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章乡野孩童论,天理无可挡
    “嘿,牛娃。你听到了吗?那太原府今日里被人给占了,听说叫什么赤凤军。不过你知道更稀奇的事情吗?”

    蹦蹦跳跳,一位少年赤着脚踩着泥水,来到了正在赶着牛的牛娃面前。黝黑的脸蛋之上通红无比,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冻得,他张牙舞爪的对着那牛娃喊道。

    “狗娃,那又咋的?那太原府就算是换了一人,难道就能够让咱吃饱喝暖?”

    只是这牛娃却一脸平静,神色依旧专注的盯着眼前的牛,见到他们准备偏离方向的时候,就轻轻拉了一下缰绳,手中鞭子亦是“啪”的一声落在牛背之上,令其重新回归道路。

    一直到现在,他始终认为自己的人生,就像眼前的这头牛一样,波澜不惊、平淡至极。

    “哈切”一声,那狗娃却哆嗦了一下。此刻已经是秋天了,虽然白天时候温度尚可,但是一到早晨又或者傍晚的时候,那就冷的可怕、冻得吓人。

    他缩了缩脖颈,又将身上穿着的粗布短衫紧了紧,而自那破洞之中几根稻草漏了出来。

    作为一位孤儿,狗娃可没有那么好的条件,能够穿上驱寒的厚厚棉衣,往衣服里面塞稻草是最简单的方式。擤了擤鼻涕,狗娃感觉自己的鼻子都快被冻掉了,然后又摸了一下空荡荡的肚子,哀嚎了起来:“这倒也是。只可惜咱们今天晚上的稀粥估计也没了。唉,你说这晚上咱们该如何度过去啊。”

    牛娃立刻皱起眉梢,低声问道:“稀粥也没了?”

    “没错啊。没了。”摊开双手,狗娃无奈的摇了摇头。

    牛娃疑惑问道:“你为啥这么确定啊?”

    “很简单啊。我曾见刘管事让六子、石头去帮忙,将本来送给咱的粟米换了糠,说是要将那袋粟米送给什么英雄。唉,你说那些个英雄啊,他们既然说是要拯救我们,为啥却将属于我们的粟米给要去了呢?说真的,我真的想不明白。”粗粗的眉毛拧在一起,狗娃一屁股坐在了土块之上,愁眉苦思了起来。

    “想不明白就别想。你还是好好的干你的活吧,不然让那刘管事发现的话,我估计你今晚又要挨饿了。”

    “饿就饿呗。反正我是不打算吃那给猪吃的糠稻。吃了会肚子涨的,很不好受,而且还会死的。”

    “那你打算咋办?不吃的话可是会饿死的。你一个人无牵无挂,死了也是一了百了。我可是还有病重的母亲呢!”牛娃见到狗娃还是这般懈怠样子,张口说道:“到时候,你可别想着我能够分你些吃的。”

    摸着肚子,狗娃呢喃了起来:“吃的、吃的。要填饱肚子咋就这么难呢?”

    “还不是你工作不认真,老是偷跑?不然的话,早就能喝上稀粥了。”赶着老牛,牛娃对此嗤之以鼻。

    “可是我每次都吃不饱,怎么可能有体力干活?”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决心,狗娃忽的调过头,盯着牛娃说道:“老这样也不是办法。要不然,咱们逃离这里?”

    “逃?被刘管事发现,非得将我们打死不成。”听到那“逃”词,牛娃连连摇头,四下瞅了瞅周围发现没有刘管事的身影,他方才放下心思,低声喝道:“而且就算逃出去,就凭咱两个你以为还能活着离开这刘家堡吗?”

    “嘿嘿。”狗娃当即笑了起来,摇头晃脑浑似那书生一样说道:“这你就不知到了吧。那刘管事今天可是被调到大门口去了,而且不仅仅是他,就连那大管家、二管家、全都到那里去了。”

    “所以你就跑到这里来?”

    “没错啊。要知道平日里这刘家堡可谓是守备森严,如今时候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而空门大开,但这的确是最好的逃走时机。所以说,你还是和我一起离开这里,也免得遭那些罪。”

    牛娃猛烈摇头:“不要!”他可和狗娃不一样,还有病重母亲需要养呢。

    “好吧,就算你不敢逃,不如和我一起去看看如何?反正也就是在远处看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见到牛娃百般拒绝,狗娃连连劝着,毕竟若他独自一人逃走,可是无法支撑多长时间的。

    眨了眨眼睛,牛娃当即就将那缰绳拴在旁边树墩子之上,一脸无奈的回道:“好吧。那我就随你看一下吧。”言罢,两人一起离开这农田,朝着他们所渴望的外面走去。

    …………

    “昭昭天理、日月无垠。这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何时乃是那昏聩皇帝、庸碌官员之天下?要知道若非这佝偻腰背,匍匐于农田之中的农夫,尔等口中之粮又是谁提供的?若非那操劳纺织机的巧妇,尔等身上的衣衫又是谁织就的?若非他们辛苦劳作,那傲然屹立于群山之中的太原城,又该是谁建造起来的?这世间的一切,又究竟是谁所支撑起来的?正是因此,我向来相信这世间应当存在一个真理。”

    张开口,萧月那凌厉目光早已经越过宇文威,落在了那些听闻话语跑来的列位农夫,而她的口中亦是轰鸣不断,将那宣言响亮的传递于荒野之中:“人生而自由、且众生平等。”

    “生而自由,众生平等?”

    浑身颤抖,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