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章月辉对话中,思绪已成型
    虽是让赤凤军战士将那女子保护起来,但是萧凤却是闷闷不乐。

    夜深人静,正是休息时候,萧凤虽是躺在床上,但是却始终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无奈之下,她只好自床上起来,一个人侧坐在床沿边上,目光怔怔越过窗户看着那一轮皎月。

    虽是早已经过了中秋佳节,但是今夜的月亮却特别圆润明亮,洁白霞光自窗户之中倾泻而出,落在了萧凤的身上。

    较之于白日时候的威风潇洒,此刻的她却显得无比的孤独,皎遐的月辉正如那一道匹练,环绕在她的身侧,飘飘然正如飞升的嫦娥一样,仿佛随时随地都可能飞升此地。

    无论如何,我都不曾属于这里。

    心中泛起了波澜,萧凤怔怔的想着白日时候的场景,虽是愤怒早已经消停,但是她却感觉心中沉甸甸的,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开来。

    “姐姐,你怎么还不睡?”

    睡在一边,萧月感觉肌肤稍微有些冰凉,于是自睡梦之中苏醒,她揉着惺忪眼睛看见萧凤却并未躺下,反而着身躯坐在床边,不免有些诧异。

    萧凤这般模样,她可是从未见过。

    “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我无法睡觉。”宛然一笑,萧凤将那被子拉了一下,将萧月的身子盖住。

    天气冰凉,若是睡觉时候不盖好被子,可是会着凉的。

    听见这话,萧月反而睡不着觉,也是一样将身体撑起,靠在萧凤身边问道:“是赤凤军的事情吗?”

    “也不全是!”摇了摇头,萧凤回道:“只是白天时候判了一件案子,所以感觉有些闷闷不乐。”

    “是什么案件?”萧月有些好奇,若是寻常的案子萧凤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但是能够让萧凤始终闷闷不乐的案件,只怕这案件牵连甚广,否则的话自己的师尊如何会在这生更半夜的时候还未曾睡眠呢?

    萧凤当即回道:“是一件关于女子的案件。”随后,她就谆谆诉说,将昨天发生的案件全盘说了出来。

    “那两个男子当真可恨,竟然分毫不管那女子,只为自己考虑。”听罢之后,萧月立刻就斥责了起来,若是她当时候在场,只怕早就拔剑将这两人砍死当场。

    “没错。不过最可怕的是,那女子竟然毫无挣扎反抗的余地,就这样任人摆布,而且那些家伙还自认为理所应当。你说我们女子,难道当真是天生就必须要当他们男人的奴仆又或者是生育工具吗?”捏紧拳头,萧凤胸腔之中已然布满火焰,若非她素来涵养了得,晓得当时候杀死两人对自己名声无意,当时候岂会让这两人离开?

    她并非这个时代的人,出身于未来世界、习惯了人人平等的萧凤,根本就无法接受居然有人会将自己的妻子卖出去,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有的人购买这些女子作为奴婢、妾室,只是为了延续他们的宗族罢了。

    如此强烈的冲突,才是让萧凤发怒的真正原因。

    感同身受,萧月不自觉将手腕挽在萧凤手臂之上,低声诉说道:“幸亏有姐姐在,不然的话我只怕也要沦为她们那般样子了。”“但是这样就行了吗?”轻轻地呢喃着,萧凤却并不仅仅满足于自己,想着当初看见的那个潸然泪下的少女,她却恍惚之中像是看见了自己。

    若是自己没有被师尊收留,若是自己没有修炼武功,若是自己没有得到儒释道三教顶尖功法,那么那个人会不会就是她?

    彻骨的寒意罩住身体,萧凤一时间完全是僵住了,浑然弄不清楚自己的状况。

    “怎么了,姐姐?”

    察觉到萧凤身体变化,萧月当即靠了进来,一对星眸担忧的看着那忧愁紧锁的眉梢,她心中酸楚立刻伸出手,想要将这布满无数懊恼事情的皱纹全都抹去。

    “月牙儿,我没事!”萧凤感觉那贴在额头之上的玉手,当即将其反握住,却转而掉转头看向萧月。

    银辉之下,那洁白的玉体寸缕未着,晶莹的光辉微微闪烁,就像是那绝代的雕刻大师以玉石雕琢而成的,幽冷的清香窜入鼻息,让她那本是烦躁的心境稍微安静了下来。

    萧月自是不信,黑眸之中泛着莹莹光彩,问道:“但是我之前看你气息稍微有些混乱,就连体内的清净琉璃焰也有些暴躁。”同样身为武者,她自然晓得真元和心境有着莫大的关系。

    心情烦躁,则真元狂如台风。

    心境平静,则真元平静如海。

    “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些我应该去做的事情。”神色收敛起来,萧凤声音有些低沉:“毕竟我若是不去做,又该有什么人去做呢。总不能等到上千年,让那个伟人来做吧。不然的话,我来到这里又有什么意义?”

    萧月听了这些话,立时感觉那本来是紧绷着的肌肤稍微放松了一下,问道:“什么事情?”

    “让那些和我们一样的女子,不用再被那些可恨的男子用所谓的婚姻关系束缚着,而她们再也不用被那群家伙当做奴仆任意买卖,能够自由的追求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就是我打算做的。”眼眸之中闪烁着光辉,萧凤看到萧月那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