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撒狗粮长大的 > 第 23 章 (1)
    晚风徐徐吹过, 站在车外的宁康,头发有些凌乱了。

    易萱想让他上车,又怕被他误会自己在邀请他另外一种意思的“上车”,只能有些心疼地看着他在外面冷静冷静。

    宁康把易萱送回家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早点睡, 我明早十点钟过来接你。”宁康说。

    “接我?上哪儿去?”

    “约会去。”

    易萱唇角的笑意压也压不住,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啊, 你别迟到了。”

    说着,她挥手跟他说再见, 刚转身却被他拉住了。

    “怎么了?舍不得我呀?”易萱笑眯眯地逗他。

    宁康却一本正经地说:“是啊, 能不能现在就把你打包回家?”

    “想得美。”易萱傲娇地抬了抬头。

    宁康把她拉入怀里,轻轻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说:“明天别化妆了。”

    “不好看吗?”易萱今天自我感觉挺好的,正所谓悦己者容,想到男朋友不喜欢, 她又有些失落。

    “你没发现你美到我难以自控了吗?”宁康的语气跟神情都带着幽怨,说:“化妆了亲起来不方便。”

    “真是的……”易萱娇嗔地瞪了他一眼,交代了几句他路上小心,然后回去。

    她一拉开大门,就被眼前的画面给震惊了!

    叶小荷躺在地上,易海立撑在她上面做俯卧撑。她进门的那一刻,易海立正往下压,然后唇贴在了叶小荷的唇上。

    易萱被自己的父母再次刷新了对中老年夫妻恩爱程度的认知!

    她早就听说很多夫妻在三四十岁的时候就进入无性婚姻, 不是不爱了,而是工作、生活、孩子等几座大山压下来,人躺床上就想睡觉,哪有时间跟精力去做了。

    但是,她的父母却非同一般,在她上初高中的时候,经常还是能不经意听到两人亲热的声音。所以上了大学之后,即使她家就在玉兰市,她回家的次数不多,因为不想当电灯泡,也不想被撒狗粮。

    易萱嘴角都僵掉了,道:“你俩还真会玩,不注意耻度也注意一下环境,这健身运动还是回房间做比较好,你女儿我的脸皮还不是特别厚。”

    易海立讪讪地从叶小荷身上起来,老脸一红地小声嘟喃道:“老婆,都说了回房间了。”

    叶小荷一边伸手让易海立把她拉起来,一边脸色自如地对易萱说:“我想着你今晚不回家的。”

    “我不回家去哪?”

    “当然是去宁康那了。”

    “……”

    易萱想,她要么不是叶小荷亲生的,要么就是叶小荷一直把自己多出来的游泳圈的责任归咎于她,所以才这般迫不及待把她扫地出门。

    被父母嫌弃的易萱,第二天就跟男朋友约会求安慰了。

    早上的这个时间,去看电影太早,去公园太晒,宁康开着车绕了一圈,最后带着她去了海产市场,买了好几样海鲜,回公寓给她做海鲜大餐。

    一回到屋里,宁康率先换上拖鞋,拎着那袋海鲜进厨房。易萱慢吞吞地穿上宁康不知何时给你准备的小猪佩奇拖鞋,然后才跟着进厨房,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

    易萱主动要求打下手,宁康却拒绝,“会沾得满手鱼腥味的,你出去看电视或者玩手机吧。”

    她却不依,直接把他挤到一边,站到了水槽面前。看着水槽里面的螃蟹伸长爪子不停往上爬,她突然就不知所措了。

    易萱朝宁康尴尬地笑了两声,“我不会弄,你教我吧。”

    他无奈笑了笑,然后直接走到她身后,前胸贴在她的后背上,两人立刻像叠罗汉一样,紧密地贴在一起。

    “先把白酒拿过来。”宁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易萱耳朵一热,伸手把不远处的白酒拿了过来,然后遵循他的指令,掀开白酒瓶盖,慢慢往水槽里面倒白酒。

    “你要灌醉它们吗?”这是易萱第一次洗螃蟹,她不懂,但觉得挺好玩的。

    “嗯,既可以去腥味,又可以灌醉它们,等会要清洗的时候就不怕他伸爪子了。”宁康边解释边收回易萱手中的白酒,把盖子塞好之后,搁回原来的位置。

    易萱看着水槽当中的螃蟹仍旧在张牙舞爪的,问:“它们要多久才醉呀?我们现在就在干等吗?”

    “得好一会儿。”说着,宁康蓦地把她的身子转了过来,一手托住她的脖颈,一手托住她的腰,然后把她紧紧地压在流理台上,居高临下地对她说:“在等待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做些很美好的事情。”

    不等她反应过来,宁康一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等到易萱这个接吻菜鸟大脑缺氧得几乎要醉倒的时候,宁康才把她放开,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始洗螃蟹。

    易萱气喘吁吁地站在一旁,看他呼吸自如地、手中拿着刷子动作灵活地刷着螃蟹,有些愤愤地开口,“宁康,你在美国是不是交过很多女朋友?”

    宁康的脸色有转黑的趋势,“易萱,