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章劣顽童,终困升仙台
    告别丘处机之后,小龙女也没逗留,立刻就迈开小脚回到了真泽宫。

    这真泽宫不比全真教规模庞大、信徒遍布整个中原,但是在这山西一界却是名声在外,经常有恩客上门求教,恳请宫内真人出手相助,安抚一方水土。

    只是小龙女一看到这磅礴宫殿不禁踟躇起来,小脸皱着布满了愁容,尤其是见到宫殿大门处立着的两位道士。

    眼睛骨碌碌转动一下,她立刻就来了主意,当即就爬上宫殿一边的桑树,手脚并用很快就爬到树冠之上,然后奋身一跃就跳入了宫殿之内。

    等落地之后,她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到周围没人之后,方才安心下来,吐出肺中浊气。

    此刻正值日上三杆,是清晨锻炼的好时候,远处一位身穿道袍的少女缓步走出,手中拿着一个扫帚。

    小龙女立刻就藏在大树后面,待到其靠近之后,立刻就探出头对着她照了照手,说道:“喂。定真师妹,你知道师傅在那里吗?”

    那定真立时哭笑不得:“师姐?你怎么现在才出现?要知道,师傅为了找你,可是将整个桥顶山找遍了。”

    她虽是年岁比小龙女大多了,但是因为入门时间太短,只有三年有余,故此只好称呼小龙女为师姐。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有啥好担心的?”小龙女只是摆摆手,分毫没将这事放在心上。

    “可是!毕竟惹了师傅担心,就怕你随了定情师姐的路子。”定真却想起师傅那些话儿,不觉有些担心。

    “切!我又不是那些个傻女人,只要被那些男人说上几句就迷失了心智了。”嘟囔着,小龙女压根就没有在意,她只是有些在意此时师傅的状况,好让自己到时候准备好相应的说辞:“只是师傅她现在怎么了?究竟是在圣婴宫,还是在圣母宫?又或者在梳心楼?”

    身为那位慧明真人的弟子,小龙女自然知晓自己师尊的脾性。

    若是有弟子胡闹就会在圣婴宫静修,若是因外人而烦恼就会在圣母宫修养,若是自己原因就会待在梳心楼中。是以她才会询问师尊动静,好为待会儿的应对做好准备。

    “师姐!你以后可不能在任性,四处乱跑了。”手住声,定真却罕见的绷着脸,话语中带着责怪。

    小龙女顿感奇怪,毕竟她可从未见过自家师妹如此严肃,立刻就腆着脸,笑嘻嘻的说道:“师妹!你就告诉我好了。要不然,我就帮你和那个张家小子传递情书如何?”

    “什么张家小子!我都不知道你说什么?”定真目光立时慌了,好容易才重新绷紧脸,口中胡乱答着。

    小龙女嘟着嘴,下巴微微昂起,圆圆的大眼睛也笑成了月牙儿:“那前些日子,我在万寿亭见到的两个对诗的人是啥?”说到这里,她又轻轻的晃着脑袋,目光转而透着些许惆怅,抑扬顿挫的唱了起来:“春花秋月何时了,一曲临江问惆怅。几许春风入梦来,更与何人诉衷情!好诗,果然是好诗!”

    听着这些乱糟糟的话儿,定真那圆圆的脸蛋越来越红,终究还是忍不住,将那笤帚朝着地下一丢,旋即就转身逃开。

    小龙女望见她离开,也自感无趣,当即转身就要回到自家厢房之内,嘴中还是嘀咕着:“唉,只可惜待会儿怎么和那个老巫婆说呢?算了,反正不差这一时半刻,等会儿再说吧。”只是她却没有注意到眼前立着一人,当场就撞上去了,整个人跌倒在地。

    “好狗不当路,谁闲着没事躲在别人背后啊。”

    摸着被摔疼的屁股蛋子,小龙女正要爬将起来找那人麻烦,只是等到她看到面前站着的那人时候,立刻就呆住了。

    只见眼前,一位女道士立在身前,身穿一件朴素道袍,看起来约莫三十多岁,容姿端庄给人一种静谧感觉。她望着那低着头露出一副怯弱的样子的小龙女,摇头说道:“定慧啊!我不是说了吗?未经我允许,你可不能擅自出宫。”

    显然,这位就是收养小龙女的慧明真人了。

    “可是我不是想要去找一下我的父母吗?”

    明媚的大眼睛透着一丝狡黠,小龙女怯生生的走到了慧明身前,小手扯了扯衣角,在抬起头的霎那之间双眸之中透着一丝雾气,原本透着欢快的脸蛋也瞬间带着哀伤:“毕竟别人都有父母,就我没有!”

    “那你找到了吗?”

    听见这熟悉的借口,慧明望见低下这稚嫩的女童,心中没由来的涌出一团火焰,暗想着:这么多年难道你就连想出一个新的借口都那么难吗?

    小龙女立刻哑口无语,沮丧的低下头,脚尖戳着地儿:“没有!”

    “定慧啊。你可知道,我为何给你起名为定慧?”那慧明立刻想起自从这个女童来到这真泽宫中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原本修道多年的清静心立刻就泛起了波澜,甚至怀疑当初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所以才招来了这么一位灾星?

    毕竟自这位来到真泽宫之后,她就没有一日安心过,总是因为各种事情给这位弟子擦屁股,甚至处理那些惹来的祸事来。

    小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