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卫灵月季少云 > 第 4 章
    这一夜,是卫灵月的死去活来之夜。

    她以为她真要冻死在这寒凉的大雨之夜,可谁想到他又返回?

    还以这样暖昧的姿势将她狠狠的锁在他的身T之间。

    她冷,好冷。

    小产的身T,禁不住雨水的冲刷,是以她发疯似的渴望着的温暖的源泉。

    比如,这个男人如火一般炽热的身T,简直就是她此生最完美的救赎。

    卫灵月睁开那双虚弱的眸子,看清了抱着她的男人到底是谁。

    一时间,她又哭又笑,嗓音像是被谁狠狠的用过一样,沙哑的J乎说不出话,“少云……要我。”

    她咬着他的耳际说,努力摩擦着他的身T。

    轰!

    脑后最后一丝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彻底崩断,季少云对上盛如月没有任何冲动的身T,忽然就是出笼的猛虎一样,迅速昂扬挺拔,嗷嗷待入。

    “J人!”

    口中狠狠怒骂一声,季少云既恨这nv人的恶毒,又恨自己对她的Yu罢不能!

    这简直就是一个致命致死的nv妖精!

    怀着这样矛盾又死不承认的诡异心情,季少云双手用力抬高了她的身T,又狠狠用力往下压。

    J乎是同时,两人闷哼出声。

    随之而来,便是季少云狂风暴雨一般的迅速冲进。

    卫灵月尖叫着,哭喊着,嗓音沙哑得不像话,虚弱的身T却像是飞入天堂之上的美丽蝴蝶一样……她奋力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尽量让自己的身T得到最大的满足。

    哪怕是死,也要死得绝然美丽。

    一次,一次,又一次……

    记不得有多少次到达快乐的巅峰,也记不得有多少次,是他用力的抱着她,带她穿过狂风暴雨的海岸线。

    这一刻,卫灵月以为自己要死了,可下一秒却又苟延残喘的活过来。

    男人到最后的力度,已经渐渐放得柔和,卫灵月咬牙拼命受着,似是最后的最后,她要永远将他记在心里一样,她大叫,“季少云!你弄死我吧!”

    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他的身下。

    最后这一声过后,季少云怒吼一声,终于将自己身T最后的冲动释放而出,卫灵月虚弱的身T 彻底昏了过去。

    暴雨之夜,白Se的路虎车,像是感冒生病了一样,断断续续的在路边的这个小小位置,狠狠的抖动了J个小时……

    解放了自己,季少云冷着脸,将怀中的nv人扔到一边。

    套好身上的衣F,季少云略顿一顿,开车将卫灵月送去了医院。

    医生还真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急诊病人,初初检查,只气得大骂,“你是畜生吗?她刚刚才小产,你就这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她会死的!”

    混蛋!

    向来漠冷的医生难得骂了句粗口,季少云沉沉着目光,只作不知。

    手中黑金卡往护士站一扔,“治好她!”

    冷漠无情转身离去,进入黑暗的雨夜之中,不知所踪……

    此后,整整数天时间,季少云便像是彻底遗忘了这一次的事情,将他全部的精力,都投入了公司的上市对接之中。

    助理陈重锦是他最要好的发小。</P>

    是他绝对信得过的人。

    此时,见他J乎一周时间都没有离开办公室了,忍不住道,“少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这么拼命,嫂子知道了会心疼的。”

    她?

    季少云缓缓抬眸,眼底一P冷意涌现,“她不会。”

    掌中的笔却倏然握紧。

    陈重锦看了他一眼,他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季少云情况的知之一。

    可是他没法劝。

    长长叹一口气,正要离开,桌上手机响了,季少云看了一眼,陌生电话,他并不想接。

    陈重锦耸耸肩,抬手将电话接起,刚听没J句,脸Se就变了。

    “怎么?出什么事了?”季少云问,手边的文件依然签的飞快。

    陈重锦:……

    他该怎么说?

    “少云,嫂子那边,可能有些不太好……”

    那个终日作妖的nv人吗?

    想到卫灵月那张脸,季少云冷嗤一声,“有什么不太好?要是寻死觅活,由她便是。”

    陈重锦吞了下口水,脸Se难看,“她……死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