而脸上却异常冰冷,更没理会旁边立着两人那苍白脸色,挥挥手便道:“来人!将他的尸体丢出去,省的留在这里,沾污了这酒楼。至于他名下的药铺也全都封了,里面的药材也充公。前线的战事正紧张呢,若是这批药材没有及时到,那枉死的士兵又该如何?”

    这一番歪理,自然无人敢辩驳。

    所以阿合马更是张狂,复又看向花和尚、恶肥蛟两人,问道:“至于你们两个?我先前吩咐你们两个办的事情办妥了吗?”

    这两人浑身一抖,顿感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颤颤巍巍的说道:“这个。还需要一段时间,短时间内无法完成?”

    “无法完成?”阿合马阖上双目,在心中想了片刻,蓦地睁开双眼,冰冷看着这两人:“有时间在这里饮酒作乐,却没时间去为国尽忠?我看你们两个,是没把我放在眼中吗?”右手运足十成力气,猛拍身边案桌,“砰”的一声,案桌顿时崩碎,更是让这两人两股战战,继续完全站立不住。

    “大大人吩咐的事情,小的现在就办!”

    嘴巴打着哆嗦,花和尚和恶肥蛟两人好容易才将话语说完全。

    “那还杵在这里干啥?还不快去!”

    阿合马又是一身嗔怒,吓得这两位赶紧屁滚尿流的滚出酒楼,生怕惹祸上身,也成为这厮的刀下亡魂。

    待到处理了这些事情之后,阿合马又带着自家的侍从从这酒楼之中离开,至于这酒楼里面曾经生的血腥场景,他却是分毫不理会,只是在乎自己是否完成了可汗交待的任务。

    针对西方诸国的长子西征,压服南朝的南征,还包括目前剿灭赤凤军的战事,现如今蒙古急需大量的钱财,好维持住整个局势,以免陷入崩溃之中。

    阿合马身兼重责,自是不敢怠慢,但是在其手下,究竟造就了多少罪孽,他却是说也说不清楚。

    远远见到众人离去,那三位士子嗟叹不已,虽是对那敢于行刺的关公甚是佩服,但终究还是不敢露赞许神色,只能各掩脸容,暗自叹道:“唉。没想到那么一位壮士,就这样白白牺牲了。”

    对那阿合马,他们亦是饱受压榨,眼见有人仗义行刺,自然是欢喜至极。

    但是眼见那位就这么死在眼前,这三人终究还是感到胆怯,只敢远远避开,以免让这祸事沾染到自己。

    “哼!”

    这时却闻一声不屑哼声传来,三人旋即便注意到不远旁,正有一位汉家子弟。

    此人也算是英武至极,鬓角如刀、双眉似峰,透着一股铮铮铁骨的豪气。只见他甚是不满瞧着三人,骂道:“你们三人只晓得在这里唉声叹气,又能做什么事情?”

    三人羞赧,只好垂下头,以示羞愧。

    其中白衣士子似是难以忍受,便作揖回道:“王著,非是我等惧怕,实在是那”话语一顿,分明便是害怕,只好稍稍缓了一缓,压住心头恐惧,方才回道:“那厮实力强大,所以我等才暂且忍让,以免让咱们也卷入这祸事之中。”

    “没错。这阿合马可是可汗近臣,非是我们所能匹敌的。”青衣士子亦是劝道,眉间紧蹙依旧透着紧张。

    另一位黄衣士子亦是劝道:“我等知晓你向来都是嫉恶如仇、好有任侠之风。然而此刻并非行侠仗义的时候,你还是听我一句劝吧,莫要因为此事牵连这里面来。”

    他们三人和眼前这王著乃是同乡,更是师从同一老师的同席,可以说是情谊甚浓。

    此番前来大都,一来避开战事,二来也是求取功名,故此三人相约在这酒楼之中相见,然后一起去谋求未来。只是这王著因为路上生了一些事情,故此晚了一步,未曾见到整个过程。当然,当初时候他们全都在场,以王著的性格,只怕断然不会让阿合马这般奸臣祸害百姓。

    需要知晓,王著的武艺远胜那关公。

    若是他再次,那只怕便不会只死一个病痨鬼了。

    虽是听了三人相劝,王著却也是铁骨铮铮,一甩袖已然转身离去,怒喝道:“哼!说得这般冠冕堂皇,不过一‘俱死’罢了!与你们三人同席,当真是我之耻。”

    话甫落,已然昂阔步,朝着远方行去。

    三位士子见了,虽是自惭形秽,却也为自己渺茫未来感觉茫然无措,也只好从这里离开,至于那些朝堂之事,以他们的实力,更不敢涉入其中。

    只是天下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而这世间又有谁能够堪破?

    自和三位老乡决裂之后,王著面有懊恼,待回到军营之后,便感觉郁闷。

    他本就身具武艺,自前来大都时候更是依仗武力,剿灭了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