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毒女重生夫君滚下塌 > 第278章 番外七章嘉琪篇恩恩怨怨
    多年以前,章嘉琪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

    七岁,已经是记事的年龄,她清楚的记得,她看中了一件鹅黄色的衣裙,她记得,那件衣裳是父亲得了赏,皇上给了赏赐,而那件衣裳就是众多赏赐中的一块布,被制作成的一件衣裳。

    她记得,是大夫人制作的,她看着裙摆上有大朵大朵的牡丹,衬的这个季节更加的鲜艳动人,穿在章嘉悦的身上有说不出的水灵,活像春意盎然,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美丽。

    章嘉悦甚爱在院子里玩耍,不分时间地点,故而她虽不常出院子,也总能看见。

    确切的说,那个时候开始,章嘉悦就和她形影不离。

    晚上回来的时候,她央求着,也要那样一模一样的衣裙,若穿在身上,定然美丽极了。

    母亲却将她骂了一通,说什么想要什么东西,就要靠着自己能力得到,在这里哭鼻子有什么用。

    她仰着头问道:“娘,那么要怎样才能有一样的裙子?”

    母亲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随手端过来桌子上一盘已经吃过的点心,重新码了码,目光中露出狡黠,“那丫头最爱吃这个,你去送给她,说上几句好话,她定然会将衣裙给你,,想要得到什么,哭闹是行不通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哄着让她心甘情愿的将衣裳给你!”

    章嘉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端着那一盘桂花糕跑出去了。

    果然,从那以后,她便屡试不爽,每次她想要什么东西,是章嘉悦有的,或者是她也没有的,她总会说上几句好听的话,又或者送上些吃的,她不喜欢的小物件,她总能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表面上看,章家二小姐是章家大小姐的小跟班,两个人的关系好的很,完全没有嫡庶之分,只有章嘉琪心里明白,别人看到的,只不过都是表面上的,什么关心好的很,若不是她成日里奉承着,她们两个的关系能这么好吗?

    渐渐地,她也明白了,章嘉悦表面上看着天不怕地不怕,实际上,却是一根筋,做事从来不会思考,往往自己鼓动两句,她才不管对错,一位听取。

    两人胡闹归胡闹,也逃不了读书写字这一关,章嘉悦作为章府嫡女,自然请了最好的教书先生,每次章夫人怕她贪玩,总是逼着她。

    对此,章嘉琪母女却嗤之以鼻,读那么多说有什么用,到头来不是给人做妻做妾。

    像章夫人,出声名门,读了不少书,可是有她狐媚吗?有她了解男人心思吗?章太师更多的,还是宠爱她多一点。

    女人,只需要容貌美丽,在加上一张巧嘴,再攀上一门好亲事,一辈子受用无穷。

    章嘉琪起初并不认同,只不过在跟着教书先生学了几天以后,便觉得甚是乏味,什么女戒,女得,这些学了有什么用处,以后又是那些晦涩难懂的诗词,酸溜溜的,她实在看不出哪里有趣。

    故而课堂上,她都是心不在焉的,每次只有章太师去检查的时候才应付一二,那教书先生得了她的银子,自然不会将她的情况告诉章太师。

    两人渐渐长大,表面上关系也越来越好,她越发端庄娴熟,章嘉悦却长成了一个疯小子,整日不着调。

    可是就是她着不着调的样子,她竟然女扮男装去参加诗词比赛,在那么多博学的男子中,她竟然胜出了,还得到了“南朝第一才女”的名号。

    似乎从那以后,章太师对于她的态度就变了,对于自己的也变了,往常,她从来没感觉到章太师会偏心。

    可是日后,她却清楚的感觉到了。

    饭桌上,章太师会有意无意的问候她的日常,却从来没有一句是关于她的,似乎,在章嘉悦的光环下,她已经消失了一般。

    连京城中小姐夫人的聚会,邀请的都她,她身为嫡女,从来没有被邀请过。

    章嘉悦却是个没心性的人,只要她一撒娇,一委屈,她便会巴巴的带着她去,为此,她也认识了不少人,见过不少的世面,自然,其中不乏那些公子哥。

    一起去宴会的时候,她总是要章嘉悦自己去玩,美名其曰,她不爱热闹,在一处安静等她就好。

    章嘉悦并没有生疑,为此,章嘉悦打着章府小姐的名号认识了不少贵公子。

    只不过,普通人又怎么入的了她眼,有一次,她见到了孟亭咨,惊鸿一瞥,知道他身份后,她更加确定他就是她今生唯一的良人,三皇子,若能嫁给她,那么她的富贵便指日可待,她再也不是章家不受关注的二小姐,她再也不用看着章嘉悦的脸色生活。

    一来二去,她都搞不清楚自己心中是真的喜欢孟亭咨,还是仅仅看中他的地位,她清楚的知道,若孟亭咨不是三皇子,那么她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甚至在听说他的计划之后还要冒着风险帮助他。

    只不过,渐渐地,她发现她越来越控制不住章嘉悦了,连她身边暗中被自己收买,监视她的丫鬟扶桑,也回来禀报说她变了许多。

    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她自问办事向来稳妥,从来没有了留下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难道是连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