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毒女重生夫君滚下塌 > 第26章 结为同盟
    深邃的眸光泛起几分的期许,掩饰住自己的不安,孟亭均并未一直注视着章嘉悦,反而是低眸看着这盘残局。

    颇有几分忐忑不安,却能够镇定自若。

    轻微的愣神,似是没有想过要回答这样的问题,章嘉悦平静的抬眸正视着他,如雨雾般漆黑的瞳孔里一片清澈,有几分不明所以。

    细细的思量片刻,缓而平静的口吻里夹杂着几分笃定,“随君之意,绝无怨言。”

    表明自己的态度,她既然选择了孟亭均,自然是要随着孟亭均的思想,毕竟有些事情终究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

    放手一搏,倘若太子真心无心朝政,至少自己绝不能够像从前一样。

    听到这样的言语,孟亭均稍稍有所动容,他愿意去相信章嘉悦所言的话语,但同时也需要对别有用心之人有所提防。

    沉默了良久,他郑重其事的抬眸注视着极其认真的章嘉悦,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同样的认真答道:“允你一诺,绝不辜负。”

    既然章嘉悦都选择将赌注放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让他输?更何况只是保护原本就是自己所拥有的。

    并非难事,只看有心与否。

    一字一句,坚定而深沉,眼眸里泛起轻微的光芒。

    “好。”

    良久,章嘉悦轻声应道,未曾想过会这样的顺利,但同样是孤注一掷的抉择。

    已经没有什么是她输不起的了,所以她并不害怕,也不担心。

    这一次,自己不会再去做别人棋盘上的棋子,而是要让那些人成为自己棋盘上的棋子才可以。

    未曾写下任何的字据或是什么,只是两个人的口头之约,却能够铭记于心。

    各有所思,同样的则是,都不愿再度万劫不复。

    “这个给你,就当做是扇面的谢礼。”犹豫了许久,孟亭均终于做出了决定,开口打破这样的沉寂,同时将自己一直藏于袖中的发簪摊开在手心之中。

    木制雕花之物,镶嵌着贝壳花瓣,流苏上坠着一块通透的玉,以及玉石磨练的珠子,晶莹剔透,却又夹杂着独特的韵味。

    一眼就看重的物品,是他觉得能够配得上章嘉悦的,纯真无瑕。

    略微惊讶的目光落在它身上,眨动着眼眸,疑惑不解,章嘉悦被这样的发簪所吸引,确实是不错的物品,只是她不能收。

    所以便干脆的拒绝,“如此贵重精致之物,嘉悦不能收,一面扇面,不足以挂齿。”

    虽然自己并不讨厌它,反而有几分的兴趣,但是自己的原则还是存在的,有些事情的正误,自己终究是可以把握的,不会轻易的迷茫。

    反倒是让孟亭均有所为难,稍稍无奈的口吻道:“悦儿不肯收么?这可是我专程买给悦儿的,想要给你一个惊喜。”轻微的停顿片刻,再度开口道:“既然不愿做扇面的谢礼,那就当做你我结盟的信物,这样可好?”

    未曾想过自己会再度收起来,所以便换了一个其他的理由。

    总之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希望她能够收下,仅此而已。

    明白了自己推脱不得,章嘉悦摇了摇头,略微有几分的失笑,但还是收下了,半开玩笑半认真道:“那好,就当做是我们结盟的信物。”

    一眨一眨的眼睫毛,扑闪着很是灵动,属于他们两个之间的约定与秘密。

    握在手心之中,还能够感觉到上面残留的余温,不动声色的将它仔细收起来,以免被章太师发现,可就不大好了。

    还未等孟亭均继续开口说什么时,房间门在这个时候被推开,同时传来声音。

    “血明珠果然名不虚传,美的惊心动魄,这样的绝世珍宝,也就只有太子能够有了。”章太师欣喜归来赞叹着,眉飞色舞,兴致勃勃的模样,浅淡的笑意。

    他自然不是专程为看所谓的血明珠,而是给章嘉悦与孟亭均制造独处的机会。

    女儿有心,他自然是要去试探别人是否有意,唯一的嫡女,定是要尽心。

    再者有些事情,终究是和缘字脱离不开的。

    隐隐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似是有些不对,轻微一愣,却没有怎么去在意。

    章嘉悦缓缓站起身来,若无其事的模样,温和道:“爹爹,天色不早了,若有什么要同太子所言的话语,悦儿先去大厅内等候。”

    直截了当的为他们两个腾出来空间,毕竟这次此行重点是爹爹,而不是自己,反而让自己利用了这个机会,这么快就能够达成自己白日里所心心念念的事情。

    倒也是没有白跑一趟,更何况有爹爹挡着,旁人也是不敢妄加言论什么。

    就算是有气,也只能够隐忍着,就如同此刻咬牙切齿呆在太师府里的章嘉琪,与不明所以的赵姨娘。

    “待老爷他们回来,你可找机会一定要好好问问嘉悦,万不能错过什么,现在嘉悦可和从前不一样了,也不知是怎么了。”

    赵姨娘心有余悸的叮嘱着章嘉琪,手心托着下巴,轻微皱起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