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一章老骥伏枥起,锋芒磨砺出
    “师尊!”

    掀开帷帐,萧月正欲说什么,却在见到萧星沉睡模样之后,就止住话头。

    “我知道了!待会儿换个地方再说。”指尖轻轻抚摸着那微皱眉头,萧凤发觉无论自己如何去平静都安抚不下来,更不知此刻萧星究竟做着什么噩梦,以至于整个人都有些哆嗦。

    她将其抱住放在旁边的大床之上,取过了柔软羊皮褥子将其盖住,又低下身子在其耳边轻声细语道:“我有些事情需要离开一下,你先休息一下吧。”将被褥拉好之后,方才安心离开,来到了军营旁边的马厩之中,静静的看着萧月那寒若冰雪般的脸颊。

    虽是萧月也是一个亭亭玉立,靓丽无双的美人儿,但那就和北极冰雪一般总是透着寒霜的脸却总是让人心生惧意,他人和她对视的话寻常对话已然困难,更勿论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此刻大抵是因为担忧自家妹妹,更兼正在萧凤眼前,她原本冰山一般的神色方才消解了许多,只是眉目中依旧带着担忧。

    “星儿她刚刚见到那些血腥场景,故此有些不适,只需要休息一下即可。”萧凤想及之前的话,转眼间却见马厩之内立着的一匹老马,说道:“没想到你居然将白麟也带来了吗?只可惜十年已过,它也老了许多了。”

    萧月摇摇头,却道:“不是我带来的,是它自己来的。”说实在的,她初次见到这白麟时候也是惊讶,毕竟在十年之前正是这匹千里神驹带着三人离开兴元府回到这万千大山之中,又如何认识不出来?

    “自己来的?”萧凤有些惊诧,也不管马厩之中有些脏乱的环境就走了进去。

    见着昔日熟悉的主人,白麟伸出头轻轻咬住旁边的辔头,并且不断的侧着头在萧凤手上蹭着,口中恢恢叫着显得极是兴奋,尾巴亦是高兴的摇晃起来,显然对再次见到萧凤而感觉高兴。

    “十年过去了,没曾想你居然还记得我。”将手一下下抚摸着,萧凤将其毛发缓缓捋顺,柔声说道:“当年倒是苦了你了。不过你既然已经回来,就在这里歇息吧。”瞥见旁边立着一人,手中正捧着割下来的草料,问道:“我记得你是负责饲养马匹的马奴吧。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我叫马三蛋!家中老爹取得,粗鄙不堪倒是让笑话了。”

    大抵是因为初次见到萧凤,马三蛋有些紧张,尤其是见到萧凤盯着自己时候更是有些手足无措,胡乱的应答起来。

    他本是北地一位寻常农户,后因战争被蒙元俘获贬为奴仆,负责伺候他们的战马,风吹雨打、日晒雨淋也不能够懈怠,干的全是肮脏不堪的粗活,而且稍有不顺就会遭遇骑士贬低侮辱,每日里吃的也不过是糙米之类的东西,可谓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如今被萧凤救了,他俨然已经将其视为神仙中人,哪里还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平易近人。

    “的确粗鄙。既然如此,我且为你取个名字。莫道浮云终蔽日,严冬过尽绽春蕾。既然如此,你就唤作马云冬!”萧凤笑了一下,旋即就极其庄重嘱咐道:“还有,这些战马你务必要照顾好。若是以后和蒙元作战,这些战马可是极其重要的。”

    “云冬自当竭尽全力,不敢有负少主大恩。”不由得俯首称臣,马云冬带着颤音赶紧应下。

    目光自白麟身上挪开,萧凤回道:“那就好,我还有要事,你先照顾好白麟。”旋即就自马厩之中走出,却是来到了萧月旁边,看着她又重新变作冰山模样,心中莫名有些酸楚问:“你之前找我莫非就是为了这事?”

    “并非这些,只是想问问师尊,究竟何时我们才会出山。”死死盯着萧凤,萧月却步步紧逼,一副迫切想要知晓答案的样子,于她那灼灼目光之中,尽是疯狂之意。

    沉思片刻,萧凤方才缓缓说道:“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我们实力太差,眼下只有千余人,如何是蒙元敌手?若是不仔细考虑斟酌行动,只怕反而会招来大祸。”

    这番话虽是有些道理,然而萧月却终究还是忍不住,愤怒之声轰然而出:“但永远就这样考虑吗?别忘了,那忽睹都合着他的部将可全部逃了,若是他们引来敌人,我们又该如何?想当初,师尊就应该直接出手,一手击毙那些混蛋!”眼眶含泪,眼神茫然,浑然没有听见萧凤的话。

    她却是想起当初她那父亲殒命时候,也是一样历尽千辛万苦击倒了对手,也是一样自以为在即将战胜对方的时候突遭强敌,那些事情仿佛和如今场景又交错起来,唯恐这谋划许久的事情又是功亏一篑了。

    “我们不已经等了十年了吗?在等一天半个月,又有何妨?”萧凤叹道,待到其神色有些茫然,她方才走上前将其被泪水润湿的眼眶拭干,又将其抱在怀中,安慰道:“更何况我何时违逆了和你们的诺言?这天下,别的人你信不过,但是我你总该相信吧。”

    “嗯,我知道了!”

    被萧凤抱住,萧月顿觉有些羞意,赶紧挣脱开来,虽是目光依旧有着莹莹泪光,却重新恢复先前样子。

    正在此刻,天空中却有一只信鸽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