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撒狗粮长大的 > 第 30 章
    “宝贝, 今天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宁康从浴室出来,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声音低沉又性/感。

    易萱的视线从手机上收回,刚抬眸, 旁边的被窝里就钻出了一个脑袋瓜。一一努力地从床垫上站起来, 她怕他摔倒,连忙扔掉手机, 伸手扶了他一把。

    一一站稳之后, 仰着一张稚嫩的小脸,乐呵呵地朝他宁康说:“爸爸, 我想吃麦当劳。”

    宁康淡淡地扫了一脸兴奋的儿子一眼, 毫不客气地泼了盆冷水,“我在问你妈妈, 不是问你。”

    一一委屈巴巴地嘟起小嘴,小声嘀咕道:“可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宁康三两步走到大床旁边,坐在床沿上, 伸手就把老婆勾入怀里,用教训的语气跟一一说:“今天是你妈妈的受难日,她当初怀你生你的时候,你知道她受了都少苦吗?”

    想起易萱当年怀孕时的情景,宁康还在心疼。

    说句实在话,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厉害,会一发击中。他们当初也就只有初/夜没有做措施,往后的日子, 无论他多急不可耐,他都把措施做得滴水不漏。

    虽然那天晚上他说了“要是真中了,我们就生下来”这句保证,但事实上,他还是不希望孩子太早来报道。

    其实这也很能理解,他守身如玉28年,好不容易吃上肉,谁会希望过了一个月好日子就开始吃素呢?

    但事与愿违,他就爽了不到一个月,连小蜜月都还没度完,宁慕一这捣蛋鬼就火急火燎地来了。

    他来就来嘛,还要一个劲地折腾易萱。从第一次晨吐开始,易萱的妊娠孕吐就一直持续到孕6个月。

    在长达5个月的时间,易萱每天都是吃了就吐,吐了还要坚持吃。因为太辛苦了,她怀孕之后体重不增反减,幸好肚子里的一一生长发育都很好很正常。

    这孕期,除了易萱受苦之外,宁康也很苦逼。

    医生交代孕早期不适宜有夫妻生活,好不容易等到孕中期了,易萱整天抱着垃圾桶过日子,他还有什么心思去顾及自己的生理需求。等易萱终于脱离孕吐,又到了孕后期这个不能有性/生活的阶段。

    所以,宁教授是吃肉20天,吃素近一年的悲惨生活,就是拜一一所赐。

    这都算了,反正人生都要忍这么一会,先苦后甜也是很不错的。但易萱生产的时候,宁慕一这家伙倒不像受/精那会积极了,愣是让她疼了24小时才肯出来。

    所以,当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别家的父亲都忙着去看小宝贝,只有宁教授抱着大宝贝又是亲又是哄又是感谢。

    就连护士问宁康要不要参与剪脐带这么有仪式感的事情时都被他拒绝了。

    等护士把脐带弄好,这位新晋父亲还不过来观摩一下自家儿子的时候,她迫不得已把孩子抱到他面前,然后得到的是他一个嫌弃的眼光,以及一句“怎么这么丑,真的是我们的儿子吗?”

    一一刚出生的时候,跟很多婴儿一样,像个老头儿似的。但过了这个颜值低峰期之后,小家伙就越长越漂亮,越长越机灵,走到哪儿被夸道哪儿。

    但宁康对宁慕一的嫌弃却是始终如一,归根究底,就是这家伙老跟自己抢老婆。

    这不,再过两个月就要上幼儿园了,他还不肯独自睡儿童房,天天缠着易萱不肯放。

    眼看着两父子又得斗起来了,易萱马上把一一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轻声地问:“一一告诉妈妈,你今天想吃什么,妈妈都带你去吃。”

    一一嘟起的嘴巴很快就裂开了,朝妈妈笑得像个天使一般,奶声奶气道:“今天一一都听妈妈的,妈妈想吃什么,一一就吃什么。”

    易萱看着怀里可爱又贴心的小宝贝,心软得一塌糊涂,低头在他额上狠狠亲了一下,道:“宝贝真乖,那今天就吃麦当劳吧。”

    “谢谢妈妈。”宁慕一转身,然后往易萱身上爬,最后两只小胖手挂在易萱的脖子上,在她的右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在她的左脸上亲了一口。

    “吧嗒”一声,宁慕一侧过头,一脸得意地看了自家老爸一眼。

    宁康气得想揍人,但宁慕一却灵活地钻进自己的保护伞里面,在易萱的怀里拱了拱,“妈妈,一一好爱你哦!”

    看着相亲相爱抱成一团的两母子,宁康轻哼了一声,松开易萱的肩膀,心塞地去换衣服了。

    易萱看着自家老公幼稚得跟小孩一样,心里不禁好笑,她摸了摸宁慕一的脑袋瓜,说:“那一一现在就回儿童房拿小背包,以及挑一套自己喜欢的衣服,妈妈等会把你换。”

    “好哒。”

    一一总算爬下大床,踩着蓝色的小猪佩奇拖鞋,啪嗒啪嗒地小跑去自己的儿童房。

    等小身影消失在主卧门口,易萱才从床上起来,走到宁康身后,伸手环住他的腰,脸贴在他宽厚结实的背上,温声道:“生什么气呢?”

    宁教授傲娇得不愿意回头,冷呵道:“你抱你儿子去就行了,还抱我干什么?”

    易萱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