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八六五章 得到宽恕
    ……

    “没错。”许洁儿点了点头道:“她也是我的朋友,很要好的朋友。”

    许洁儿故意把“要好”二字加重,想看看欧楚阳的反映,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随后马上叹息道:“唉~,她是个可怜人,曾经因为爱犯过错,最后又为了赎罪,受尽了拆磨,方才变成这副样子,青义先生觉得她应不应该被原谅呢?”

    许洁儿的步步紧逼,没有丝毫放松的架式,这让欧楚阳头疼不已,不过提到东方雪,欧楚阳还是冷静的说道:“爱,呵呵,许小姐若想问青义关于这方面的问题,请恕青义很难回答了。青义只是一个只知道炼丹的不解风情之人,对于”爱“这个字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交流的心得,许小姐找错人了。”

    “好吧。”许洁儿诚然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青义先生,你认为一个知错能改的人,是否可以得到宽恕呢?”

    还是这个问题,欧楚阳实在有着喷血的冲动,无奈之下,欧楚阳只能说道:“许小姐,青义认为世间人皆有对错之举,而是对是错皆在乎人的出发点,也许对于别人来说,她是错的,可处于她自己的地位,就不一定是错的了。”

    “青义先生的意思是,她可以得到宽恕?”

    “也许吧。”欧楚阳实在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他怕自己会露出马脚,遂含糊其辞的说道。

    许洁儿听着,咯咯的笑了起来,看上去心情忽然变得不错:“要是让我这个朋友听到青义先生的劝解,恐怕他的病会好的更快了。”

    “咳~”欧楚阳脸色微变,难以掩饰的羞涩还是流露了出来。

    “想不到绕来绕去,还是被这丫头绕进去了。”欧楚阳心想着,立马催促道:“许小姐,青义回去还有要事,不如现在就让青义为许小姐诊断一下吧。”

    “好吧。”许洁儿欢快的笑了一声,立马那洁白的手腕伸了过去。

    欧楚阳心下唏嘘,表面上却是强自淡然,伸出右手,化掌成指,按住了许洁儿的脉博。

    与前一天酒宴上一样,许洁儿的脉博很正常,欧楚阳需要做的是进一步的用真灵魂力与内气来查探许洁儿的血脉以及内晶。

    雄浑的真灵魂力化做了缓缓的清流在许洁儿的体内流淌了起来,一道道锐利的气势眨眼间便涌了过来。

    欧楚阳知道这是内气护主的特点,并没有在意,放慢速度,他旨在查看一下这血脉中紫气根深蒂固到什么程度,好再做明确的判断。

    意识跟随着魂力进入了血脉,那一根根细致的血管壁上隐隐着有金芒包裹,正是修炼了多年的金属性灵气,保护着血脉不受到伤害。在这金属性内气之中,欧楚阳终于再一次的发现了与金重同样的紫气。

    紫气仿若一条紫色的细线,牢固的缠在内气之上,甚至在血脉的四周都有着一层淡淡的紫光反射出来,虽然很是隐晦,但欧楚阳却不难发现,那紫气已经渗透进了血脉当中,与其凝为了一体。

    得到这个结果,欧楚阳的眉头陡然皱了起来。这与金重不同,金重血脉中的紫气虽然牢固,可毕竟还是在血脉表面的,欧楚阳当初正是通过血脉与紫气的松动,慢慢拔除了紫气的存在。

    到了这个时候,欧楚阳几乎已经能够明白过来,自己的紫气本源或许可以让所有许家族人的紫气尽数排除,但唯独许洁儿不行,如果强行拔除的话,许洁儿的血脉定然会受不了这种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而且欧楚阳知道,自己也没有这个能力。

    真灵魂力入体,探查的过程说来简单,可就是为了这个结论,欧楚阳却是坐了整整两个时辰,这么长的时间,就连许洁儿也坐不住了。她也知道自己的病情严重的一塌糊涂,可没想到欧楚阳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诊断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欧楚阳终于松开了手,叹气加摇头,唏嘘不已。

    许洁儿已经司空见惯了,并没觉得什么,笑道:“让青义先生为难了。洁儿知道自己的病很严重。”

    欧楚阳并没有接过话茬,而是话锋一转问道:“据青义所知,许小姐的这副血脉是天生的吧。”

    “恩。”许洁儿点了点头。

    欧楚阳再问道:“请问许小姐,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没有什么难受的感觉,比如每隔一段时间会出现内息停滞等等。”

    许洁儿摇了摇头道:“没有,就在是古迹修炼的时候,每每实力提升都会有钻心的痛。”

    “古迹?”欧楚阳闻言,神情一紧。

    “恩。”

    “许小姐说的是许家的禁地?”

    “没错。”许洁儿下意识的答了一句,忽然眼睛一亮,转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欧楚阳问道:“怎么?青义先生对那里有兴趣?”

    欧楚阳听着,连忙摇头道:“没有,青义只是想多多了解许小姐的病情而已。”

    “哦。”许洁儿假装理解,可那双大眼睛却是扑朔迷离,仿佛在想着什么事。

    欧楚阳又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今天了解的够多,慢慢的站起身道:“许小姐,青义如今还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