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章怨隙悄然出,凶手究竟谁?
    “师弟!师弟!你怎么就这样丢下我,一个人走了?”

    将魏志阳抱在怀中,张志敬的手颤抖着抚摸在他的脸颊之上,触手之处毫无温度,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人生三大悲,不过是少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

    如今不过是一年之中,他那恩同再造的师傅长春真人已然仙逝,随后多年偕行的列位师兄弟也一并丧于蒙元密宗之手,如今时候这视若己出的师弟居然也再次受到奸佞陷害枉死在这,张志敬只觉得心头一片死灰,心中已然布满绝望。

    见到掌教如此模样,那些徒子徒孙亦是感同身受,具是哭了起来。

    “唉……”

    长叹一声,风凌子却是面带不屑的摇了摇头:“你们在这日哭夜哭,能将活人哭死、死人哭活吗?”

    这一句话恰如闪电,当即将张志敬惊醒,他抬起头眼中尚且带着泪花,恳求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你的师弟如此惨死在这,你就不想要知晓他死亡原因吗?”指了指那魏志阳胸前露出的几道裂口,风凌子一脸恼怒,若是这帮人就连自己师弟是如何死的都不知晓,那还练的什么武、修的什么道?

    张志敬这才恍悟,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你是说?”

    “没错。那凶手既然杀死你师弟,那定然会留下痕迹。而你等只需要搜寻证据,定然能够找出杀人凶手。”一挥手,风凌子当即将魏志阳浑身扒光,

    露出那赤条条的精瘦身躯,四肢之上布满伤痕很显然在战斗时候被别人以强力手段给废掉行动能力,而心脏之处亦是留有一道裂痕,很显然是被用剑插破心脏而死。

    观看这一切,一行人当即在脑海之中浮现出一副画面。

    当时候,那魏志阳刚刚因为心情郁闷来到这里,谁料到突然间就有一名剑士出现偷袭。一时不慎,魏志阳当即被那剑气割裂衣裳,而后他仗剑对决时候,却被对方连番攻击逼迫的毫无招架之力想要逃走,只可惜修为比不过对方,不仅仅四肢被废、衣衫、鞋帽散落各地,血液也四处飞溅,以至于跌倒在地,然后就被对方凌厉一招给刺穿**而死。

    “但是,这世间又有谁拥有如此出众的剑术?”

    想着他们所发现的证据,张志敬苦苦思索,在这北地之中又有哪位高手拥有如此厉害的剑术。

    风凌子见到众人具是感到疑惑,便感到有些好奇:“会不会是蒙古大军干的?”

    “那蒙古列位高手我向来熟悉,起军中高手一般皆是以长刀、长枪为主,最注重大开大合、横扫千军,它们所造成的伤势是不可能如此的细小而且致命,而密宗之中亦是多以气功、拳脚功夫为主,若是要找出一个剑术能够胜过魏志阳的,只怕没有。”摇了摇头,张志敬却不敢就此妄下断言。

    “我这地方穷乡僻壤,哪里知道什么剑道高手。”看到对方那祈求目光,风凌子摇摇头回道:“但是你的师弟乃是死在剑道高手手中,这一点毋庸置疑。”

    青筋暴涨,张志敬一手抓住对方衣襟,将其扯了起来,对着对方高声喝道:“难道就让我这师弟就这样白白死在这里吗?师傅不在的时候,是我传授他经文、教他武功,甚至指导他究竟应该如何修行。然而如今时候,他死了!就死在这里!你居然让我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放任凶手?”

    “那又如何?”

    拍开那揪住自己衣襟的手腕,风凌子大口的喘着气,眉梢之中带着恼怒。刚才那一下,他可是感受到了窒息的感觉,甚至险些以为自己会死。

    好心好意却被如此对待,风凌子也似地带着嗔怒,喝道低声喝道:“你若是珍爱自己的师弟,那就去报仇,针对我干什么?”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勉强一笑,张志敬一脸沧桑,不过短短一瞬,他却感觉自己苍老了许多,甚至那一头黑发也是带着斑驳白发,让人看着就透着一股暮气来。

    “唉,你若是想要找出凶手,不妨去恳求现在执掌太原城的萧凤,以她公正不阿的性情,想必会派人来主持公道。”

    看见一行人具是面露茫然,风凌子亦是感觉自己似乎说的太过,于是便张口说道,想为几人提供一个可靠地方式。“而且听说此人手下有一位侍女唤作萧月,此人甚是厉害乃是丹鼎境强者,一手剑术出神入化,曾经将那地仙一流的人物当众枭首并且安然逃脱,更于榆社城一战生灭近千人众,端的是厉害无比。若是她出手,想必那所谓的凶手,也断然无法逃走吧。”

    很显然,在他眼中,那赤凤军之内,除却了萧凤之外,能有战力的也就这么几位了。

    “萧月?”

    喉头微动,张志敬顿时被吓住了,两只眼睛直愣愣看着风凌子,带着惊疑。

    风凌子当即颌首,又颇为贴心的劝说起来:“没错,正是萧月。听说此人最近被那萧凤收入麾下,负责城中的安全事宜,乃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干练成员。只不过此人性情刚烈、不近人情,更兼一副铁石心肠,凡是发现有奸佞邪恶之徒祸乱军心定斩不饶。所以你若要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