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撒狗粮长大的 > 第 58 章
    闻砚没想到付新雨会突然抱上来, 他条件反射地把她往外推。

    他的的力度不小, 一下子就把她给推开了, 她往后退了几步才停了下来。

    "……新雨, 对不起, 你没事吧?"闻砚有些抱歉地说。

    付新雨摇了摇头, 抬眸看他,"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很抱歉,我一时太伤心失了分寸, 忘了我们早已经不是小时候那样了。"

    "不, 我们小时候的……"

    "友谊还在"四个字还没说出口,闻砚余光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女人, 一阵愕然之后就是没由来的恐慌,他的脚步已经先于意识走向她, "……夏天, 夏天, 你别误会……"

    宁夏天表情一直都是淡淡地,站在原地也没跑, 看着闻砚脚步有些慌乱地走到自己面前来。

    "夏天,不是你看到那样的。"闻砚着急开口解释, "新雨是我发小, 她姑姑要手术, 她担心才会抱住我……我……"

    向来遇事镇定的闻砚,第一次说话如此思路混乱。宁夏天轻轻开口打断他, "嗯,你有事就先忙吧,我先走了。"

    她一转身,闻砚伸手就捏住她的手腕。她的手冰凉得像是寒冬里的手一般,他的心像是被她的冰凉所感染,颤颤的。

    闻砚慢慢用自己的手指缠上她的手指,定睛看着她,道:"我跟你一起回去。"

    付新雨看着两人十指紧扣,原本还心存的希望瞬间被扑灭了。她心里不禁自嘲道,像闻砚这么优秀的男人,难道会为了她这个投入其他男人怀里的青梅而驻足吗?

    "对不起。"付新雨开口道歉,对闻砚更是对宁夏天。

    看着闻砚体贴把宁夏天扶上副驾驶的背影,付新雨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后悔。要是她当初没有选择那个混蛋而是接受了闻砚,那今天这个幸福的女人该是自己了。

    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自从这天以后,宁夏天又好像跟回到刚重逢时的清冷,即使闻砚再怎么哄她,她也是无动于衷。

    闻砚多次解释,宁夏天也只是轻"嗯"一声以作回应。

    她这样油盐不进,他对此真有些不知所措。

    "夏天,我跟新雨之间真的是清清白白的,你要是介意她的存在,我就以后都不跟她见面。她姑姑那边,我现在都交给助理去处理了,你相信我好不好?"

    在闻砚再一次解释之后,宁夏天第一次反问了他一个问题,"你……以前很喜欢她吧?"

    闻砚一时无法否认,宁夏天唇角露出一个嘲讽的角度,刺得他眼睛都有些疼了。

    "夏天,我以前的确喜欢过她,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我发誓,我现在心里就只有你一个。"闻砚伸手把她拉入自己的怀里。

    宁夏天也没反抗,就这样任由他抱着。良久,她才说了一句,"对啊……谁还没点过去呢?"

    只不过,她每每想到付新雨靠在他怀里的画面,她就会想起,高考回校填志愿那天,他为了付新雨喝酒解愁、痛苦悲伤的样子。

    或许,她不应该执着于他的过去,可有了父母的前车之鉴,她就是钻牛角尖般地揪着他的过去不放。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一直想不起闻砚了,大概她的潜意识里面就让她选择性忘掉那一段感情,因为只要想起来,连呼吸都是疼的。

    如果她没有忆起过去,或许她能跟闻砚结婚生子,可偏偏在她看见付新雨的那一刻,所有过往的记忆,犹如泄洪般的潮水,汹涌而至。

    闻砚觉得,宁夏天真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她再一次跟他抵死缠绵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沈雨嘉告诉他,宁夏天的母亲怀孕了,她要回去照顾她母亲,可他托人查了她的出境记录,她根本没有出国。

    甚至,连国内的机票、火车票、汽车票的购买记录都没有。

    她是铁了心不让他找到了。

    他把她租住的小公寓给买了下来,从自己的宽敞奢华的别墅搬到了小公寓。都说睹物思人,他应该远离跟她有关的一切,才能把她忘掉。可那一刻的他,如果连跟她有关的事物都失去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

    刚开始,小公寓里面的陈设,他半点都不愿意挪动。到后来实在积尘太多,他不想让外人踏入两人生活过的空间,于是自己动手打扫卫生。

    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少爷,哪里干过这样的粗活。可即使动作笨拙,他还是很挺享受的,因为只要看到关于她的东西,他就能想起她的一颦一笑,让他一腔满足。

    这天,他在收拾卧室,拿着扫把清理床底,却带出了一张A5纸。

    他翻到带字的那一面,只三秒,他整个人就愣住了。

    那一刻,他才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却也带着孩子离开了他。

    往后的几年里,任凭闻家长辈怎么威逼利诱,闻砚拒绝了一切相亲。

    直至有一天,闻父一朋友因为周转需要,把位于玉兰市高新区的一商业广场转让给闻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