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撒狗粮长大的 > 第 39 章
    生活远比小说来得狗血, 宁夏天觉得这话用在自己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她人生的第一次狗血是一次意外撞到头部,脑子的生理机能很快就修复了,可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失忆状态。

    等她记起自己的闺蜜沈雨嘉,回国找她的时候, 已经是三四年后的事情了。然后, 她遇到或者确切来说,是重遇了一个叫闻砚的男人。

    据沈雨嘉所说, 她高中的时候曾经疯狂追究过闻砚。她对此将信将疑, 这闻砚的确长得高大英俊,可与生俱来的“生人勿进”气质, 她不觉得自己会看上这样的男人, 这不等于热脸贴冷屁股吗?

    这么掉分的事情,她宁夏天会做吗?

    不过, 在失忆的那几年里,她脑子里经常会闪过一个男人的身影,但她从未看清他的脸。如果真像沈雨嘉所说, 闻砚大概就是这个男人吧。

    过去自己对闻砚是怎么死缠烂打,她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或许是过去的她觉得这事情太丢脸,选择性地忘掉。

    既然年少的暗恋没有修成正果,失忆后的她当然不想跟闻砚再有什么纠结。

    可男人大概都是贱骨头,你上赶着送上门他百般嫌弃,等你避他如蛇蝎一般的时候,他却凑上门来。

    她忘了他,他就把她以前写给他的情书跟送给他的礼物, 全都摆在她面前,试图唤起她的记忆。

    她本能地想否认,可那熟悉又青涩的字体骗不了人。

    在他的威迫下,她看完了她曾经写过的情书。结果,她对他更讨厌了。

    这些充满了真情实感、阅者感动的情书,还有手织的围巾、手套等等之类的,那人心是石头做的都该被捂热了,可他偏偏拒绝了她。

    试问这样的人,何其讨人嫌?

    那段时间闻砚对她穷追不舍的,她把这种情况归结于他不可理喻的占有欲。就像小孩子一样,明明那件玩具他不喜欢,他却受不了玩具不再属于自己一样。

    宁夏天时常觉得,要是她一直失忆就好了……

    她人生的第二次狗血,是她相亲相到了自己的初恋。

    相对于她一脸惊愕,闻砚可谓十分淡定了。呵……能不淡定吗?他都看过她的照片,肯定早就知道要相亲的人是她了。

    “你想要怎样?”宁夏天懒得跟他虚与委蛇,直接挑明道。

    闻砚唇角勾起,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我要你还有……我们的女儿。”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我们的女儿”时,宁夏天的心还是忍不住“咯噔”一下,放在桌下的手不可控地发颤。

    “呵……”她的唇却牵起了嘲讽的角度,道:“你一个无精症的男人,确定要来当我女儿的便宜老爸吗?”

    一个大男人被如此羞辱,闻砚却平波无澜,唇边的笑意更加荡漾,“是我的女儿最好,要是不是……我也愿意当便宜老爸。现在冤大头上门,趁民政局还没下班,我们去扯个证,如何?”

    宁夏天不知道过去四年,闻砚身上发生了什么离奇的事情,会让曾经的行走冰山变成一个死缠烂打、蛮不讲理的男人?

    不过,她知道跟闻砚这样的男人打唇舌之战,她是没有胜算的。

    趁着自己还能强壮镇定的时候,她从钱包里面掏出一百块钱搁在餐桌上,拎起自己的包包,连句“再见”都没说,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咖啡馆。

    两人相亲的时间是在十月二号,接下来的几天假期,宁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的,生怕宁康找上门。

    奶茶店最主要做兰工学生的生意,放假期间,不少学生回家,生意很淡,她就直接把店面交给兼职的几个学生,天天在家守着小石头。

    小石头在家待久了想出去玩,宁夏天也不敢带她走远,不是在小区楼下玩玩滑梯,就是开车到不远的超市逛一逛。

    一直到十月七号,闻砚都没有找过她,好像二号那天的见面只是一场梦,宁夏天不由松了一口气。

    哪个男人不介意头上一片绿?说愿意当便宜老爸的,更是弥天大话。

    不过,宁夏天也不敢松懈,十月八号早上上学的时候把小石头送到教室,眼观四方耳听八方地,没发现周围有可疑人物才离开。

    机器人商业广场智能停车场项目的细则已经基本敲定,就在宁康跟对方负责人商榷签合同事宜的时候,对方负责人却说,商业广场的新老板想跟宁康见一面。

    宁康不疑有他,人老板要求见面就见吧,反正他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而且,这老板明明作为甲方,却有些纡尊降贵地亲自到NK来跟他见面。

    宁康想,这可能是他想趁机考察一下NK。

    见面的时间定在十月八号早上九点钟,宁康刚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助理就说对方老板已经在会客室等候了。

    有时间观念,宁康不由对这位老板产生了好感,等他真正见到此人的时候,他更是有些惊讶,因为这老板比他还年轻。

    “闻总真是年轻有为呀!”宁康一半客套一半真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